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Mistletoe(clex)一章完

前文请看《毕竟今天是感恩节》

莱克斯不知道这些短信是怎么来的,一没留神就占据了他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就像是办公楼下圣诞树上系着的铃铛,风一吹就玲玲作响。这大概是从那天感恩节的晚上,自己一没控制用手机道了一声晚安开始的。毕竟这是礼节对不对,虽然没人会认为他父亲是个好人,但起码没人认为他父亲在社交礼仪上有什么问题。

 

“晚上八点,C”叮,一条信息的声音在莱克斯正在用他“致死”的目光和气势压倒他下属的会议上冒了出来,大家就像是白日里见了鬼一样齐齐看向发出声音的莱克斯的手机,惊恐地好似下一秒手机会变成变形金刚一样。

 

莱克斯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如蒙大赦的员工离开,结束了这场会议。

 

“你最好有要紧的事。L”

 

“我是打扰到你,还是拯救了你?C”

 

莱克斯再叹了口气,这次叹气声大的连梅西都侧目看了他一眼。莱克斯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冰块落入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中发出清脆的响声,手指环住杯身,轻轻地摇晃,光影之间他有些恍惚。

 

叮,有一条信息过来了。“我真的打扰到你了吗?我真的很抱歉。C”

 

“抱歉”这个字眼让莱克斯想起来几个礼拜前在咖啡厅克拉克第一次在他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现在想起来,莱克斯觉得其实并不能怪克拉克。克拉克只是一个刚刚得知自己身世的孩子,他一下子得面对自己不同寻常的身份,面对自己不是肯特夫妇亲生的事实,再加上小镇层出的怪异事件,还有一个男孩子青春期的烦恼。而莱克斯自己刚开始去接触克拉克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单纯。

 

“单纯”永远不会发生在卢瑟身上,这点小镇的人并没有看错。只是最难控制的是人心,直到后面他们的关系急转直下,那时候的莱克斯都没意识到真正的问题出在哪。

 

叮,“莱克斯你生气了吗?C”

 

莱克斯走到落地窗前向外望去,临近圣诞的大都会张灯结彩,铺成一片红色和金色的海洋。各幢高楼门前的广场上都摆上了生机勃勃的圣诞树,莱克斯大楼门前的显得最为高大。昨夜下的雪盖满了圣诞树,从雪白之间偶尔露出的绿色提醒着人们深冬下即将到来的春天。不远处,星球日报门前的金色地球在雪和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上面还缠着银色的丝带,是前几天“最热心”的超级英雄帮忙装饰的。

 

很明显,圣诞是超人最喜欢的节日,从他一个礼拜前就开始飞来飞去,帮助各家各户的人装饰房屋,帮助市政局的工人们装饰路灯来看,要不是他的体型不像,说不定他会穿上传统的红色衣服,带上假胡子,去扮圣诞老人分发礼物呢。

 

圣诞也是克拉克肯特最喜欢的节日。

 

“晚上八点做什么?L”

 

 

克拉克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不留神就开始以前的旧习惯,给莱克斯发信息,大概是从那天感恩节晚上开始的。克拉克灾难性毁掉了莱克斯的“强恩”,幸好得益于卢瑟“有备无患”的优良传统,莱克斯从冰箱里奇迹般的拿出了他的“乔治”。两个人在顶层公寓整洁高科技的厨房严格按照玛莎的配方,鼓捣了整整三个小时才捧出了一只中规中矩,勉强可以吃的火鸡。以至于后面莱克斯简单加热了两份速冻披萨,两个人就着披萨,啤酒和火鸡,来了一场感恩节星球大战马拉松。

 

那天回到冷清冷清公寓的克拉克不受控制地发了一条信息,告诉莱克斯他已经安全回到了房间。尽管发出之后克拉克抱头把自己埋进了枕头里面,因为他表现的活像一个送别约会对象,回到家已经忍不住想念的娇羞小女生。“安全到家?!”克拉克挫败地在枕头上蹭了蹭冒热气的脸颊。控制不住的想莱克斯是否会嘲笑他代表的钢铁之躯,还是他已经上床睡觉了?或者他看到短信,却不想理睬几天前还在报纸上攻击莱克斯集团的死敌?

 

直到克拉克越想越离谱,沮丧地快要睡着时,才等来了莱克斯的一句晚安。

 

“晚安”克拉克在心里默念,安心地进入了梦乡。于是,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他就手抖地发出了一条信息;“早安。C”

 

从那条信息开始,重新捡起旧习惯就好像骑自行车一样自然。以前在小镇的时候,他每天都在和莱克斯互发信息,“早安”“晚安”是开始一天的固定格式,克拉克喋喋不休的讨论着老师布置的历史论文,抱怨自己无法加入橄榄球队,还有一系列莱克斯称之为“青春期小问题”的事。那些他从来都没有跟克劳伊或者皮特提到过的事,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要告诉他们。现在回想起来,当初自己是有多盲目,才没有看到他对莱克斯的心情,已经远远不止于朋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那些清楚的旁观者又是各怀着自己的目的而缄默不言。

 

从前莱克斯对于他的信息都是秒回,就好像他的手机黏在了他的手上,才能每一次都在克拉克发出信息后就回了过来。而现在,能得到莱克斯的回复就能让克拉克高兴一会儿了。

 

“晚上八点,C”克拉克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现在是否是发信息给莱克斯的好机会,但是对于晚上活动的期待和兴奋压倒了一切。

 

“你最好有要紧的事。L”叮,莱克斯的回复很快过来了。克拉克缩了缩脖子,看来莱克斯正在开会。

 

但是“我是打扰到你,还是拯救了你?C”在他没有时间细想一下后,他的手就像有了自己的记忆一样,把17岁克拉克会回复的话发了出去。没一秒,晚于手速的大脑才反应过来,但是就强大如超人就追不回发出去的信息,除非像闪电侠在消息发出去瞬间,跑到对方面前,拿着对方的手机,删掉那条信息。

 

“我真的打扰到你了吗?我真的很抱歉。C”克拉克盯着手机的样子,像是要盯出一朵花来。不知道谁打开了办公室电视墙的声音,经典的圣诞乐曲在人们的耳边徘徊,如同欢乐的小精灵在各处跳跃舞蹈,让最忧愁的人也能因为圣诞的魔法而展颜。但是这魔法在这刻对克拉克失去了作用。

 

“莱克斯你生气了吗?C”难道自己真的打扰到了莱克斯重要的会议?克拉克知道自己现在很不理智,如果他的正联伙伴知道他们的主席竟然会担忧是否打扰死敌的会议,蝙蝠侠一定会把他拖到蝙蝠洞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用仪器检查一遍。或者扎塔娜和命运博士会好好检查他是不是中了什么人的魔法,绿灯会认为他受了什么外星科技的影响。

 

或许他真是中了什么魔法,他应该仔细想想感恩节以来的所有事,或者找个人好好谈谈。

 

叮,一条信息进来了,让克拉克把脑中所有的思考,谨慎立刻丢到了外太空。

 

是莱克斯的回复,“晚上八点做什么?L”

 

“圣诞购物。C”

 

“到时见,发我地址。L”

 

克拉克顿时觉得这是他最喜欢的圣诞节之一。

 

“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圣诞购物?”莱克斯身着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剪裁合身的西装,带着看起来十分昂贵的黑色皮质手套的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八点左右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城市灯火通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即便是路边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应景的带上了别人好心送的红色围巾和帽子,不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了。

 

与莱克斯一身整齐的好像出席世界级会议的着装全然不同,克拉克穿着傻乎乎红色金色相间的手织毛衣,胸前还有一头顶着褐色鹿角的圣诞麋鹿。这是荣恩为每一个正联成员织的毛衣,而克拉克和巴里是唯二两个穿上身的人。

 

“因为···你的眼光比我好?”克拉克忍不住恭维身边这位和欢乐气氛格格不入的总裁。

 

莱克斯对恭维不置与否,他盯着克拉克好一会儿,直到克拉克都以为莱克斯要掏出一把氪石枪,在圣诞季的大街上一枪蹦了他时,莱克斯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吧,把你的礼物列表给我。”

 

然后莱克斯用咖啡交换了克拉克手里手写的礼物列表,一边走一边阅读着,“妈妈-围巾,爸爸-手套,克劳伊-钢笔,露易丝-相框,哦,克拉克,你真是不懂女士的心思。吉米-相机保护套,莱克斯-?”

 

“我是问号?所以这才是你拖我来陪你购物的原因,就省得你想破脑袋给我买什么圣诞礼物?”莱克斯念到最后,挑起眉头。

 

“不是”克拉克抽走了莱克斯手上的单子,天呐,他怀念死莱克斯似笑非笑挑眉问他的样子了,“我知道你一定会看我的礼物清单,所以我不想破坏了你的惊喜。”

 

“感动极了。”莱克斯觉得喉咙有点干,夺过克拉克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大口。他们还没有反目之前,克拉克是唯一一个会记得送他圣诞礼物的人。他会用很傻的彩色铅笔写一张圣诞贺卡,塞进从来没有用过的大宅的邮箱里面。然后偷偷地从窗户爬进主客厅,把礼物塞在冬天烈火熊熊的壁炉旁边,因为莱克斯不过圣诞节,而大宅没有圣诞树。这是莱克斯认识克拉克的第一年。

 

后面的几年里,克拉克会提前扛着冬青树去大宅,替莱克斯装扮圣诞节。莱克斯袖手坐在一旁的沙发里,就着克拉克带来的玛莎做的圣诞曲奇和蛋奶酒,看少年人忙上忙下,把平时冷清的大宅打扮得温暖而充满圣诞气息。但是莱克斯一直没让欢乐的少年知道的是,当少年不得不离开去参加肯特家圣诞晚宴的时候,莱克斯一个人坐在扶手的沙发里,听着壁炉里燃烧着的木头发出的哔哩吧啦的爆裂声,一直等到火焰渐渐燃尽,等到第二天清晨,打开少年放在圣诞树下的礼物,才满足地去休息。

 

他们的第一站是莱克斯从来不会自己选择去的地方,尤其不会选在过节的时候。因为每年这个时候都充满了绝对疯狂、战斗力远超亚马逊战士的家庭主妇们。打折季时候的商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战场,即便是超人也只能在眼光中只有抢抢抢,心里只有便宜便宜便宜,手速快过闪电侠,会只为一只袜子争吵起来的人们面前败下阵来。莱克斯挺直背,看着眼前疯狂抢一只“毕宝”的场面,硬生生的后退了一大步。

 

“为什么你就不能在网上下单?”莱克斯都快为去旁边拿围巾手套,但被波及,挤得眼镜歪在一边,可怜兮兮的大个儿担心了。

 

“莱克斯,这才是圣诞购物啊,如果坐在电脑面前点一点就完成了圣诞购物,那么送的礼物怎么会拥有圣诞····快快,天呐,你旁边的牛奶竟然减价了,快抢!”

 

听到克拉克的大喊,正在抢一堆减价鸡蛋的人们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莱克斯惊恐的看着那群好像看到新鲜大脑的僵尸一样的人们纷纷转过头,他发誓自己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随手捞过一壶牛奶,拽着克拉克的衣袖就往旁边躲开。

 

“克拉克!”就算再快也受到波及的莱克斯看上去并没有之前那么格格不入了。他身上的大衣被扯下了大半,一边挂在了右臂上,连带着里面服帖的西装也变得皱皱巴巴,一只手套也在混乱中失去了踪迹。

 

早知道他就不该这么心软答应克拉克的圣诞购物!

 

“哈哈哈”克拉克看到气急败坏的莱克斯一身乱糟糟的衣服,手上还拿着一壶牛奶,实在忍不住笑意。“莱克斯莱克斯莱克斯,看在我以前放过了你这么多次没拖你去小镇的圣诞购物,就原谅我吧。”

 

“哼,难道我还要感激你不成。”想到克拉克说的话,在脑子不由勾画出更糟糕的小镇的圣诞购物,莱克斯的脸都青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已经抢到了给爸爸妈妈,还有露易丝的礼物,你还抢到了额外的减价牛奶,我们可以去下一站啦。”克拉克顺毛般拿过了莱克斯的牛奶,替他掸开了大衣肩部的皱纹。完成任务的手顺便自然地留在了莱克斯的肩上,带领着男人朝结账走去。

 

莱克斯哼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结账的时候,莱克斯没忍住看到金额的时候重重的哼了一声,“我不知道做一个新闻记者的工资有这么低。”

 

而克拉克美滋滋用一只手抱袋子,另一手偷偷地去勾另个男人因为失去手套而变得冰冷的手。那只手挣扎了一下,就屈服在了像暖炉般的温暖下。

 

两人第二站也是最后一站是位于旧城区的一家小古董店。那是克拉克有一次去探访新闻时候发现的一家小店,这里有很多有趣的旧东西。他常常有空就去小店淘一些小东西,比如一座外表木制,每当12点会有一只知更鸟出来的鸣钟,他把这座钟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蝙蝠侠。

 

圣诞时分,连旧城区都洋溢着欢乐气息。原本晚上躲在小巷暗处随时准备偷窃抢劫的人都消失在了节日里。只有偶尔几个醉汉勾肩搭背,摇摇晃晃地走在街头,嘴里还哼着经典的圣诞颂歌。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莱克斯感受着另一个传递过来,源源不断的温暖,失了神。每一次试图和超人作对而失败后,他总是会回想一遍过去。他在回忆里看那个为少年出谋划策追求心上人的傻子,看那个因为少年不信任而萌生恨意的笨蛋,看那个每次被救转过身看不到少年眼中挣扎的盲人。只有一个词能解释,但只有这个词卢瑟从来不知道这么写。

 

如果我早点发现会怎么样?莱克斯总是问自己。但他知道其实结果并不会有任何改变。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唯有结出错误的果。二十多岁的亚历山大有整个世界要去征服,感情不过是旅程中的一点点调剂。

 

“哈,我们到了”克拉克轻快的声音打断了莱克斯的思绪,让他不禁抬眼去看面前的小店。

 

这真是一件小而拥挤的店啊,仿佛是从两栋楼之间硬挤出来的。旁边的两栋楼都破旧而黑得变成了背景,映衬地中间的小店特别明亮,而小店铺满的五彩小灯泡也增加了它的亮度。它的门前摆了一株缠着带着小球,铃铛的丝带,门前挂着用绿色枝条圈成了花圈,店铺里面也好好打扮过了,按着传统,用代表希望的绿色为寒冷的冬天带来一抹生机。

 

克拉克早在很久之前就看上了店里的一只旧钢笔,那曾经属于克劳伊最爱的一位作家,所以这次克拉克没花多久就搞定了礼物列表上剩下的条目。还在店里买了打包礼物的木盒和彩带。

 

“等等。”在两人走出店门,站在门口屋檐下的时候,克拉克突然叫住了莱克斯。

 

莱克斯疑惑的看向克拉克,却见他轻轻放下了提着的东西,用眼神示意莱克斯抬头去看两人头顶挂着的绿色植物。

 

这次莱克斯实在忍不住嗤笑身前人的小心思,“今天还不是圣诞···”

 

词的尾音完结在另一人的吻里。

 

如果不算第一次相遇的人口呼吸,那么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克拉克的唇还是如同记忆中那样,意外的柔软温暖,并不似莱克斯后来想象中的那样。他一直觉得克拉克的吻感觉起来会像是滚烫的太阳,靠近就会被焚毁,或是如同他代表的钢铁之躯一般冰冷和坚硬。

 

一吻结束,莱克斯看着好像在前一秒已经用掉了所有勇气,惴惴不安仿佛他才是被强吻那个人的克拉克,不由得气笑了。


莱克斯用手扯着看上去同主人一样暗淡的麋鹿,一把把克拉克拉得弯了腰,覆盖上了身前人的唇。不需要任何费力,克拉克的惊讶使得他的唇已经自动为敌方打开了。莱克斯一路攻城略地,克拉克只好节节败退,在对方猛烈的攻击下,只能偶尔作出一些抵挡,反而刺激了敌方的攻势。


 卢瑟从来不吃亏,莱克斯得意的拿回了自己的赔偿,他结束了这场战斗,“你需要多练习。”

 

那些理智,那些犹豫,那些谨慎,那些道德价值观统统见鬼去吧,在圣诞节,爱征服一切。

 

(END?也许元旦新年见)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