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康纳肯特一团糟的疯狂人生 (三)

原文地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879/chapters/561558


这几天比较忙啦,不过也算是我比较懒。第三章,小超见到父亲啦。

Chapter 3: In Which Conner Learnsthe Meaning of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 康纳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感情波动



康纳和他爸爸在周一下午走进的那间办公室,除了大之外没有其他词可以来形容。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异于那直对门的实体窗户。康纳不认为这间房间能容纳他和他爸爸的公寓,但是也差不多大了。占据了一半空间的休息区摆放着皮革材质的沙发,一张玻璃咖啡吧台,以及所有该有的东西,还要一个小的酒吧台。然而在房间的另一头有一张很长的会议桌,会议桌后面有张巨大的,完美打磨过的书桌,比任何人所需要的书桌规格还要大两倍。书桌那头坐着康纳的父亲。

 

他的父亲用敌对的眼神追逐着他爸爸走进房间的每一个动作,但随后当他看到康纳的时候,眼神变成了居高临下的戏谑。"我不知道这是"带你儿子上班日",肯特。"

 

当他父亲说话的时候他的爸爸瑟缩了一下,是真的畏缩了。康纳再一次怀疑他爸爸是如此地不善于撒谎他是怎么试图隐瞒秘密的。"停止你的畏缩,我知道他不可能是你的儿子KAL-EL,尽管我很有兴趣知道他来自哪里。他看上去是跟你有点像,或许又是你什么陷入沉睡的堂兄弟或亲兄弟?" Oh,他爸爸试图保密的原因是人们常常会得到荒谬而完全错误的结论。


"他是你的儿子,卢瑟。"他爸爸坚定地说。


"你知道吗,肯特,我觉得这是你有史以来对我说过的最假的谎话。即使因为什么趋同演化的奇迹,你看上去就像一个人类,但你本质还是一个外星人。所以除非你找到了另一个氪星女性,不然,你不可能会有一个儿子。"

 

"除非他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他爸爸回应道。


他父亲兴趣缺缺,站起来绕过书桌倚在了前面。"你是说他是你的克隆?你真的认为我会相信?看来我是对的,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最不靠谱的谎话。除非他是试验失败品······"

 

康纳的身体僵住了。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这个想法在他的脑中一遍一遍的盘桓,当他挣扎着想要忽视眼睛里那针般的刺痛。

 

"他不是一个克隆,也不是试验失败品!" 他爸爸听上去非常生气,康纳模糊地注意到。"他是我的儿子,他也是你的儿子!"

 

他的父亲仰头大笑。康纳的爸爸是对的,来见他父亲是一个坏主意;一个糟糕透了的主意。他父亲认为他只是一个实验失败品,憎恨他。康纳现在只想抓着他爸爸逃离这里,想要回到自己的家,想要回去小镇,回去孤独堡垒,想要把自己的头盖起来,再也不出来。但是康纳移不动脚步。


"好吧,这是有史以来我经历过的最诡异的上门认父,"他父亲被逗乐了,评论说。"你有什么证据?"

 

他爸爸伸入电脑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这些文件来自制造他的阿尔克墨涅实验室。"


"谁能保证这不是伪造的文件?"


"他有你的眼睛,莱克斯,"他爸爸的声音充满了尖锐,让他父亲回过了分散的心神。他缓慢地站了起来,走向康纳,似乎是第一次真正地正眼看他。当他父亲上下端详他的时候,康纳站在原地,身体有些颤抖。尤其当他父亲的目光逗留在他眼睛和手上的时候。他父亲默然无语,接过了他爸爸手上的文件夹,开始急切地浏览里面的文件。最终他看完了文件,放下文件夹,瘫倒在书桌边缘。他看向康纳的爸爸,眼睛没有聚焦。


"我们有一个孩子····/一个孩子"他喃喃道。


"是的,我们有一个孩子"他爸爸的语气依旧坚定强硬,但是康纳觉得自己听出了一丝放松。

 

他父亲点点头,用手去抓身后的东西,他茫然无措地摸着直到触及了书桌上的电话。"锲乐蒂,取消我今天全部的行程······任何事都不准打扰···就算整个正义联盟来我办公室我也不在乎;除非有我的命令,不然梅西和奥普不准进来,明白了吗?很好。"

 

开始的那一分钟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作。终于最后他父亲站了起来,他身体的每一寸都坚定地显示出靠近康纳的意图。他抬起手,踌躇着悬在康纳和他两人之间的空中,直到像是蝴蝶碰触般轻轻地将手落在了康纳的肩膀上。

 

随着莱克斯的动作,不论之前是什么让康纳僵在原地,现在他像是被崩断了弦,如炮弹发射般冲进了他父亲的怀抱,用双臂用力地环住他的父亲。大概片刻或更久之后,他的父亲伸手回抱了康纳。他环着有些松,似乎是在尴尬,就好像他不是很确定他是否应该这么做,但这样让康纳把他父亲抱得更紧。

 

如果不是康纳的爸爸清了清嗓子,让康纳难为情地放开他父亲,原本他想要永远的待在父亲的怀抱里。他父亲由着他离开自己的怀抱,他眼中放出异常明亮的光。转身走到迷你吧台。

 

"你们想要喝些什么?"他问道。


"水就可以了" 康纳爸爸快速地接上,"我们都只要水,莱克斯。" 他父亲看上去有些不满这个回答,但是他撇了一眼康纳,顺应了康纳爸爸的意愿,从小冰箱里拿出了三瓶瓶身是蓝色的水,将其中两瓶抛给肯特们。他猛然碰地一声启开第三瓶,仰头举起来灌了一大口,就像是在用小酒杯灌烈酒似的。

 

"那····康纳肯特····"他开口。


"康纳朱利安肯特" 康纳纠正说,他喜欢自己的中间名,他认为这名字听起来让他感觉自己···与众不同。


他父亲听到康纳的纠正,脸可见地苍白了起来,几乎呛到了水。"朱利安?"他问道,看向康纳的爸爸。


"他也是你的儿子"他爸爸咕哝,"再说,又不是我要给他取名叫亚历山大"


"卡—克拉克我必须要说," 他父亲一边说一边就真的是抓住了康纳爸爸的手臂,把他拖到了会议桌旁。他们靠近亲密的模样成为康纳脑海中能想到的最怪异的死敌。

 

康纳试着偷听他们的对话,但是跟氪石有关的信息,以及他爸爸脸上痛苦的神情阻止了他的行动。因此尽了他最大努力,康纳也只抓到了几个零散的单词,大部分单词毫无意义,但他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还有几次朱利安和卢卡斯这样的名字。然后康纳听到了他父亲在说一些关于"坏影响"的事,而他爸爸回应道"我不会让你带坏他"。这话本该是威胁,但是说话人的语气远比威胁该有的语气更温和,更像是一个承诺或者保证。不论到底是什么,在康纳听到这句话后,他父亲并不完全妥协,康纳很确定卢瑟们不会妥协,但是他看上去有种下定决心的放松。之后,在他们转回康纳前,又短暂地交谈了一会儿,是关于每周三和周末轮流的事。

 

康纳的爸爸看上去满意了,但很并不开心,对康纳说:"你的···父亲和我谈论了这事,我们决定这周末你待在他的顶层公寓和他一块过。看后续然后决定之后该怎么做。好吗?现在让我们回家,放莱克斯继续他的工作。"

 

"但之前他说——"


"康纳"他爸爸说,声音很坚定"我们现在回家,你可以周末来看你父亲。" 康纳原本打算反抗,但是突然他想起了拿出水瓶后他父亲的做法,那真的不是康纳希望看到的反应。但是,康纳猜想,突然发现自己有一个十几岁大的超级英雄的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说他已经完全回应了康纳的拥抱,所以他父亲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对吧?


对的,康纳非常乐观,自我认定地想。他父亲有一周的时间来习惯他突然多了个儿子,等到周末康纳再见他的时候,事情一定会变得完美起来。一切都会很完美的。

 

***

 

不幸地是,当周四下午来临时,康纳感觉很明显他不再那么乐观了。康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怀疑到底哪件事会先杀死他,是神经衰落带来的恶心还是无所事事带来的麻木。他爸爸真选了一个最不恰当的时间来禁足他,因为现在康纳找不到人来聊聊自己新找到的父亲。严格意义上来讲,康纳仍旧可以打电话,找自己的朋友。但这又不是一件康纳能先跟自己学校的朋友讲的事。他觉得泰坦有权力知道他父亲本人其实是一个超级反派。他下拉自己电话的联系名单,考虑着要不要打给他的祖父。他现在就是真的那么绝望想要找人聊聊,直到他无意中找到了救星:克莱伊.苏利文。克莱伊是他父亲的'不是超级英雄'的朋友,并且是目前为止康纳最喜爱的一个。这一定跟露易丝的热情在某种程度上吓到了康纳有关。也肯定在很大程度上和克莱伊那史诗般"克拉那(CLANA=Clark+Lana)传奇:少年克拉克爱情故事"令人难为情的演绎有关。现在下午四点,克莱伊可能还在托皮卡投资期刊上班,但是康纳有理由确信她很乐意接听他的电话,反正这也不会打破她原则。


他拨打了克莱伊的号码,两声后,她接起了电话。


"你好啊康纳,啥事?" 康纳可以听到背景中敲打键盘的声音,他能准确描绘出她一边工作一边用肩膀夹着话筒的样子。


"你知道吗?"康纳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知道什么?"


"就是"他避开了克莱伊的问题,"关于我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克隆的事。"


"哦那个啊,是啊,我当然知道。"她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什么?"康纳大声说,他从床上弹了起来,改成了坐姿。"你是说爸爸他告诉了你?"


"我认为如果克拉克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他严格意义上不可能把这事当成秘密来告诉对方。" 是的,就康纳看来这确实是对他爸爸精准的评价。但仍旧回答不了为什么克莱伊会知道这事的原因。

 

"那么是谁告诉了你?"


"没有人告诉过我。从八年级开始克拉克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想我会记得他是不是有一对蓝眼睛。"


"对啊,很明显我有一对跟我父亲一样的眼睛。"康纳不高兴地嘟囔道。说真的?除了他所有人都知道了?


"等等,克拉克真的告诉你了你的另一个父母是谁?而且还是一个男的?!"


"是的,是····我父亲是莱克斯卢瑟。"

 

康纳原本期待克莱伊会突然爆发出怀疑或大声咆哮莱克斯卢瑟是怎样邪恶的一个人。他完全没有料到她的笑声,笑声,更多的笑声。


"克莱伊!这一点也不好笑!"


"康纳,这实际上很好笑,真的",克莱伊说,而康纳感觉自己能听见她擦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哼,看看他还会不会再跟她说私密的事。"所以现在克拉克是让你去见莱克斯,还是他觉得这太过危险啊?"

 

"恩,上周一我已经见过我父亲了,我应该会再过去跟他共度周末。"


"太好了,康纳,我真心为你感到开心"克莱伊说,她听上去如此真诚,让康纳觉得自己可以原谅之前那一连串的笑声。


"那现在你不打算给我上课,告诉我他到底有多邪恶?" 康纳已经等了一周了,等着他爸爸告诫他"卢瑟"有多邪恶,但徒劳无功。他有点诧异现在克莱伊也要放弃这个教育他的机会。

 

"听着,我并是想要假装莱克斯没有做那些坏事,我们都知道这是事实。但我也不认为他就跟所有人把他塑造成邪恶的那样坏。"


"你凭着什么这么说?"康纳问道,真心地好奇。他从没有听过任何人为他父亲辩解过,即使是敷衍了事。

 

"我猜当一个人两次把你从爆炸中救出来,你就开始为他保留怀疑他是否真的邪恶的权利。"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就并不是要讨论关于他父亲救了性命的事,救了两次!


"他救了你?怎么发生的?"


"为什么不让莱克斯亲口告诉你呢?如果周末的时候变得尴尬起来了,你就可以拿这事去问他。"康纳必须承认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即使他真的真的想要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


"好吧,"康纳叹气道,"谢啦克莱伊。"


"不用谢。那么还有其他什么事,还是就此结束。因为我主编要我五点上交文章。"


"没有了,就是这事。"


"那么祝你周末好运。下周一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详情。"


"好的,下次聊,"康纳说完挂断了电话。他重新躺回床上,又开始盯着天花板。但不可思议的是,这次他对即将到来的周末充满了更多的信心。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