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点梗CLEX】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宇宙的“恶意”)1

百粉点梗,大家都明确了看CLEX,果然其他CP我萌的都那么冷。当然也有小伙伴喜欢11和rory,耶~。

所以我觉得一篇clex,一篇11/rory

 

但是大家都没提出梗!我也想不出,所以随便想了个题目就动笔了。这是clex的,11/rory的我找了一篇AO3上的,等我完成这篇后,就翻- -话说我还有好几个坑呢。心虚地逃走了。


---------------------------------------------------------------------------



极少有可能有人会问你“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这个问题,因为普通人不会有“死敌”克拉克被问到这个问题也非常偶然,起源于一连串的小巧合。

 

或许是宇宙大爆炸开始时某个粒子不小心偏移,导致137亿年后大都会诡异刮起了风,使得走在秋季大街上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士迎风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那喷嚏跟“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这个问题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一连串的因果在当时是不显的,明显事后也没有人知道。如果从宇宙外的观察者角度来看,女士的喷嚏导致她抽出了一张白色纸巾,用完的纸巾不慎被风吹走,刮到了路边正在行驶车辆的前挡风玻璃上,导致驾驶员视线不清,撞上了前面的一辆轿车。

 

撞车的驾驶员叫翠西亚.庞德,她三十出头,一脸精致的妆容,但也遮不住眼角处因为长期熬夜造成的乌青。那这位女士跟我们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她,可以算是露易丝莱恩的“死敌”。星球日报两位女大将势均力敌,平时也互别苗头。主编佩里乐见其成,报社其他人怀着这样那样的心情,总喜欢有事没事撩拨一下两人的紧张关系。于是当车祸发生,翠西亚不慎撞伤了头,需留院观察后,报社的人在那天用心险恶地想要从露易丝口中掏出一些小秘密。

 

露易丝莱恩,何许人也?怎么会轻易踏入其他人的陷阱。往往她才是那个织好了网等着猎物不自觉一脚踏入她陷阱的猎人。于是:

 

“我跟庞德女士并无过节,现在只想庞德女士能早日恢复,重新回来上班。毕竟她近日所做的关于大都会高层受贿,与哥谭市黑道勾结的报道关乎所有大都会民众。我想你们大家也是同样的想法,对吧。“露易丝一边双手快速敲打着键盘,头都不回脱口而出。“再说死敌什么的,我只是个普通人,怎么会有,对不对啊,克拉克”露易丝随口就把祸水抛到了克拉克肯特身上。

 

“什么?”埋在一堆文件中焦头烂额的小记者闻声抬起头来,眼镜已经下滑到了鼻梁最下方,将掉不掉的样子。能清晰地看清楚他如最雨后最美天空的那抹湛蓝,洋溢着天真,无邪和热情(此描述来自某处实验室报告)。

 

“Smallville?他会对死敌这个词有啥理解啊,我看他连敌人的意思都不知道吧,再说,怎么会有人狠心伤害我们的傻大个呢,对吧,哈哈。”出自办公室老喜欢调侃别人的福特,他夸张地用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克拉克的肩膀,企图用夸张地肢体语言,牺牲办公室这个笨拙的,认真的,来自堪萨斯小镇的克拉克形象来博大家一笑。当然效果不错,除了得到了手像是重重拍在铁板上得到的疼痛,也得到了预期的哄堂大笑。大家心照不宣,向来别人的短处总能带来笑料,并非刻意地那种嘲笑的恶意,但确实也算是感觉自己高人一等的愉悦。

 

不管怎么样,露易丝的不予置否和祸水东引,克拉克的不知所以然如同风过无痕,在周五下午,大家都开始放松心情的时刻,小小地引起了反应,又平静了下去。

 

”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这个问题就像投入河中的一颗小石子,初起只溅起了一滴水花,但产生的涟漪却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而又因为这两个人命运的改变,改变了整个宇宙的历史进程。当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到那么长远。

 

办公室那小小的玩笑开过了,就结束了。茫然的克拉克向上推了推眼镜,耳边是同事们的笑声,他本能地转过头去想得到露易丝的回应,却只得到了一个伏案急笔的背影。他又本能地转向吉米,因为吉米常常能在别人笑他的时候提供一些线索。”死敌,他们在说死敌,是说翠西亚跟露易丝水火不容。“吉米一对上克拉克的眼睛就知道他想要问什么。克拉克.肯特是一个很好懂的人,他就像是漫画中美国队长的那种形象,具有一切我们称之为”道德“的好品质。正直,善良,朴实,看似笨拙,却大智如愚。

 

等克拉克想通自己跟翠西亚缺席工作的关联时,大家都已经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了。克拉克只得转回去,重新投入原先的工作。

 

”大都会地下管道·······“这句话,克拉克已经盯着电脑屏幕半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任何完成的迹象。”死敌“这个词一直盘桓在克拉克的脑中,如同伤口处的结痂,明知撕开底下是血淋淋的伤口,是没有愈合的伤口,还是忍不住手贱地想要撕开它。

 

普通人没有死敌,是的。因为普通人不会惹祸,不会妨碍到别人这样或者那样的计划。但是克拉克有,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年轻的时候,克拉克倒是非常渴望成为一个普通人,继承堪萨斯的农场,娶个跟他母亲那样妻子,生一个普通的,可能淘气的女儿。哦,倒不是他不喜欢男孩,只是男孩要是像他,那做父母的一定是太累了。

 

再后来,克拉克遇见了一个人,他有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特质。那个人就像是砸在“坂裘”行星上的那艘宇宙飞船,彻底改了克拉克的整个宇宙,亦或是所有人的宇宙。

 

莱克斯.卢瑟。卢瑟这个姓在小镇人人熟知,自从老卢瑟收购了小镇化肥厂后,他陆续收购了小镇及附近城镇几乎所有的非私人小作坊经营的工厂。当然并不多,因为在小镇这里,美国中部保守的地域,并没有大型制造,大部分的生活用品都来自个人小型的工厂生产。再说,这里是全美重要的农牧业州。化肥工厂是当地极为重要的生产厂商,考虑到小镇80%的经济来源于每年的玉米以及谷物种植。所以可以说,小镇大部分的人都在为卢瑟家族加工,卢瑟当之无愧是小镇的无冕之王。

 

克拉克听着卢瑟这个名字长大,只是他对此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或者什么。对克拉克而言,就像是电视剧中或者报纸中提到的富豪,不论真实还是虚构,与他无甚关系,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产物。克拉克从小接触的是一望无边的田园,朴实地会时不时送来自己种植瓜果蔬菜的邻居以及小镇镇上热情地跟每个人打招呼的商家店主。

 

直到那天,宇宙的伟大安排才刚刚显露了一角。制绳厂的工人因为前天晚上熬夜看球,结果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少拧进了一股绳索,于是运送木料路经小镇外公路的车在颠簸了一下后,一根木柱撞破了这根不合格绳索,掉下了车。

 

事后莱克斯一直纠结在撞到人却没有撞伤人却危急自身却反被撞到的人救了的事,没有领会到这次意外发生的几率有多不可能。就像我们随后扔出去一颗石子,却扔到了身边急驶而过汽车后座客人刚刚打开的饮料罐中,而那客人还是美国总统的那种几率。偏偏是小卢瑟因为闯祸被老卢瑟贬到了一个偏远小镇,偏偏开车时接到了电话却不小心脱手掉了下去,偏偏那根不合格的绳索导致掉落的木头,偏偏因为拉娜心情不好的克拉克徘徊在河边桥上,不愿回家。

 

克拉克常想若不是那样的相遇,是不是一切会不一样。莱克斯安安全全地开车到了老宅,没有碰到独一无二的克拉克肯特。没有生死的刺激,莱克斯还是原先的他,必定厌倦堪萨斯一成不变的乡下生活,拼了命地找机会回到大都会去。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些好事坏事巧事破事,没有过生死与共,没有过背道而驰。那么莱克斯是不是会好好地做个堕落的富二代,夜夜笙箫,不会像现在这样变成邪恶的科学家,想要统治世界,不计一切代价毁灭超人。

 

当然,就算在最恼怒莱克斯的时候,克拉克也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里从来没出现过莱克斯。他根本不敢想。他觉得莱克斯就是那艘落在他这个“坂裘”行星上的宇宙飞船。在莱克斯出现之前,他就像“坂裘”上的普通人一样,因为处于银河系最外端而被大量尘埃包围从没见过星星,从来没有宇宙的概念。而莱克斯之后,他的世界观摧枯拉朽般被破坏得只剩废墟,他跟“坂裘”星人一样,从此之后,多了那份执念。那份任生死,任时间,任距离都化解不了的执念。

 

“死敌”还是“挚友”亦或者其他,克拉克已分辨不清了。无论他在心里做了多少建设,告诉自己多少次。那个人早已经背离和自己肩并肩共行的道路,越走越远了。但他们就像是开端纠缠地茎脉,无论往上生长的枝干离的多远,他们的灵魂同根却无法分割,谁离了谁估计都会塌下去。

 

”克拉克,今天周五你还加班啊,我晚上还有约会,先走了,记得离开关灯。“吉米匆匆地背起包就走。克拉克定了定神,看着屏幕上还是一半的句子,叹了口气,合上了电脑。

 

超人永远不下班。

 

故事当然还没有完结,“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这个问题还有更深远的影响。不知大家还记得翠西亚的车祸吗?翠西亚是头受伤进了医院,那么被撞那辆车的驾驶员呢?

 

容下章展开。

 

 

 

笔者:这故事写成这样,绝壁是我最近银河系漫游指南看多了的结果。糟糕的东西,勉强看吧。PS.今天周六我还加班,不开心 ̄へ ̄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