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定

各种混同,各种私设,一个很久很久脑洞的延伸,不一定会写下去,标题都未定,放出来自己看看吧~


“她很漂亮,不是吗?“

“的确,历史的沉重感,曾握在伟大的手掌中,征服过世界,她的确漂亮。”

“莱克斯,我说的是那位站在布鲁斯身边的女士。”穿着黑色高级定制西装,托尼用手中的酒杯指向亚历山大之剑展览窗前的那一对。

“哈,这里不像是大发明家、伟大的钢铁侠会来的地方,那么是什么风把您吹到大都会来了呢?“莱克斯意味不明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戴安娜普林斯和布鲁斯韦恩,并没有转向走近他身边不请自来的客人。

“你的’珀修斯’说实在的,你给自己的儿子取这样的别名,不觉得很奇怪?”托尼无惧莱克斯的冷漠,搭上了莱克斯的两边肩膀,用醉醺醺地口吻在他的耳边轻呢。“

微微皱了下眉头,莱克斯缩了缩,想要摆脱耳边驱散不去的热气,但是托尼的手看似瘦弱,却像铁钳一样紧紧地桎梏住他。“被释放的末日,珀修斯注定是克拉肯的死敌,不是吗?”

“呵,我儿子虽然小时候基因有点小小的变异,但是跟那头海怪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莱克斯,他跟你真像,不是吗?背叛,冷酷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话音刚落,托尼突然感到身后一个硬质管状地物体顶上他的腰间,伴随着莱克斯贴身女保镖金属质感的声音,”斯塔克先生,非常抱歉,我想我得提醒我的老板他马上和州长有个会议。”

托尼不得不松开对莱克斯的桎梏,但完全离开前,他的手还作怪,在莱克斯腰上最敏感的地方狠狠地掐了一把。莱克斯原本看到梅西已经松下气来,谁知在他最敏感的地方受到如此重创,让他抑制不住地惊呼出声。

带着疼痛和一点点敏感部位被触及的微小快感的呼声,引起了不远处讨论对象的注意。布鲁斯韦恩敏锐地捕捉到一种熟悉的声音,但当他转过头时,却只看见了举杯致意的托尼和匆忙愤恨离去的莱克斯的背影。

~~~~~~~~~~~~~~~~~~~~~~~~~~~~~~~~~~~~~~~~~~~~

“梅西,找出最近一段时期马克的所有动向。我要一切信息,不管大事小事。“莱克斯一边向着州长勾起一个虚伪的微笑,大步迎上前去,一边快速地向自己的秘书兼保镖交代任务。”我希望结束后,在我的书桌上看到我需要的资料。“

“州长先生,非常欢迎您出席大都会博物馆的聚会,请允许我跟你私下好好交谈一下关于”国家安全“的事······“

~~~~~~~~~~~~~~~~~~~~~~~~~~~~~~~~~~~~~~~~~~~~

深夜回到顶层公寓的莱克斯打开已经放在书桌上他要的那份资料,读完全部文件的莱克斯一把抓起手边的电话,“欢迎致电,莱克斯少爷,先生正沉溺于他的实验室里,目前一切事情都无法联系到他。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转达吗?”“告诉斯塔克,是他先背叛的!”

说完莱克斯就狠狠挂断了电话。随后他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电话“嘟嘟”了许久,才被接了起来,而一开始不管是电话那头,都没有人先开口。莱克斯静了静心,听了一会对面传来的呼吸声,放缓了自己的语气,”马克,你好久没回家了,最近有好好吃饭吗?“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犹豫着,不该如何开口,“莱克斯,我,我似乎搞砸了。可是,是他先背叛的,他冻结了账户,他不愿和我到加州,他交了女朋友,他要在Facebook上加广告,他不顾我的想法,想用金钱来让我屈服······”随着一项项的控诉,对面电话中的声音变得坚硬起来,而且语速越来越快,”我找他投资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但是我无法原谅最先背叛的那个人,他几乎杀死我的Facebook!他根本都不愿意去了解我的工作,我的努力,我的想法·······“

”马克,马克,停下。说真的,你多久没有吃过饭,多久没休息了!你这是希望我让梅西把你绑回来,用麻醉剂强迫你吗?听我说,你必须先停下来不要再想他了。马克,你听见了吗?“

电话那头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声,似乎刚才的一大串话语抽空了他的所有力气。“莱克斯,他现在要告我。”带着颤声的话语顿时让莱克斯失去了反应的能力。“马克,我现在就去接你回家!”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