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康纳肯特一团糟的疯狂人生 (四)

原文地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879/chapters/561558

原谅我这么久没更啦,而且这次更的可能还翻得乱七八糟,勉强看看吧,我现在脑子里还全是美队的内容。第四章莱克斯和小超的别扭相处以及那些过去

Chapter 4: In Which Conner UncoversAnother Mystery 康纳发现了另一个秘密


康纳知道,作为一个青少年,他们很容易夸大事情,但他不得不说周五是他经历过的最难受最尴尬的一天。他踩着6点来到了顶层公寓。他父亲开了门,让他进去还带他参观了厨房。厨房的景象很显然表明他父亲之前正在做晚饭。


"我不知道你还会自己做饭。"


"对于我没规律的作息,自己做饭比找人来简单多了。"


"哦"


接下去的十分钟里再没有人开口说话,直到他父亲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问康纳关于学校的事。当然康纳作为一个14岁的少年,对于学校的任何事,本能地就会滔滔不绝,更别提有人不停地鼓励他讲下去。但即使他们从学校开始又谈到了其他的话题,整场对话还是不顺利,充满了别扭和长时间的停顿。康纳和父亲结束了晚餐,去到视听室。那里放着一台康纳见过的最大的电视机。他父亲开始草草翻看电视频道,最后停在了一部喜剧电影,但康纳觉得他和他父亲都没有享受到这部电影带来的乐趣。晚上9点多,电影一结束,康纳就借口自己喜欢早睡逃回了房间。其实早睡是事实,但借口"安顿下来”就没有那么真实了。


康纳一回到房间,他父亲向他保证过只要康纳想,这间房间就是他在顶层公寓的永久归所,康纳就瘫倒在地板上,专注着平衡呼吸。这跟他计划的完全不一样。他们应该一拍即合,应该是自然,简单,相处融洽。但相反是的,康纳现在背靠着墙坐在地板上,只想要回家。而且最大的问题在于康纳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突然被自己想到的也许他和他父亲都太过努力,而失去了平衡的想法娱乐到了。随后认觉得这个想法是多么愚蠢。如果真有什么问题,那一定是他还不够努力。明明他要做的就是再加把劲,他有多想好好跟父亲相处就该有多努力。因为他深爱着爸爸,而他也真心想要自己的父亲。

 

现在甚至还没到9点半,但康纳真的想要结束这一天了。所以不管怎样他都爬上了床,准备睡觉。准确来说他还只有两岁,所以当他伸手从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他那棕色毛绒熊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愧疚。抱着Sandy并没有跟他蜷缩在爸爸床上的那次(或者第二次第三次)感觉好,但至少能让他放缓高速运转的大脑,把他拖进梦乡。

 

****

 

似乎很奇怪,第二天早上康纳6点43分就醒过来了,但这时间点对他来说稀疏平常。他祖母总是不肯停歇一遍遍表示惊讶,大概是因为她习惯了康纳爸爸的晚起。他爸爸属于那种要不是世界处于文字意义上的危险(或者受于某人的危害,那天对布莱尼亚克来说真是坏透了的一天)他绝不会在8点之前起床的人。


康纳伸了伸懒腰,走进浴室进行洗漱,穿上衣服走到客厅开始他的日常活动。


这项日常活动常常要花半小时到40分钟直到他感到吃力,而周末他常常会做上一个小时。关键是平时当他做完了他爸爸才刚刚起床。不是他爸爸不知道康纳在早上做这项运动,只是他不习惯当他运动的时候有人在身旁。


这就是当他父亲七点一刻走进客厅时,为什么康纳会僵直在一个半武士姿势的原因。

 

他父亲也僵住了,那一刻他俩就呆呆地注视着对方。


他父亲先反应过来。"瑜伽?"


父亲的话语声打断了康纳的“惊慌失措”,他急忙变回正常的站姿。"额,是啊,这是我爸爸的主意。"


如果他父亲有发际线的话,康纳很确定现在父亲的眉毛挑高得都要碰到了。"克拉克肯特建议你做瑜伽?"


康纳觉得这时候他应该为他爸爸辩护,现在说实话康纳也觉得这难以想象,但确实是他亲身经历的。"他觉得这能帮我解决身体的问题,还能得到'内心的平静'或其他什么东西。"


"你'身体的问题'?"他父亲问。


从一出生就大约14岁,7倍的身体生长速率带来了许多并发问题。包括偶尔会有的糟糕的身体协调性,基础知识方面不可预测的鸿沟,以及时不时反复无常的情感爆发,"康纳背诵到。他看到父亲的疑惑表情,又解释道,“提——罗宾跟我偷看了蝙蝠侠记录里我们的档案。"


"蝙蝠侠有你的整个档案?"


"蝙蝠侠有所有事的档案"康纳纠正道。


"倒是一个好政策"他父亲点点头赞同地说。"那么瑜伽帮到你了吗?"


"有一点帮助"康纳耸耸肩回答道。“对平衡还有身体柔韧性还是有好处的,还是对手眼的协调性一点用也没有。再有就是我越是急着想要做事,瑜伽对我的帮助就越小。”


”那能缓和你突然情感的爆发吗?“


当康纳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时候僵在了原地。天呐,他刚刚说的就等同于自己承认了自己有时会胡乱发脾气。而他的父亲轻描淡写地假装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就好像这并不是康纳的错,而是那些科学家搞乱了康纳的成长。但是他明白一个14岁少年胡乱发脾气并不正常。该死的。


”完全帮助我解决了,我虽然有时会有点小情绪,但是完全在正常的范围内。没有反复无常的爆发,完全没有!。“该死康纳,闭嘴,你在慌张。


谢天谢地,康纳的父亲看上去并不想要把康纳赶出他的公寓。实际上,他的父亲在微笑,康纳估计这肯定是神的仁慈。而且这个微笑并不是冷笑,嘲弄康纳像个傻瓜的行为,而是一个美好的看上去充满了宠爱的微笑。

 

”很高兴你告诉我,“他父亲说。”继续你的瑜伽吧,完成之后,如果你想要的话洗个澡,然后下楼到右边那个房间来找我。“


康纳想问原因,但他的父亲看上去突然的兴奋了起来,所以康纳并打算打扰他父亲的兴致,只是在退回之前的武士姿势前说了同意。


十分钟之后,完成了日常瑜伽课程的康纳狼吞虎咽了几片烤面包,准备着去发现他父亲兴奋的原因。打开门,康纳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间几乎空无一物的房间。他的父亲坐在房间另一头的长凳上,穿着全白衣服,啜饮咖啡,看着手机。当康纳开门进来,他抬头给了康纳一个微笑。


”太好了,康纳你来了,过来把这个穿上吧,“他父亲说着并指向他身边放在长凳上一捆白色衣物。然后他父亲转身拿起了身后的一件东西——哇靠,那是一把剑?“我要教你击剑“


***


击剑课后,所有事突然就变得简单起来。康纳重新想起了自己的理论,他和他的父亲都彼此太过努力,他觉得他想得挺有道理,因为现在他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在拼命尝试。虽然还不像他跟爸爸那样简单的关系,但是现在也在朝那样简单的方向发展。整个午餐时间他父亲都在讲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康纳觉得有点无聊,但还是比他爸爸讲的自己在农场的故事好得多。午餐结束后父亲给康纳展示了自己天使战士漫画的收藏。康纳对漫画没有那么感兴趣,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父亲的收藏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看到他父亲极客般收集漫画书的行为让康纳想到了一个点子。他冲到楼下电影店,回来的时候带着他买的萤火虫电视剧的DVD系列。接下来一天半的时间里,他们坐下来进行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观影,一边评论着电视里严重缺少激光的存在。康纳觉得他父亲很享受。


周末傍晚,在康纳回到他爸爸公寓之前,他和父亲吃冰淇淋的时候,康纳终于等到了足够合适的时机来提问在他脑中盘桓了像是永远了(其实就只是上周四,但是但感觉像了永远了)。


”我跟克洛伊苏利文谈起过你,“康纳开口,他父亲没有紧张,但是他看上去像是突然拉响了警报。”她说你把你从爆炸中拯救了出来,两次,“康纳说。


”哦,“他父亲回应,听上去很惊讶。


”这事确实发生过,对不对?“康纳不认为克洛伊会伪造这种事,但一周以前你问他,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有两个爸爸这种事,所以仅仅告诉他事实吧。


”如果她这么说的话,那我肯定发生过。我只是记不得发生了两次。“


”你把人从爆炸中救出来,但你居然记不得了?“康纳怀疑地问。


”我不知道你在小镇待过多久康纳,但是一段时间后所有的濒死经历就会聚合到一起,“他父亲干枯地说到。


康纳几乎被自己的冰淇淋噎死,”等等,你过去也住在小镇?“他父亲没有回答,只是挑挑眉。康纳脸红了,"我指我知道你过去住在小镇,“他解释道,”我只是觉得·······“


”觉得我一直把自己藏在老宅和工厂里,然后每个周末回来大都会参加聚会,对不对?“他父亲接上康纳的话,而康纳同意地点点头。”好吧,老实说,这是我一开始的计划。“


”那为什么改变了?“


他父亲的表情缓和了一些,突然他看上去像是在千里之外。“我以为我在小镇找到了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莱克斯停顿了一分钟或者更多,直到康纳寻思自己是否该说点什么。他父亲似乎回神过来,他的眼睛直视康纳。"但我错了,空中城堡虽然很好,但是记住总有一天它会坠落,回到地面上来。”天呐,康纳很肯定一边微笑着一边看上去如此绝望绝对是犯罪。并不是康纳不说些什么会使他父亲恼怒,但是仍旧康纳觉得这时他该说些什么。但是就在康纳努力想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回应时,他父亲转移了话题。


”我很抱歉,我们之前在说克洛伊当时是怎么差点爆炸的,对吧?"


"额,是的,“康纳同意道。


”好的,如果你知道关于我父亲莱昂纳尔卢瑟的话,才能理解事情是如果发生的。你爸爸曾经跟你提到过他吗?“


”莱昂纳尔卢瑟,那个所有邪恶的究极体?是的,提到过一次两次吧,“康纳嘲笑地回答。


”啊,我以为那个光荣的称号会属于我。我不确定我是该庆幸还是被冒犯了。“


”我确定爸爸觉得你也同样邪恶,“康纳确认到,当他等不来父亲回应的时候,他不得不接上,”···或者爸爸并不是真的觉得你是邪恶的?“


”那到底是什么?"莱克斯问道,带着被娱乐到的口吻。


康纳耸耸肩。”那个回答会让你更好受?“莱克斯对回答泛起了一个微笑,一个真正的微笑,而不是让康纳想狂躁地想要听林肯公园的歌和使用剃刀。


”是的,我很感激你想要使我开心的想法,但是世界并不是这样运作的。“


”是啊,“康纳讥讽道。


”是的,“莱克斯回复以一个饿狼般的笑。”但是就像我说的,我父亲很糟糕,一个极具控制欲和想要操控别人的人。不知怎么地克洛伊得到了他的注意,掉进了他布的陷阱里。她想要逃走,但是她自己却办不到。所以我提供了帮助。我跟克洛伊一起揭露了莱昂纳尔我父亲杀死我祖父母骗取保险的事,然后在克拉克的帮助下,成功把我父亲关进了监狱。并且成功让他在受审期间无法被保释。“


康纳的大脑停机了数秒当他在处理莱克斯说的故事时。他爸爸和他父亲联手把莱昂纳尔投入监狱?那这个人究竟是有多邪恶啊?


”···因此他们给克洛伊和她的父亲准备了一间安全屋,“当康纳回过神来,莱克斯继续说。”不幸的是,安全屋都不足以阻挡我父亲。我发现他找到了克洛伊躲藏的地方,并且在屋里安装了炸弹。我安排克洛伊和她父亲及时撤离,并伪造了几个月死亡。直到莱昂纳尔审判之日到来。“


”那他被宣判有罪了吗?“康纳问。


”是的,尽管关不了他很久。说实话我还是不清白他是怎么设法脱离监狱的。“


”酷“康纳兴奋地说。”不是他脱离监狱的行为很酷,而是你跟克洛伊还有爸爸携手把莱昂纳尔关进监狱的事很酷。“


”莱昂纳尔对社会来说很危险,应该被关押,“莱克斯说,而他的口吻充满了“这话题应该结束了”的尖叫。


康纳并不像逼得太紧,他顺从地结束,回神到自己的食物上,让他父亲转移了话题。


但不代表这事就这么带过去了。如果说康纳从露易丝和克洛伊身上学到了什么,那就是那些最好的故事就是人们不愿说出来告诉你的事。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