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康纳肯特一团糟的疯狂人生 (五)

原文地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879/chapters/561558

原谅我那么那么久没更新了,不会大家都忘了吧。~~~~(>_<)~~~~实在是每天都加班,周末我又懒么。麻烦大家抓个虫啦

Chapter 5: In Which Conner FindsOut the Truth 康纳知道了真相


康纳发现,那些人们不愿诉诸于口的好故事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压根不想告诉你。


这就是事实,康纳觉得一定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他想,如果他父亲不肯说,那他爸爸定会迫不及待告诉他。事实证明了康纳的想法错的多离谱。


接下来的一周康纳越来越直接地暗示克拉克他想知道,但克拉克一直在躲避。如果不看他的躲避的技巧或者躲避的优雅性,那么他一心一意的态度还是挺让人钦佩的。所以当下周康纳和父亲晚餐时,康纳甚至满怀希望地想让他父亲告诉他。


但是直到临睡前,他才意识过来父亲在左顾而言他。

 

康纳知道巧妙暗示不起作用,他决定采取更直接的方法。在目前情况下,“更直接”是指向除了他两个爸爸以外的人询问。


老实说,如果康纳知道一点“故事”的细节,那么问别人这方法会更有效。但事实正好反过来,每个知道康纳想问什么的人都会礼貌地拒绝分享,并要求康纳亲自去问他的家长。


大部分是礼貌的。露易丝曾经说过“我跟克拉克约会的时候触及到过那些疯狂,我绝不可能再靠近十步距离内。“之类的话。即便是他的祖父也没法帮忙了,因为现在除非得到克拉克的允许,不然他祖父被严格要求不能告诉康纳任何信息。当然紧急情况下不算。


康纳不打算让“没人帮忙”这种情况阻挡他寻找真相。他只需要找到“故事”的证据,不管是什么,他都能用证据让他爸爸开口。


如果克拉克无法避免话题,那他就只能告诉康纳真相。一旦说出了整个故事,那么康纳就能有理有据地要求他父亲莱克斯讲述他自己的那部分。所以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些线索。康纳首先从小镇日报着手,却发现报纸上大部分文章都在试图掩饰或者干脆忽略那时小镇发生的怪事。


所以康纳给克劳伊去了一份邮件,问她是否还有火炬报的旧件。她回复了一个说要告诉康纳父亲们的警告和一张眨眼的表情。康纳从中只能猜测到可能是火炬报的每份旧件上都涉及到了他的两个父亲。


随后康纳得出三个结论。第一很明显克劳伊并不知道学校报纸的管辖权在哪。第二他父亲莱克斯常常将自己置身于致命危险中,而当他得救时,他爸爸克拉克总是围绕在旁。第三他父亲惊人地倾向于向和他爸爸有关的事情中大量地投钱。


所有的结论都很有趣,但是康纳觉得这一切都还不足以让他爸爸开口,解释一切。他需要重料,一些使克拉克无法忽视的重磅信息。


绝望之下,康纳开始在网上搜索关于莱克斯的小报消息。星期四傍晚,他正在浏览关于他父亲第二次婚礼后失踪的一堆新闻。他偶尔发现了一篇关于婚礼本身的消息。康纳快速略过婚礼花卉拜访,蛋糕,新娘礼服,伴娘,以及意料之外没有出席的伴郎克拉克.肯特·················


等下

什么

怎么

这甚至不······


瞬间康纳爆发出极大的兴奋,他找出了所有有关莱克斯婚礼,一共六次的信息,证实了克拉克.肯特是,或者至少理应是第一次和第二次婚礼的伴郎。哇,这绝对是证明了···一些事。现在康纳要做的就是等待他爸爸下班回家。


“康纳,我回来了!你晚饭想吃什么?”说曹操曹操就到。


“什么都行,”康纳回答着,走出房间去到厨房,坐上了厨房柜台的一个架子。


“那就吃意大利面吧”克拉克回复说,拿出一只锅,往里面倒水。


“周始,克劳伊给我发了一些火炬报的旧件,我读了你写的报道”康纳很随意地开口,至少他希望自己听上去很随意。


“恩”克拉克嗯了一声以示回应,一边用他的热视线把锅里的水煮开,然后放到炉子上。


“你写了一篇关于保留本地地标性建筑的社论和关于老泰伦剧院被卖的报道”


克拉克停顿了一分钟,似乎在回忆,然后摆摆手。“不,我不记得了,有什么好的?”


“我挺喜欢的”康纳老实回答道,“但蛮滑稽的,因为你报道出来后没几天,父亲他就显示出要把剧院改造成咖啡馆,而不是像大家原本以为的那样推倒建造成停车场”


“拉娜一发现是莱克斯买下了那处剧院就逼着莱克斯保留下来,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写报道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克拉克自嘲地笑笑说到。“再说,我确信比起建停车场,还是整修改造更能赢得民心”


克拉克说的对极了,但不是事情的全部真相。康纳还留着好一些料呢。“所以你认为他对小镇高中的捐款,比如给整个球队新球衣,是为了赢得公共关系?”


“很久以前我就已经放弃去猜想他做这些事的缘由了”克拉克开始有些谨慎起来,小心地回答说。


“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你加入球队后,他才赞助了球衣”


“康纳”克拉克转身看着他,虽然克拉克没有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但是也差不多了,“你是在暗示什么吗?”


“大概是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是我父亲前两次婚礼上的伴郎”克拉克僵住了,事实上没有人僵直地像他爸爸那样。康纳怀疑这些年他一直抑制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这使得他获得某种超级肌肉控制能力。“你知道多久了?”克拉克问道,在摆脱了暂时的僵直后。


“我仅仅在你回家之前几分钟内才知道伴郎这事,但周一开始我就在查找小报和其他报纸上的信息。在我找到了我真正父亲是谁后,这些奇怪的诡异的事情一直接连不断”康纳发誓他听到了克拉克咕哝着“至少这不是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跟踪狂的房间”的回应,但当康纳问了,他爸爸却告诉他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和你父亲真像”。


康纳花了一分钟来思考有关“邪恶”的所有事,然后他决定其实他父亲还是很酷的,所以克拉克的评论是好事。所以“谢谢”


克拉克深深地叹了口气,“康纳,我觉得我们要好好谈谈”,康纳脑中简短地闪过一系列可怕的事,并打算向他爸爸抗议他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热视线,直到他回神过来克拉克使用的语气。那是“离婚父母”语气,这意味着终于有人要告诉康纳这些疯狂的事了。


克拉克做到厨房餐桌旁,招手让康纳做过来。“一切都开始于你父亲跟我的第一次相遇”克拉克说,陷入回忆的他显出了额纹,“其实应该是第二次相遇,但是第一次我三岁而莱克斯昏迷着,因此这不算真正的第一次”这样的陈述让康纳心底极大地庆幸克拉克没在小镇养大自己。“那时我14岁,正站在桥上遥望桥下的水面。对于一些事或者其他······感到极度不安和仿徨。”


“我打赌你在为你唯一的真爱,拉娜朗神伤”康纳插入了克拉克的回忆。被打断的克拉克抱怨道,“告诉我为什么还让你跟克劳伊混在一块”康纳露齿而笑,用一个白眼提醒克拉克继续下去。“好吧,我那时正为一些事不安,或许和拉娜有关或许无关。反正我正站在桥上。同时莱克斯从路那头行驶过来,驾驶着保时捷,时速60英里。他有可能当时还在接电话。关键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注意到路上掉落的一卷圆柱钢丝。车压过了钢丝,戳破了轮胎,使得整辆车失去了控制。莱克斯直直地撞向我,然后带着我们和车一起掉下了桥,沉入水中。那时我还不知道我自己不会受伤,所以我非常害怕。我想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直到很久之后我才发现一点都没有受伤。那时我唯一想到的就是有个人还困在他的车里,并且没有意识。所以我撕开车顶,把他从车里面拉出来,拖上了岸。莱克斯那时失去了呼吸,我对他进行了心肺复苏,试图救他。”


康纳因为克拉克抛出的特别信息而完全沉浸在故事中。“等下,这是你的初吻?怪不得你们俩后来会搞砸了。”


“CPR跟接吻不是一回事”克拉克反驳道,但是他说话的时候脸有点红,这意味着。是的,那就是他的初吻。


“电视上可不是那么说的”康纳还击回去。


“是吗?那是谁老在那抱怨电视节目中的不准确科学的?”


好吧这话康纳可无法反驳,就微微地瞪了爸爸一眼。康纳能理解相对论但普通电视编剧不懂又不是康纳的错。


“好吧,你给父亲做了CPR,救了他一命。然后呢?他就出于感激让你做他的伴郎?”对康纳来说,这样挑选伴郎的方式真是诡异,不过听上去像是他父亲会做的事。克拉克惊讶地笑了出来,看来是赞同他的推理的。


“不是,那是再后面的事。莱克斯送给我一台新的拖拉机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他用车来感觉你把他从车祸里救出来?”康纳不敢置信。“这真是···怪怪的。”


“有点病态,是不是?”克拉克的这句话明确地表达出在此之前他从来都不会想到这样的感谢方式。“不管怎么样,我爸让我把车还给莱克斯。”


“他不让你保留那车?好惨。所以你救了父亲一命,他送你一辆车,然后你又还了回去。然后呢?”


克拉克耸耸肩“然后我们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当康纳试图理解这一切的时候,他明确感觉大脑停顿下来。这肯定说不通。当然根据奥卡姆剃刀原则,事情越简单越正确。但是康纳原本还期待更难解更复杂的事实。可能涉及邪恶机器人或者克隆人或者紫色的氪星石或者一些镭射有关的。这样的话会好理解地多。(他生活就是这样,康纳突然清晰地意识到,一切都不正常。)


“为什么?”康纳问道。这句话是康纳当前唯一想到可问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对,这是对自己问题最好的解答,所以康纳赞同地点点头。


“好吧”克拉克开始回答说,“你应该问你父亲为啥他想要跟我成为朋友。我想要和他成为朋友是因为······没人能跟莱克斯一样。他是那样又酷又有钱的人,从大都会那样的地方到平淡无奇的小镇。出于某些原因,并不觉得跟一个尴尬的失败的农场男孩一起玩不适合。更不要说他决心像我展示他所有的那些昂贵的礼物和奢侈品。并不完全跟他的钱有关,莱克斯就是那种人,当他在你周围的时候,你感到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我想我并没有解释完全;”克拉克有些羞涩地总结道。


康纳了解这种说话的口气;跟之前杰米.奥尔森谈及克劳伊的口气一样,又或者跟跟康纳学数学一个班的大卫谈起玛丽的时候一样。他爸爸对他父亲有感觉。超人对莱克斯卢瑟有感觉。或者说至少曾经有过。康纳至今还没从上次克拉克抛给他的炸弹中调整过来他的世界观,现在又是一个?在惊天动地的启示中要求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会很过分吗?


“那么如果你们两个人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康纳说,他小心地没有在词上加重心,因为他不认为克拉克知道自己其实是gay的事实。“然后发生了什么?”


“你就是不会问个能简单回答的问题?是不是?”克拉克沉静了一分钟,似乎在试图想出该如何回答。“我不知道莱克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他是如何长大的,但是童年·····对他来说很糟糕。如果你想知道细节,你可以亲自问他。”康纳听过莱克斯讲过在来纳尔多.卢瑟手下成长的一些故事,至少能够知道自己并不想要了解比现在更多的信息。“当莱克斯来到小镇的时候,他迫切地想要找个一个人。我想是朋友还是女朋友还是父母形象的人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他仅仅是需要一个他可以相信他可以托付信任的人。一个他可以完全坦诚相待,并且对方也完全坦诚对他的人,一个能够提醒他生活并不是只有谎言,只有操纵,只有权力的人,一个能够让莱克斯知道自己应该爱自己的人。出于某些想法,莱克斯决定我就是那个人。”


“我对他说谎,很多很多谎言。尽管我有好的理由,但并不能改变我从来都没有足够信任他到告诉他真相的事实。莱克斯有那样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他想要知道一切。所有他知道我在说谎,知道我有秘密,而他就是无法····做不到放手。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质问真相,而每次他向我施压,我就会反抗回去。我会对他生气,朝他喊叫,撒更多的谎话。而每次事情发生,每次我撒谎了,他就退开一点。他失去了对人的善良的信任,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他的父亲。最终我们彼此都放弃了尝试靠近。”


克拉克说的越多,就越听上去像克拉克认为造成莱克斯变得和他父亲一样邪恶是克拉克的错。康纳知道有时英雄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自己的敌人,但是往往是一些特殊事件。他爸爸现在听上去就像在说自己是一个很糟糕的人。他爸爸可是超人;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应该是最好的人。他理应不该让别人变得邪恶起来,甚至特殊意外也不应该。之前的一切都在改变,对康纳来说过重了,他的眼睛有些发痒。


“你让父亲变成了坏人?”康纳问道,他没有擦自己的眼睛,他才没有在哭。


“好了,康纳”克拉克说,这似乎是康纳问出问题后克拉克今天第一次真正直视康纳。突然康纳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爸爸的怀抱,他有些心满意足地发现,这个怀抱就跟之前的那些一样。“我又搞糟了,是不是?”


比几秒更长的时间后,克拉克后退了一点,但仅仅一点点,足够能看进康纳的眼睛,他的双手还放在康纳的肩上。“我没有让你父亲变坏。我们是朋友但是彼此不能信任对方,所以我们渐行渐远。这就是全部了,好吗?”

 

康纳真的没觉得这就是全部故事,这并不好。但克拉克看上去如此坚持,以至于康纳发现自己顺从地点了点头,同意这就是全部。“好吧。”他爸爸看上去并不是相信康纳的回答,因为他闭上了眼睛,揉揉了前额,并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康纳觉得这声叹气是有史以来他爸爸最重的一声叹气。“康纳,我确定我肯定是烧焦了我们的面条,所以我去给我们俩点份外卖。在此之后我会回来,我们可以继续讨论下去,时间长短由你来决定,好不好?”


康纳吸吸鼻子,回答道:“好的。”

***

 

外卖之后他们讨论了好久,直到康纳的喉咙都干涩了。到了他想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康纳觉得自己能理解:两个人,对于他们做的事都带着最好的意图和理由,原本试图成就一些事,但是终结于彻底的灾难。


“康纳,出了什么事?你受伤了吗?”他父亲的声音开始时有些迷糊,更像带着睡意,但句尾的时候应该转成了锐利和担忧。


“是爸爸让你变坏的吗?”康纳脱口而出。


“所以现在我是邪恶的,并且缺乏自主权?太好了”莱克斯语气充满了讽刺,比康纳觉得在半夜时候睡得真香被吵醒的人语气要讽刺地多。“克拉克是这么告诉你的?”


“不是”康纳坦诚到,“他说你们过去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后来他对你撒谎,一次又一次,直到你不再相信他,然后你变成了坏人。”这实际上并不能包括克拉克说的全部,但是是康纳唯一能组织出来的句子。


“我知道了。对于我们过去是非常亲近的朋友,然后直到所有的谎言和秘密让我无法相信他这件事克拉克并没有说错。是的,这的确让我很受伤,而且如果当时他能更坦诚一点,现在事情可能会很不一样。但同时我是能够自己做决定和为自己行为完全负责的成人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可以明天碰面——或者说今天晚上。如果你想要我们也可以继续讨论下去。但现在你必须上床睡觉了。”


“好吧,晚安父亲,”康纳同意道。如果现在康纳能清醒地思考的话,或许他不会对他的父亲说下面的话,并不是因为这句话不是事实,而是因为他仍旧有些害怕会把自己的父亲吓跑。但幸运使然,一切都太晚了,康纳很累,加上噩梦带来的一点点头脑混乱,再说他一点都不能清晰的思考。他说了:“我爱你。”


在这句话后有一瞬间的沉静,但就在康纳被剥夺睡眠的大脑意识到担心之前,他父亲的嗓音,轻柔带点迟疑,回给出了回应,“晚安康纳,我也爱你。”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