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点梗CLEX】死敌消失了你开心不(宇宙的“恶意”)2

以为上司出差,就能上班摸鱼的我实在太天真了。今天这章转到莱克斯视角,车祸的影响还在继续。感觉我越写越虐= =还是那句老话,勉勉强强看吧。


莱克斯卢瑟这几天过得很得意,因为不仅军事上的项目获得了国防部的通过,而且莱克斯集团还成功拿下了大都会城西的一块地。

 

能拿下那块地的原因还十分地巧妙,一想起茉西拿来的调查结果,莱克斯不知是感叹自己运气好呢,还是感叹对手的运气差到了极点。

 

派法特实业是大都会老牌的公司,主要集中在房地产投资方面,所以当莱克斯集团想要涉入这些排外性强的行业,理所当然遭到了老牌企业的一致对抗。

 

但是莱克斯集团主业放在科技创新以及军事方面,资金充足。况且小卢瑟的手段比之老卢瑟有过之而不可及。派法特把莱克斯当成死敌,莱克斯却只把他们当成成功路上的绊脚石,一脚踢开就行。

 

这次城西土地的拍卖会是派发特最后的孤注一掷,谁想天意弄人。还记得那场不起眼的车祸吗?星球日报的翠西亚不慎因为一张纸巾撞上了前面的车,翠西亚伤了头,而被撞车的驾驶员却没幸运,他的车因为后面的撞击力,导致驾驶一打方向盘,直接撞上了路边的栏杆,驾驶员被送进急诊室。

 

这跟土地拍卖有关系吗?告诉你,这世界的关系千丝万缕,谁都料想不到驾驶员的妻子听到丈夫出车祸的消息,心急之下,忘了关火,就冲去了医院。而导致屋子起火,好巧不巧烧毁了书房里派法特关于这次土地拍卖的策划书。原来这位妻子正是派法特负责这次项目的经理。所以尽管派法特重新赶出了策划书,但失了一员大将和士气,自然输给了准备充分的莱克斯集团。

 

翠西亚.庞德---星球日报,莱克斯轻抚着报告上的名字,若有所思。星球日报是莱克斯集团的下一个计划,控制了舆论就等于控制了民意导向。这对于竞选议员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但莱克斯迟迟下不定决心,开始对星球日报的收购。不仅是因为一直等着抓自己小辫子的露易丝莱恩,更是因为,他。

 

他,克拉克肯特,莱克斯拿不起放不下,甩不掉忘不了,就像是癌症,杀死了这里,它又狡猾地转移去了那里。他对这个人,比了解自己都多。

 

开始莱克斯当克拉克是他的救赎,当他跌入冰冷的河水,当他困在狭小的驾驶室里时,他没想过会活下去。他的思维回到了小时候,他母亲还在世时,那时还没有朱利安,尽管他母亲对他父亲不假辞色,都对他还是非常温和的。那时候的他和母亲坐在花园里,在明媚的春季里喝茶,听母亲讲她年轻时的事。明媚的阳光驱散一切阴霾,谁都料不到后来的一系列坏事。父亲的强迫,母亲的挣扎,朱利安的出生击垮了做为一个女人最后的那点自尊。如果连生育的权利都不属于自己,那么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必要。他母亲恨朱利安,因为是她恨的那个男人强加给她的,连带着,她也开始恨男人给她的另一个孩子。

 

复仇,是宇宙中最古老的戏剧。朱利安的死亡,母亲的嫁祸,他父亲不愿正视真相的迁怒。哪项都不是一个孩子能承受的重量。

 

莱克斯挣扎在黑暗中,他怒吼着不属于自己的错误,他抗拒着老卢瑟对他的侵蚀同时也渴求着虚构出来的温情。

 

“如果我就此死去,父亲会不会伤心,还是转眼就忘了我,然后把他的私生子接回来做继承人。是不是我再没有机会成为母亲说过的那些英雄,是不是我不能像亚历山大大帝一样成就伟大·················”

 

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光,晃动着,伴随着如同天使般的身影,克拉克救了他。他从没提过其他自己记得克拉克的人工呼吸。和所有他碰过的嘴唇不一样,克拉克的嘴唇平稳,温暖,因为河水有些湿漉漉,但是出奇的干净。就像出生吸入的第一口气,就像上帝吹入灵魂的那口气。”我活过来了“莱克斯当时想。

 

克拉克不仅拯救了现实的他,还给原本他黑暗的世界带来了一线光明。恍若新生的莱克斯本能地想要取悦克拉克,想要亲近他,想要得到他的信任,想要克拉克对他跟他对克拉克一样。

 

但是往往你抓得越紧,越不愿松手,就越容易破坏那份得之不易的珍宝。莱克斯逼得太紧,以至于后来如多米诺骨牌般的崩塌。

 

“比起感情,你更在乎你自己,你的野心,你的报复。你所谓的爱很自私,而克拉克不同。“苔丝曾经说过。

 

莱克斯自嘲地一笑,他们是不同,但开始也没有那么不同。这是后来莱克斯才想到的。克拉克肯特不属于地球,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在努力着融入地球,一开始他笨拙地隐藏起自己,装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场小子,再后来他打算像耶稣基督一般,奉献自己去拯救别人,去迎合这个世界。多傻才会觉得人类懂得感激,忘恩负义刻在人类的DNA里,就像他不是吗?

 

而莱克斯,同样从小因为家庭以及意外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但他从来都知道比起讨别人欢心,让别人接受你,还不如让他们畏惧你,让他们仰视你,让他们不得不反过来迎合你。

 

克拉克的不同在于即便他如此强大,他还谦卑地去贡献自己。如果,如果。莱克斯想,如果我拥有跟克拉克一样的能力,我定然会让世界匍匐在我脚下。

 

但这正是莱克斯恨他的地方。人性,不只是克拉克想要守护的善良,正直,道义,爱;还是嫉妒,惧怕,迁怒,恨。

 

莱克斯嫉妒克拉克拥有无穷的能力却不屑一顾;莱克斯明明知道克拉克若有选择他定会放弃他的特殊,却还惧怕着克拉克会伤害到自己;莱克斯明明知道克拉克何其无辜,却把自己的遭遇迁怒到他身上。莱克斯明明·····明明爱着克拉克,却无时无刻提醒自己该恨他。

 

“克拉克.肯特,你是我的劫,让我成魔。”莱克斯用指尖拂过报告中克拉克肯特的脸,他轻声念到,感觉有些陌生。照片是档案中的那种照片,蓝色的背景,克拉克带着一副笨拙的黑框眼镜。他笑得有些腼腆,让莱克斯想起了那天午后他和母亲见到的雏菊。克拉克更成熟了,也有可能是黑框眼镜的效果。他的嘴角微微多了些细纹。“可能只是我的错觉,”莱克斯心想,“十年,有没有十年?但是对于氪星人来说,停留在成年的时间远比地球人要长。”伤痛,岁月在克拉克的眼眸中留不下痕迹,他那抹蓝色还是那么清澈,坚定。只是,莱克斯现在只能在照片中去寻找,往往面对莱克斯的时候,蓝色会变得深沉起来,就像暴风雨前的大海。

 

他多久没见过克拉克这个模样了,他能见到的只是那个蓝色和红色交错的身影,他能听到的只是愤怒的“卢瑟”。

 

”那又怎么样?“莱克斯抚着似乎还留着克拉克余温的脖子,气息不稳地想,”我不在乎,他没有胆子杀我。”茉西一度不理解莱克斯的理所当然和有恃无恐。直到她看到网络上莱克斯婚礼的照片,才明白莱克斯跟钢铁之躯的纠葛恐怕不止简单称为“敌人”或“死敌”那么浅。

 

星球日报,莱克斯转过椅子,凝视着对面星球日报巨大闪亮的地球标志。他伸出手去,日落下金色的圆球似乎尽在他手。

 

我的,包括你。

 

 

 

你们以为故事结束啦?太天真了,车祸的影响还在持续,莱克斯打算收购星球日报了,他能成功吗?克拉克会有啥反应呢?容下章展开。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