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巴黎气候协议,煤和迈埃尔女士

挣扎着差不多三个礼拜才把这篇翻完。从政府管理和决策方面来推进环境保护。同时也提供了我们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和模式。如果文章提出的建议能运用到实际中来,并且启到预计的效果,那么对于目前环境保护特别是能源方面的改革面临的问题,有很好的借鉴作用。

放上原文地址:The Paris Agreement, coal and Ms. Meier

以及译言地址:巴黎气候协议,煤和迈埃尔女士


巴黎气候协议达成了彻底转变我们现有能源体系的共同承诺,这是迈向成功的其中一步。我们共同目标即“相较前工业水平,控制全球平均气温增长应远低于2摄氏度,并努力使增长的数值低于1.5摄氏度“,这散放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同样,协议还呼吁”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人类活动气体的排放和温室气体自然沉积量之间的平衡。“要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们必须将现有能源体系快速转变为一个完全脱碳的能源体系。

为了实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各个领域都需要作出贡献。下面列出了一些巴黎会议关注电力领域特别是煤炭发电领域的原因:

  • 在大部分国家,目前能源结构中发电造成的排放比例是最大的。

  • 全球超过40%的电力都来自煤炭发电。这造成了煤产量从20世纪70年代的30亿吨增加到了2014年的80亿吨。

  • 在电力领域我们有长期的投资规划,我们需要更为迅速得采取行动,以防规划会导致我们无法节能减排以及避免资金的滞留浪费。

  • 煤矿开采和电力经常占据某些地区经济结构的主导地位,这带来了特殊的挑战。

到目前为止,再生性电力能源那令人惊讶的增长主要是出于经济增长的额外要求。再生性能源技术取代矿物燃料发电,成为新增产能的一部分。对大多数国家来说,转换能源结构已经成为了一大挑战。在2014年,全球大概仅仅只有45%的新增发电量来源于可再生资源。2012年,世界资源研究所估算出,全球大约计划建造1199座新的火力发电站,总发电量大概在1,401,268兆瓦。这些数字触目惊心,突显出目前这一挑战的严重性。甚至在德国,著名的“能源革命”之乡,依然正在计划建造火力发电站。

如果我们认真对待巴黎气候协议,那么我们不能仅仅只满足于对零碳技术的研究,而应该开始着手于转变现有的能源结构。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通过在火力发电站寿终正寝的时候,及时关闭并代之以再生性能源发电技术,来达到能源结构自然而然的转变。但是考虑到过去几年刚刚开始运作和在未来几年内即将投入运营的火力发电站数量,以及考虑到这些火力发电站服务年限能到本世纪50年代。因此在包括德国在内的世界大部分国家,仅仅等待发电站年限到期再关闭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这跟迈埃尔女士有什么关系呢?

迈埃尔女士生活的地点离波兰边界很近,是德国主要的三大褐煤开采地。早在19世纪50年代,这一区域就开始了褐煤开采。第一座发电站于1894年投入运作。露天开采使得这片原本风景如画的地区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并且聚集起了一大批的村庄和小镇。在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时期,这一地区为当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所需的绝大部分能源。一个多世纪里,电力环节是这块地区的经济基础,并根深蒂固地影响着人们对于该区域的认知。

然而当今,在该地区只有大概8000左右的人仍在电力环节工作。相比1989年,那时从业人员几乎是现在的十倍多。但是,从事电力环节的工人工资明显高于当地平均工资,并且电力环节仍对当地经济有重要的贡献。迈埃尔女士在一家小的设计公司有一份兼职工作。她的丈夫,以及他丈夫的父亲和他的祖父都在一家煤炭开采公司工作。他们担心一旦煤炭矿物发电站都关闭的话,他们就会面临失业。同时也担心两个孩子在一区域的未来。他们在考虑是否要像其他众多已经搬离的人一样,离开此地。

经济研究表明再生性能源和能源效率技术对社会作用巨大。从总体来说,它们对于社会发展很重要也非常有益。然而,对于再生性能源和能源效率技术对地区和本土层面的作用,我们很少有详尽的观察研究。对于区域经济来说,事情变得困难起来了:再生性能源和能源效率技术产生的职位可能无法对应关闭传统发电站区域的失业,而其职位所需的职业技能可能也不是从事传统发电行业的人所具备的。从国家层面的经济视角来看,也许无足轻重——但是从社会,政治以及区域的视角来看,就非常紧要了。因此在能源转变过渡时期,就如何沟通,保障生活以及引导方面,我们需要相应调整我们的应对措施。

迈埃尔女士的雇主是当地发起继续褐煤开采发电倡议的成员。他担忧褐煤产业的倒闭会导致本地经济的全面衰退,削减他生意的利润,导致他的15名雇员失业。这项发起的倡议还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游说政客,组织公共活动。对能源转变的担忧产生出对其的抵抗,这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例。

像迈埃尔女士这样直接受到影响的人,忧心自己的工作和幸福。也有人担心自己的收益,甚至有些人仅仅是不安于能源转变会对他们生活来带的改变。这常常会导致关闭旧发电站,停止采矿或者建立新能源发电站的决议在政治上变得无法实现。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些担忧是完全合理的,我们必须严肃,恰当,不带轻蔑来对待,但我们也不能错失我们的最终目标:建立一个完全脱碳的电力环节。

在全球范围内有千千万万和迈埃尔女士以及她的丈夫一样面临同样情况的人,如果我们不能正视他们的担忧,那么巴黎气候协议就无法完成它的使命。

对于煤炭发电的逐步淘汰,清晰的政治信号只是第一步。政治家们通常会发现释放出这些信号非常的困难,因为扎根于担忧的本土抵抗情绪非常强烈。我们需要在实施时考虑以下五条原则来应对困难并创造出积极转变的动力:

在地域层面上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利益共同体,商议如何从现实出发实行分级改造计划:没错,这确实很难,但是明明可以好好商议,没理由我们要选择彼此对抗。当前我们在各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向社会大众和政客们传达一种基本的观念,那就是要为个人争取既得利益。各方面都应该在这一基础上齐心协力,开始讨论解决方案,而不是一直纠缠于问题本身。

帮助利益相关者建立起对于未来发展的个人愿景,并且能够如下文所示,发挥作用:解决问题的方法必然是因人制宜及因地制宜的。最基本的一点是随着转变的一步步推进,该地区的所有利益团体和利益相关者共同来商定发展的前景。这展现出他们对于煤矿业详尽的知识以及经验,能够使转变更加现实可行,确保利益团体和相关者保有在实施过程中的自主权。

根据对未来个人发展蓝图设计配套的支持方针:针对政策相关的结构调整,最标准的做法就是准备一笔基金。这就像是你无处着手的时候,先建立一个工作小组,然后等着看这个小组能不能想出一些有用的主意。对于必将进行的转变,地区的支持离不开钱这个重要的元素。当然,如果在使用这笔基金的时候,没有一个目标或者没有用在有清晰现实的洞见做指导的活动上时,通常无法起到作用。根据蓝图的规划,或许需要额外的支持,这些额外的支持包括法律,规章制度以及其他地区的合作。

从经验中学习:结构转变并不是一种新现象,尤其在煤矿业领域。上个世纪,受制于经济结构调整,煤矿的开采耗尽,或者财政上的窘迫,煤矿业经历过多次结构上的转变。当然这些转变的过程通常非常短,所以比较容易让人们适应。有些转变的很快,就比如上个世纪90年代东欧经济结构调整。但是同样在其他领域也会发生重大转变,使得这块区域都必须重新适应。一个例子就是曾经占欧洲重要部分的纺织工业,它和煤矿业一样都是大范围的结构调整,从而会影响到整块区域。我们必须参考在各个领域中类似的转变过程,参考它们的经验。但是不仅限于其他领域,还应该参考其他国家的经验。在一个区域内重新定向经济发展方向,那些会面临的基础问题和挑战应该是一样的。我们必须深入研究这些案例,看哪些成功了,哪些失败了,最重要的是,它们成功失败的原因。

联合公用事业和它的客户一起来创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公用事业和国企经营的煤矿和火力发电自然是反对逐步淘汰这个计划的。因为不反对就意味着它要承诺减少收益并承诺对目前已经固定的各个项目做出变更。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公用事业为很多人提供了工作,并且为我们的社会提供电力,是社会中重要的一环。这些公用事业对电力系统的运行有专业的运作和操控,对于整个电力系统的稳定至关重要。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时让这些公用事业参与进来,对于其未来在新系统中的角色有清晰的洞见。因为对于不论商业模式还是公用事业,我们都要摒弃执念,克服困难,共建新的模式,使各方受益。

德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都站在这条新路的起点。从全局来看,改变现有的能源结构,光光增加一些再生性能源的使用是不够的。将所有利益相关者聚集到“煤炭圆桌会“来,这提议对德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如果这个过程能设法处理区域面临的挑战,在处理过程中把所有利益相关者包含在内,并且达到我们所要求的自下而上的结构更改,那么它就有潜力成为一个对世界上面临着相同问题的国家和地区都有效的标准模式。

如果我们能够认真考虑利益相关者的情况,并要求他们一起加入塑造共同未来的行列中,而不是单纯地针对和阻碍他们的利益,那么也许——仅仅只是也许——我们还能来得及阻止气候变化带来的最槽糕的影响,并且让巴黎气候协议成为一个持久的胜利。



评论

热度(5)

  1. 乙乙女Hermi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