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The End of Nigh末日将至

脑洞比较大,应该是坑,所以不打tag,放着自我欣赏,哈哈。

PS.谁能从中看出我的脑洞在哪。


未知时间,未知地点


莱克斯眨了眨双眼,混沌的大脑还没有意识过来自己身处何处。疲惫沉重地压在他的眼皮上。莱克斯能感觉到身下是一条粗糙的毛毯,有些地方的毛已经磨损了,使得他躺着老感觉一阵阵的不舒服。整个空间应该是昏暗的,这让睡意和疲惫更容易地侵蚀他的意识,让他跌入梦境。但是鼻间一阵阵吸入的腐臭味刺痛着他大脑的一部分神经,这不是他的公寓,也不是任何他熟悉的地方。这种认知像是一把尖刃刺入他的大脑皮层,让他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这是一间破旧邋遢,充满了废弃物的房间。只有一扇通气窗彰显出这是一间地下室。挥散不去的腐臭是从通气窗外扩散出来的。莱克斯皱紧了眉头,把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皱巴巴的衬衫,领带不翼而飞。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好像被打了一顿钝痛的脑袋。在确认了自己并未大碍之后,莱克斯嫌恶地大手挥开盖在身上破破烂烂的被子。意料外,身下毛毯和身上的被子反而没有那种挥散不去的腐臭味。虽然明显是经年累月,东西的主人负担不起换新,但是洗了一遍又一遍的被子和毛毯是带着廉价肥皂的硫磺味。

 

莱克斯起身走到房间靠气窗面的书桌旁。说是书桌,其实不过是几块木板钉起来的一个桌子。倒是桌子上的各类旧书让人觉得这桌子比附庸风雅的俗人所拥有的书桌更配得上书桌这个名字。莱克斯用目光巡视堆积的旧书和旧报纸,试图寻找一些有用的信息。

 

就在这时,莱克斯的耳朵捕捉到门外金属碰撞产生的叮当声,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回来了。莱克斯缩紧了目光,他拿起书桌边升火炉旁靠着的铁钳,静静等待着答案的出现。能回答他为何出现在这里的人回来了。

 

大都会,2016年

 

克拉克准时8点45分走进地铁站,虽然他拥有的超能力能让他在几分钟之内从家到达公司,但是这个好大个喜欢用传统的方式来时刻提醒自己。这是早春的一天,大都会人行道两旁的樱花树已经有花朵盛开了,落英缤纷。天气不算太暖和,但是爱美的女性已经脱下了冬季厚重的衣物,整个城市像是从冬季的寒冷中苏醒过来,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克拉克接过街边小摊贩卖的咖啡,清抿一口,急匆匆走下了地铁口的楼梯。从地铁口到列车行进的地方是一条很长很暗的通道,这里往往是乞丐,涂鸦者的天堂。今天克拉克照例路过的时候把买咖啡找的零钱给了坐在楼梯下口的一个老人。

 

“早上好,艾瑞克,今天天气可不错呢,你可以出去晒晒你的老骨头了。”以往艾瑞克对于这个好心人的年轻人的回应就是一声轻哼,而今天连哼声都懒得给了,他整个头埋在破旧的毛衣里。就露出了顶着一头杂乱无章,纠结头发的后脑勺给克拉克。克拉克也没有介怀,他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转身向列车站点走去。通道里今天没有涂鸦爱好者,显得有些空荡荡。墙上五彩斑驳,鬼涂乱画,有些到是可以成为街头艺术,但有些纯粹就是群魔乱舞了。

 

这让克拉克想起了小镇停车场外的那栋废弃的旧屋,那里曾经是小镇不良分子的聚集地。那些瘾君子,嬉皮士都喜欢去那里,放着吵死人的音乐,在墙上乱涂乱画。克拉克和他们不是一路,更别提他自身的麻烦和围绕着他发生的千奇百怪的事已经让他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再说空闲时间他更喜欢跟莱克斯混在一起,或者在拉娜的咖啡馆看旧电影,或者在莱克斯的大宅里玩游戏。一想起过去的美好时光,克拉克就暗下了眸子。莱克斯已经不仅仅是莱克斯了,他是莱克斯卢瑟,莱克斯集团的总裁,联盟的敌人。克拉克叹了口气,回过头朝近在眼前的列车走去。不愿触碰过去的鬼魂。身后地铁墙壁上,混乱交杂的都是冷战风格的图画,层层叠叠。苏联的大兵,红色五角星。地铁站人来人往,谁都没有注意墙上的画,鲜红的图画渐渐淡去。重新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又是21世纪那些超现实主义的涂鸦了。


未知时间,未知地点


门外的脚步声沉重了起来,隔着薄薄的门板,莱克斯感觉自己仿佛能听得到门外人的呼吸声。咔挞,锁舌解开,门把手转动。莱克斯紧紧了藏在身后的铁棍,目不转睛地等待着大门的开启。

 

最先进来的是一块木板,长方形,正面涂着黄色的油漆,还用黑色写着字。因为角度问题,看不真切。莱克斯猜测应该是末日将至,因为他看到了”END“和”NIG“的字母。一个住在地下室的人,可能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莱克斯对于屋子的主人越来越好奇了。跟在牌子后面进屋的是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子,他有着一头暗红色的头发,这让莱克斯想到了干竭而红的发暗的血渍。一张放在人群里觉得认不出来的脸,眼睛倒是非常明亮,明亮而且清澈,不似普通人。莱克斯见过无数人,他喜欢看到人的眼睛里去。”眼睛是人类灵魂的窗户“在某种程度上不假。莱克斯总能看到别人从灵魂中不经意流露出来,从心底腐朽肮脏的河流里流淌出来,蒸腾到眼睛里的那些东西。野心,嫉妒,欲望。但是这个人不一样,他的眼中有一种不一样的坚韧,决不妥协的固执。莱克斯从前也遇到过一个有着明亮眼睛的人,那个从美国中部小镇走出来的少年,他的明亮就是光明本身,闪耀着正直坚守的光芒。即使莱克斯一次次地想要毁灭,想要破坏,想要让它暗下来,也阻止不了太阳发出的光辉。

 

“你醒了,要吃点东西吗?”就在莱克斯无礼地盯着对方出神的时候,那个男子已经进了屋,锁上门,将另一手里的一个塑料袋放到书桌上。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和沙哑,但完全符合莱克斯的想象。一双记忆中同样明亮的眼睛让莱克斯一下子就把这个男人划为了敌人的行列,但背后的握着铁棍的手却松了开来。


“不如我们先来谈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题吧。”


男子并不意外莱克斯的回应,他脱下身上灰绿色的风衣,把一份题为《新开拓者》期刊从袋子里掏出来。“我是在墓地外的一个天使石像下发现你的,你紧闭着双眼,不省人事。杰克,就是这里的守墓人,是我的朋友。他猜测你是有什么亲人去世才会晕倒在那。看你的装束应该出身不低,不可能是墓地附近村庄的人。所以他托我把你带来城里,等你醒来。“

 

说完男子从袋里拿出一个汉堡,转身要递给莱克斯,却发现他捡回来的这个男子愣愣地盯着他刚刚拿出的《新开拓者》期刊,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了?”男子凑到莱克斯身边,伸头去看报纸,“是苏维埃要动手了吗?”

男子只看到报纸的大标题——离末日只剩五分。他耸耸肩,”呵,看来世界末日不远·····喂!“莱克斯一把抓起报纸,快速的扫过每一栏的内容。”冷战“”越战“”华约“这样的字眼刺痛了莱克斯的神经,他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不对。他不仅仅在错误的地点,他还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

 

莱克斯一把推开身边的男子,抓着报纸从大门跑了出去。


“喂,你不说声谢谢吗?!”男子的声音隐隐约约飘进陷入恐慌的莱克斯的耳中,但是慌乱的莱克斯已经无法反应,当然他也没有看到身后男子微微勾起的嘴角和越来越明亮让人无法直视的眼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