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沙克尔顿南极历险对企业家的启示


在我电脑里躺好久了,最近才有点时间把它全部翻完


放上在译言的链接: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552088/485689




正值沙克尔顿最努力的一次南极历险百年之际,我们企业家能从那次虽败犹荣的探险中学到一些经验教训。




“象岛聚会”弗兰克贺理拍摄——图片由维基共享资源提供


2015年7月17日



百年前的这周,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爵士,这位极富极地探险经验的先生正身处困顿之境。他大胆地计划开船到南极洲,然后徒步穿越那片大陆,但是在未登陆之前,他的船只“坚毅号”就被困在了浮冰里。一周过去了,对沙克尔顿和他的船员来说前景十分渺茫和残酷。浮冰压碎了船体的木板,发出吱嘎的呻吟,而此时南半球寒冷的冬季还尚未来临。



我之前一直对沙克尔顿的历险怀有敬畏之情,但是直到我开始经营生意之后才逐渐意识到企业家和探险家的相似之处。当然企业家并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和四肢冒险,文字意义上的四肢。但是他们同样会把自己的财富,声望,和多年的精力投入商业冒险中。无人涉足的领域,全新未知的风景,并且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我不得不承认,企业家和探险家更多地相似之处在于,他们都会为后人指出一条前进的道路。



多年来我一直到沙克尔顿的故事中去寻找智慧的启示,不仅从他的光辉胜利中,还从他经历过的黑暗艰难时刻中去寻找。在那些大胆无畏,坚持不懈的顽强经历中,沙克尔顿展现出人类最基本的品质,为人正直,对人忠诚,这对现今的企业家来说同样重要。此值沙克尔顿虽败犹荣的历程百年之际,我们企业家正是要学习他在最困难时刻展现出来的品质和他的历程带给我们的启示。



沙克尔顿式直觉沙克尔顿原先的计划是从南极洲一边海岸,徒步1800英里(合约2900千米)达到另一边海岸。这不仅仅是一个胆大的计划,这简直就称得上是幻想了。几年前,有两支南极探险队先后达到了南极点,但不得不立即撤退(其中一支队伍在撤退途中全部丧生)。而沙克尔顿还是很明确地计划要前行到大陆的另一边。我暂时将他为什么这样计划的疑问留待后面。重点在于这是沙克尔顿能想到的最胆大的计划,而他投入了一切,从最一开始的时候。



对企业来说,你值得在经营的时候带点“沙克尔顿式直觉”。你或许是做捕鼠器生意的,又或者尝试使用基因组学来延长人的寿命。但是在考量你生意的一开始你就该问这样的问题:“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胆大的生意计划?”当然不可避免的,你会对自己的生意计划反复思量,重新评估。但是开始你的征程前,至少你该对你自己或别人设想的未来可能性报以俯视的态度。



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就把变化计划上。沙克尔顿花了数年的时候来计划他的旅程,募集数百万的资金来购买现代化设备,并据说从超过5000多名应征者中挑选出他满意的27名船员。但是就是他的整个旅程,就是这样本该天衣无缝毫无疏漏的计划,总会有差错发生。在经过了整整十个月的冰封,船员们发现海冰开始融化,而船漂浮在海面并开始下沉。他们抛弃了下沉的船只,在附近的浮冰上建立起营地,并且在超过整整五个多月的的艰辛折磨中,用浮冰做船划过海面。然后,他们冰筑的营地开始分崩离析,随着裂开的冰坠入海里。沙克尔顿将他的船员分配到三艘救生艇中,用船桨划水在汪洋大海中前行。



在我开展的每种商业中,我都能看到和这场算是十足的灾难一样的特点。企业家就像是在履水,重复着溺水的过程。在你又一次沉入水里之间几乎没有时间能大口地吸入氧气。你被迫学会生存,学会在持续地混乱中努力地壮大自己,然后你学会计划未来,可能仅仅只是为了能挣扎着再生存一天,并且抓紧时间睡上几个小时。面对令人沮丧的坏运气,沙克尔顿式的恢复力,适应性和他无尽的即兴发挥是每个企业家都应该牢记在心的品质。



信任细水长流。在海上长达五天的漂流之后,沙克尔顿和他的船员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登上了一座叫做象岛的荒岛,这是他们497天以来第一次真正脚踏在实地上。但是象岛是一座荒岛,一处死亡陷阱,一片贫瘠之地,这里没有任何救援的希望。沙克尔顿做出了一个大胆地决定,他决定带领一小队人去执行一项几近自杀的任务:他们计划乘坐小船去720英里开外的南乔治岛,找岛上的捕鲸站寻求帮助。这是又一次漫长而艰难的旅程。



被困在南极洲超过一整年的时间,就算在最好的条件下,团队建设也十分艰难。尽管如此,沙克尔顿用特殊地方式成功地把他的船员团结在一起(不管有时会有船员想叛变的传言),并且让他们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信念。他身先士卒,一个令人尊敬的探险家。他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最前面。不用太过戏剧化,但我认为这是对企业家很好的一课。不论你的团队是怎么形成的,它终将经受考验。有时会行差步错,有时会心陷怨恨和互相指责,但是来自领导的牺牲和对下属发自内心的关怀总是意义非凡。做艰难决定的时候,把你的团员放在首位,那你终将能看到希望的曙光。



绝望激发创造的潜能。沙克尔顿在象岛上留下了大部分的船员,他带领着几个船员在一艘勉勉强强算是划艇的船上,用了整整15天的时间穿越海洋。为了临时拼凑出能乘坐的船,他们提高了船边,用帆布制造了一块甲板,并用海豹血来给接缝处加封。冰冷而波涛汹涌的水已经足够造成挑战了,虽然南乔治亚岛的悬崖已经近在眼前,但是强飓风试图要压垮他们。就在附近不远,同样陷在强飓风里,一艘500吨位的蒸汽船沉没了,但是沙克尔顿他们东拼西凑起来的船却依然坚挺着。



对于企业家来说,资金、时间和专业知识随着商业版图的扩大会越来越受到限制和挑战,但是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能推动企业家们变得更具创造性和对自己的商业把握更加得精准。在近五年的时间里,我白手起家建立了Braintree公司,一家支持优步,空中食宿以及其他全球商业支付的公司。在那些年里,尽管有各种限制条件,但是我和我的团队一次又一次地从中寻找不同的方法来发展。举一个小小的例子:最开始时,我们没有资金来进行市场宣传,因此我开通了一个博客来分享我们公司的信息并且日以继夜地发送邮件进行宣传。逐渐,我们公司成为了许多公司希望解决一个复杂问题——信用卡支付的主要渠道。那个博客最终以远比其他华而不实,花费高昂的市场营销有效得多的结果告终。



失败只于他人而言。令人难以置信,沙克尔顿的历程并没有结束于此。尽管他的小船抵达了南乔治亚岛,但自然在风暴中被吹走了。他们身上除了一条50米长的绳索外,没留下一件装备。沙克尔顿和他两名船员继续前行,他们攀爬过32英里的冰山山脊和峡谷,最终达到了还在运行的捕鲸站——这是一项惊世壮举,甚至当今最富技巧的登山者也难以企及。他们开始了最终的救援。一艘智利拖船和英国的捕鲸船成功地把沙克尔顿留在荒凉象岛上的船员救了出来。在南极洲陷入孤立无援的近600天里,没有一个人在沙克尔顿的领导下牺牲。



我认为这可能是对企业家来说最重要的一堂课。沙克尔顿的探险也许失败了,但是他的精神依然坚挺。历史记下了这次历险,并不是因为它失败了,没有达到预期,而是因为在这场历程中那逐渐闪耀明亮的人性和精神。对于企业家来说,或许市场会变化;或许问题会出现;或许没有可以参与的商业计划;或许生意会失败,但是成功并不只于一张资产负债表。怎样去建立你的商业,在你努力发展的一路上,那些展现出来的独创性和勇气也同样非常重要。就如同沙克尔顿艰险旅程所揭示的那样,失败只于他人而言,成功才为自己所示。



最后我们要提到那个棘手的“为什么”问题。为什么探险家们会催促自己投入一次又一次冒险,又或者,为什么企业家们要置身于艰难的创业呢?传闻在出发去南极洲之前,沙克尔顿曾张贴出一份为探险招收团员的公告,他在公告中承诺,如果成功,这将是带来巨大的荣耀和举世的赞誉。这当然是驱使他们的一个原因,但是我认为沙克尔顿和他的团员必然是受到在探险途中那源源不断的满足感的驱使。



就算是当今这个亿万财产存在的年代里,我会对企业家们说和沙克尔顿同样的话。我创立过数个公司:一个公司失败了;另外一些公司成功了。现在我创立了一个基金会,它用于投资那些明确拥有沙克尔顿式直觉的项目,以及勇于挑战全球经济变化的企业家们。对我来说,我不认为我独身一人——企业家精神不仅限于金钱,或荣耀,或赞誉。它应该是关于一场旅程,即使沿途会碰到残酷的挑战,你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奖励。作为一个企业家,我们可能得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奖赏,有时,还有另一面的奖励。最好的情况,你还能得到社会给你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