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A Certain Kind of Persuasion

一个小短篇,分为上下。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5643



‘他就这么把我扔了出去!字面意义上!’

‘是的,他就仅仅是打开了提姆房间的窗户,把我推了下去!那个男人就是个疯子!’

莱克斯很好心地没有揭穿其实从楼上被扔出去对男孩来说也一点都不危险。‘好吧,任何把蝙蝠作为自己精神象征的人其实神经都有点不正常,亲爱的。’

‘老爸,难道你就不会稍稍地担心我一下?’

莱克斯知道当男孩开始用‘D’打头的单词称呼他时,就表明男孩很严肃。他转过椅子来,完全面朝向男孩。‘你有没有试着解释?毕竟在那张面具下面一定还存在着一点点没有那么偏执疯狂的理智。’

‘他不听我说话!’Kon陷入沙发里。‘他就是一直盯着我,说什么任何对提姆贞操的尝试都会导致氪石监狱和其他可怕的人身伤害!’

‘那么你究竟想对提姆的贞操做些什么?‘莱克斯打断Kon的抱怨。

男孩听到问题闭上了嘴,有点不安。“额,这取决于怎么定义”贞操·····“

‘这很清楚,要不就是你想睡他,要不就是你不想‘。

‘老爸!‘Kon大声喊叫,不满莱克斯对他的诽谤。莱克斯抬眼看着男孩瞪大的双眼,叹了一口气。克拉克到底教了Kon哪些没用的东西,又是害羞?

‘我没有——这不是——我们两个不是这种关系,好吗?的确这些日子提姆真的有点感情丰富,这很好啊没什么不对。而且上次我们设法在韦恩先生的眼皮子底下偷溜出去,提姆非常可爱的脸红了,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我指我并不是很清楚提姆说的准备好是什么,但是我认为这是他对我们可以关系更近一步,比如跟我约会的意思。

‘Kon,请不要再说了‘,在莱克斯把自己的脸埋入双手之前他表现出了惊恐。

哦,可怜的蝙蝠宝宝,莱克斯在脑中呻吟到,他真心诚意地为提姆这个孩子感到抱歉。爱人稍微缺乏一点点经验是情趣,非常完美,但是莱克斯很不幸地因为一个愚蠢的,无知的,陶醉于自我错误的骑士精神上的爱人而领会到过绝对的挫折和性不满。在他等待一个无知的讨厌鬼终于能领会他给的暗示以前,莱克斯的情趣玩具攒满了两抽屉。

最最糟糕的就是这个讨厌鬼似乎把他的孩子养成了跟他一样的无知。

这事还没完!莱克斯磨了磨牙,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儿子。该死的,Kon是半个卢瑟。莱克斯并不像让他变成克拉克2.0—或者克拉克的克隆。莱克斯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尤其当他终于能在自己儿子生命中占一席之地的时候。

也许莱克斯要做的仅仅是向男孩展示不道德的手段会带来这样的收益。

‘我会找布鲁斯谈谈‘

Kon立刻拉响了警报。’什么?不要!‘

‘为什么不要?‘

‘克拉克已经尝试过了,他都没能说服他‘

‘我最亲爱的Kon‘莱克斯开始了,他的语气很甜,是那种对着他心甘情愿忍受的笨蛋的那种语气。’除非布鲁斯韦恩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70岁还养着一群猫的老奶奶,不然你的父亲确定不可能说服他任何事。‘

Kon有点泄气,’你是对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去找韦恩先生谈话,你或许会激怒他。‘Kon非常熟悉莱克斯是如何轻易地用一个字或者几个字就让克拉克心浮气躁。要是惹怒了布鲁斯韦恩,所有人都会遭殃的。

‘正相反,我的儿子‘莱克斯说,他嘴角微微上扬,那样得意的笑容总是让Kon觉得有种奇异地魅力。’我可以能有说服力。‘

几天之后Kon捕捉到了莱克斯跟一个只可能是布鲁斯韦恩的人交谈,莱克斯邀请他来观看由莱克斯赞助的戏剧演出。还有晚餐。他们在讨论晚餐。在莱克斯听到了韦恩说的什么暗暗发笑后,他终于结束了电话。感觉怎么这么怪异?Kon僵硬在原地。

‘wha·····’这是Kon唯一能做出的反应。

‘我就知道戏剧还是他无法拒绝的。那个男人,总是对戏剧性的东西念念不忘。

Kon花了长得尴尬地时间才意识到莱克斯讲的是韦恩。莱克斯确实是在讲一些事情,说得好像韦恩是一个真正的人什么的。

那些”布鲁斯韦恩是一个普通人“的事让Kon想得头疼,所以他只能勉强挤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莱克斯抬起头看着Kon。’布鲁斯和我是老相识,‘他说,他的嘴角逐渐浮现出得意。’我们之间有很多要补的事可以做。’现在莱克斯得意的笑已经完全展开了。

Kon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韦恩跟莱克斯“要补的事”是补起来是怎么样的。他脑中似乎只能想到应该铺满了战火和灰烬。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