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如果爱和生命不可调和?(下)

瞭望塔运行在地球轨道之外,是为了不受时间限制的观察地球外的宇宙以及不分日夜的观测地球上可能会发生的灾难。今夜是巴里和荣恩值班,他们谈论了半夜的毛衣针织手法,地震发生的时候,负责监控地球的警报灯亮起,红得像鲜血。“该死的,荣恩!”巴里大喊着,他的声音还没消失,人已经消失在传送器里了。而火星猎人明白巴里的意思,他打开了正义联盟的通讯器,将警报发送到每个成员的手里。所有有空并且在地球上的正义联盟成员都将尽可能的提供自己的支持,帮忙受难的地区度过这一劫。

 

与此同时,火星猎人也联系了和他们对接的政府组织和官员。当发生天灾的时候,政府和社会的力量齐聚起来要比超级英雄的力量大很多。尽管是远离本土的灾难,依然在大灾难方面,人类会守望相助。

 

克拉克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到达震区,他帮助震区和其他地方陆续过来的救援人员,在坍塌最严重的地方用X射线扫描被压民众的信息,然后指出方位让救援人员以及其他过来帮忙的超级英雄把人完全救出来。有时候救援很困难的时候,他也会下手帮忙。这是这些年来正义联盟同各地政府组织在应对天灾人祸时总结出来的最佳办法。

 

一开始的时候他没有时间去接,他忙着救援,每一份每一秒都是最宝贵的,但是那呼叫声始终锲而不舍,让克拉克莫名地有点心神不定。“你好,这是克拉克肯特,现在我不方便接听电话······”

 

一个熟悉但完全不似以往冷静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语,背景是飞机极力飞行的轰鸣声,“···超人,我是茉西,地震发生的时候,莱克斯正在中心!我们现在联系不上他,也联系不到分公司其他的人···你是离他最近的人,拜托·····地址在······”

 

即使面对最强大的敌人时,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一瞬间他的血液冻结了,所有的声音蜕变成了耳边的空白背景,有关白色熄灭的蜡烛的景象出现在他脑海中,未散去的灰烟飘散在他父亲的照片前,勾起他无可抑制的尖锐苦涩和铺天盖地的后悔。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已经自动去寻找那最熟悉的,已经和身体交缠为一体的频率了。在往后的岁月里,克拉克一直觉得这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几秒钟,长过了太阳的诞生和衰弱。终于他捕捉到了微弱的心跳,那声音一点点在他心里响亮起来,和他几乎停顿的心跳重合起来。他觉得对方的心跳随着自己的跳动而注入了生命。“巴里!东北!”

 

克拉克顺着心跳声达到的时候,巴里已经到达了莱克斯所在的楼层。他们俩用最快的速度清理掉了覆盖的石板和杂物,在墙角找到了他。克拉克抱起莱克斯的时候,就像夺回了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他解下红色的披风,将失去意识依然因为寒冷而瑟微发抖的莱克斯裹了起来。

 

作为一名正直可靠的朋友,巴里在看到莱克斯的瞬间就把惊讶和疑惑吞进了自己的肚子。“去吧,这边有我!”

 

克拉克几乎无法从怀抱之人身上移开一丝注意力,他颤抖着手抱紧了莱克斯,就像一个孩子小心翼翼捧着一只在风中摇曳着火焰的蜡烛,孩子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挡住无孔不入的风,让火焰不熄灭在世界上。他勉强自己定下心神,朝巴里点了点头,飞去了临时搭建起来的急救点。

 

克拉克第一时间用射线透视了莱克斯的伤口,他的右侧第三根肋骨断了,重压的冲击力伤到了他的内脏,造成了内出血。万幸是断裂的肋骨没有插进内脏,他治愈力开始发挥作用,内出血被阻止。危险的反倒是之前持续的低温加上受伤造成了他高热不退,在茉西得到地震信息和她费尽心机找到超人联系方式之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救援医生忙碌地救治生命,克拉克用最强大的意志力强迫自己离开莱克斯,出去继续搜索受困人员。他听着虚弱缓慢的心跳逐渐变得平稳起来,迎着朝阳,黑夜散去,希望初升。

 

莱克斯是被阳光照耀到眼皮上带来的痒意吵醒的,他醒来的时候,和煦的冬日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半照在他的被褥上,床头柜上迎光开放的黄色百合花以及窗外高楼耸立的景象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受难的国家,回到了大都会私立医院里自己专用的病房。

 

“···咳咳···”有人呛到了自己的口水。

 

“如果你感冒了话,你正好可以就近治疗一下,但我想钢铁之躯应该不会感冒。”莱克斯平静的说。

 

“嘿,克拉克他救了你。”一个声音响起来为咳嗽着窘迫的克拉克打抱不平。

 

莱克斯一开始没发现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在,但他也毫不吃惊,“艾伦先生,我只在关心肯特先生····”

 

“····巴里,你能让我们单独谈一下吗?”克拉克打断莱克斯的话,向自己的朋友请求到。巴里虽然答应了,但他用警告的眼神瞪了病人一眼,才走出了病房,留着房门半开着,像警察一样立在了门边。

 

“他大概以为我会把你迷晕,拖到床底,拿手术刀生切了你。”莱克斯感觉疲倦地闭上了眼,他的思绪很混乱。地震,死亡,超人,克拉克,爱,恨,生命,理想·······

 

克拉克走到门口,抱歉地朝忠实的朋友笑笑,把门轻轻地带上了。“莱克斯····”

 

听到自己的名字,莱克斯睁开了双眼,他看到的是一个同样困惑,混乱,疲惫,担心受怕的人。他抬起身来,让对方填了一个枕头在身后。他们都没有讲话,莱克斯注视着百合花上闪亮跳动的水珠,克拉克低着头,两个人都在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

 

“···我想到了你···”莱克斯踌躇着开口说,克拉克明白他的意思,“克拉克,在死亡来临之际。我父亲在母亲葬礼上说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让他爱上一个人。所以我害怕了,甚至在我意识到之前。本能让我把这种剧烈的感情当成是恨,这么多年,我骗过了别人,骗过了自己,但没骗过死神。”

 

当克拉克意识到莱克斯的意思时,他激动地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莱克斯····莱克斯···”

 

“听我说完。”莱克斯冷静的口吻瞬间冻结了克拉克的激动,“我爱你,爱着你。我也知道你对我有一样的感情。但是我看不到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我们之间的分歧,我们相对的立场,一切的一切,不是一句爱就能填平的。“他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悲哀,“克拉克,我看不到未来的可能性,你能吗?”

 

“莱克斯,我去了一趟氪星,或者说氪星的旧址。我的母星有着数万年的历史,辉煌的战绩,灿烂的科技文明,却还是毁在了她自己的人民手里。”克拉克用悲哀的声音述说着。莱克斯专注的听着,他从来没有听克拉克讲过这些事。“衰败,毁灭不可避免,消亡和虚无是趋势,你深深了解这些不是吗?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也一样。但是想象并不一定会变成现实,我们一起试一试好不好?“

 

“我···不知道···克拉克···我不知道”莱克斯胡乱地摇着头。克拉克拉过莱克斯的手,用掌心的温暖去传递力量和他的坚定,“我爱你,你爱我,这个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们能彼此相爱,再说以我们的年纪,也演不成罗密欧和朱丽叶了是吧?”

 

“你是朱丽叶,我是罗密欧····不····”莱克斯为最后一句的荒唐比喻笑出了声。

 

“我是伊丽莎白,你是达西行了吧,你是大都会的黄金单身汉,我是愁嫁的肯特农家女,达西先生,我被傲慢和偏见蒙蔽了双眼,现在你能再一次接受我吗?”克拉克笑着说。

 

莱克斯朝克拉克勾了勾手指,对方依约弯下身来。他轻轻吻在克拉克的嘴上,郑重地像是印章盖在了生死契约书上,“我接受!”

 

然后他们吻了个够(并没有)

 

HE OR TBC

 

如果不是我自己写文的话,我是觉得他们两个人是不能HE的。看看隔壁的GGAD/ADGG,他们是真官配,还不是让死亡永隔了。

 

其实莱克斯和克拉克的对未来对爱情的观念就是我内心两种观念在打架。

 

首先爱或者说谈恋爱,结婚这种事情并不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甚至说可有可无吧。其次我很害怕爱会让我变掉,我害怕付出一切,就像我借莱克斯之口所说的,“争吵不会消磨爱情,妥协会,牺牲会”,害怕毁掉自己,毁掉对方。

 

莱克斯比克拉克更严重,他从小教育以及生长环境让他觉得爱情和婚姻可有可无,克拉克因为父母的关系,在观念中应该还是比较传统的,就是觉得人生应该到阶段就要结婚生子。当然他也很重视自己的能力,想要帮助更多的人。

 

然后我要莱克斯和克拉克HE的话,我还要替他们解决问题(笑)。我自己又是觉得宇宙那么大,人类这么渺小,生命这么短,其实很虚无啦,所以应该鼓起勇气,能爱就爱,不要怕后果,反正最后要么就分手,要么就死亡,其实没差。所以我设计了让莱克斯和克拉克经历了一场地震。当然我觉得后面写的有点虎头蛇尾,没有完全表达出那种,很有可能明天特么就宇宙毁灭了,请你们先去睡一睡好不好。Anyway,有可能还有后续,我还是很想讨论一下如果他们真在一起了,会面临哪些现实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最后说些会得罪人的话,我感觉有些ABO文特么就是侮辱人。那个设定简直他妈的是父权主义在说“你们女人就是受生理功能影响,所以看到男人就会发情,被C多了就特么死心塌地爱上那个男的了。”还每个月都有发情期(这不是就是生理期么),会被标记(处女污名),不能反抗A(男权),excuse me???!!!还老有桥段说有孩子就能绑住那个O了,特么不尴尬么?不恶心吗?有任何一个男人敢在老娘面前说这个,我分分钟砍死他。性可以淋漓尽致,但是思想永远不屈服强权。

 

所以原谅我的莱克斯OCC ,他有性幻想,但是他绝对不会这么对克拉克(除非情趣哈哈),而克拉克也是,despite他多想莱克斯可以听他的话,但是他用生命保证莱克斯是独立的,自主的,是自己的主人。爱是平等的,原谅我天真的理想主义。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