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康纳肯特一团糟的疯狂人生 (八)

original author:Nicnac

原文地址在此: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879/chapters/623983

这章看来也很短小啊,不过且看且珍惜啊。很多人都知道原文是坑了啊,所以呢,这章后面只有两章了哦,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

Chapter 8: In Which Conner Attends a Wedding 康纳参加的那个婚礼

到婚礼将至的时候,提姆仍然表现得像个混蛋。如果迪克是他最好的朋友的话,康纳很肯定自己早就能不用笨拙地挖空心思了——阶段二结束地跟阶段一一模一样,等待一个好时机然后抓住它。不幸的是,好机会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更不可能连续两次。他们现在已经在婚礼现场了,正在穿过去往接待区的路上。然后,康纳还是没有都没有。该死的提姆。


康纳环视房间,想找个有趣的人聊聊天。他原本跟着爸爸来的,但随后爸爸跟皮特就开始回忆过去了。而且还不是回忆过去的有趣事。比如“嘿,你还记得那次陨石变异奶牛大闹小镇,几乎要吃了所有人?”之类的趣事,就康纳所知,这事可没有发生过,但要是真有发生,肯定很有趣。相反,他们回忆的尽是些高中的无聊旧事。康纳无趣地离开了那儿。


他走开后找克劳伊和杰米聊了一会,但是皮特,很显然聊完了和克拉克的过去,又来找克劳伊。尽管还是没有变异奶牛的故事,但杰米不知怎么地觉得他们的聊天很有趣。康纳还碰到了新娘,拉娜看上去人很好,不过就康纳看来,她对克拉克太热情了。自从她开始跟康纳套近乎,说起他们俩都是从小丧母,十几岁才遇到亲生父亲以来,康纳觉得有点小尴尬。而且这些事都只是康纳对外的经历,就算真的有发生过,康纳觉得这些事也不应该拿来套近乎。


终于康纳看到了他父亲,一个人坐在桌子那。额,同桌的Hope不算(康纳就知道会是Hope!)因为她一身保镖状态,所以不能算。康纳一屁股坐在父亲身边的椅子上,突然冒出了一个堪称天才的主意。


“我觉得你应该邀请他跳舞”康纳高调宣布。


“邀请谁?”莱克斯拖着长调子慢吞吞地说。康纳愤恨地瞪了父亲一眼,父亲他心知肚明康纳指的是谁。


“你应该邀请爸爸跳舞”康纳郑重其事。


“康纳,你明知道,虽然你的一位家长曾经是红头发,但你不是林赛·罗韩。”


“我更喜欢另外一个版本的”康纳气鼓鼓地说。


“是啊,你也不是海莉·蜜儿丝”莱克斯说。康纳满脑子都为父亲知道女演员的真名感到奇怪,随后他就顺从自己对父亲知道一切的认知。有次康纳小心地挑选了一种很生僻的知识,故意拿去问父亲,给他下套,结果莱克斯能回答康纳问出的所有问题。


“我知道,我还是坚持认为你应该请他跳舞。”


莱克斯转动椅子,给了康纳一个神秘莫测的眼神。“我觉得这真不是一个好主意”


“为什么?”康纳问。


“你知道克拉克跟我已经不是朋友了吧?”好吧,确实如此。不然他觉得康纳为什么会努力撮合他们俩在婚礼上跳舞啊?“除此之外,我可不打算在婚礼上邀请一位男士跳舞。”


“我肯定会”康纳向父亲保证。“如果我感兴趣的话,我绝对会邀请那位男士跟我跳舞的”他会,因为他提不起勇气邀请凯西约会。


“我总觉得你不可能邀请男生跳舞”莱克斯说。


“如果我邀请男生跳舞,那你会不会邀请爸爸?”康纳心甘情愿牺牲自己来成全自己两个爸爸。


“可能吧”莱克斯告诉他,“如果我不邀请克拉克的话你会放过我?”


康纳假装思考了一分钟,然后明快地回答,“不!”


“好吧”莱克斯叹气着答应了,“你邀请男生跳舞,那我就邀请克拉克。但是我不能保证克拉克会同意。”


康纳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父亲。“但你会表现地像普通人一样去邀请,对吧?因为如果你做出疯狂的举动,比如威胁爸爸,如果他不答应和你跳舞,你就会炸了自由女神像之类的时,爸爸他肯定会有原则地拒绝你的邀请。那样可不算。”


“我有足够邀请别人跳舞的能力”莱克斯干巴巴地说。


康纳观察了父亲一分钟,最后点点头。相信父亲没有故意要破坏康纳史诗级计划的意图。“那我去找我的舞伴了”康纳宣布说,跳起来一溜烟跑掉了。


康纳胸有成竹,他已经想到了会答应他一起跳舞的人,只要现在能找到他····在那儿!


“嘿,吉米”康纳悄悄贴近摄影师身边。吉米站在克劳伊身边,他们正在跟一打康纳不认识的人交谈。也许是克劳伊在说话,而吉米只是无聊地站着。太好了。


“嘿!”吉米看上去释然地跟康纳打招呼。“克拉克二世”


“康纳”克劳伊给了康纳一个微笑,然后又转回她跟别人的对话中去了。


“有什么我能效劳?”吉米问道。“希望不是什么我完全不懂的计算机语言”


“我想和你打个赌”康纳说,“如果你帮我一件事,那我保证能让爸爸和父——莱克斯一起跳舞。”


“克拉克和莱克斯?”杰米不可置信地问,“不可能。你这个大小鬼。”


“很好”康纳提出,“我要你跟我跳舞。”


“和你跳舞?”杰米重复到。


“是的”康纳点头确认到,“我说了你要帮我一件事,走吧。”


“好吧”杰米迟疑地说,“就一会。”


他转过身,拍拍克劳伊的肩。“克劳伊?”等克劳伊一转头他就开口到,“我很快就回来,我就去····和康纳跳个舞。”


这句似乎一下子就抓住了克劳伊的注意,她上上下下打量着康纳和杰米。杰米紧张地有点脸红,而康纳回闪了克劳伊一个大大地笑。“去吧”她迟缓地同意到,“你们男生玩得开心点。”


“谢啦克劳伊”康纳一边大声说,一边拽着杰米的手臂,把他朝舞池拖去。路上,康纳捕捉到了父亲的目光,他高挑着眉毛看着康纳。康纳发誓父亲发生了呻吟,但还是愿赌服输地站起来,朝康纳爸爸的方向走去。


“那么”在他们到达舞池入口台阶的时候,杰米问,“我们需不需跳规定的舞种,或者·······?”


“没关系”康纳告诉他,“我们只需要一起跳会就行了”


“哦,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跳会摇摆舞呢?我教你”杰米建议到,“小鸡啄米。”


“真的?”康纳犹豫地问。


“也许不”杰米承认说,“但我总感觉小鸡应该那样啄米。”


康纳耸耸肩“好吧”毕竟杰米帮了他一个大忙,他们能跳杰米想跳的任何一种舞蹈。再说,康纳发现杰米开始教他舞步,这种摇摆舞感觉有趣极了。


“我该不该想要知道康纳为什么跟杰米跳舞?”康纳灵敏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朝向声音来源的地方,果真,是他爸爸和父亲并排站在一块,说着话。康纳忍不住要观察,但他被分神了,因为他不可能一边跟杰米学摇摆舞,一边还能暗中监视他的两个爸爸,偷听他们全程的对话。更别说他盯着爸爸看的行为非常明显。


“他想要让我们复合”莱克斯回答了克拉克的提问。


“那和杰米跳摇摆舞怎么能实现他的目标?”


“他让我答应,如果他能找到一位男士和他跳舞,我就必须邀请你和我跳舞”莱克斯说。“我忘了什么都能答应的奥尔森也参加了婚礼。”


“我明白了”克拉克回答说,听上去被娱乐到了,并没有一点困扰或者厌恶的感情在。得分!


“你会不会介意?”


“康纳只是个孩子,即使他开始追赶着成长,在很多方面他依旧比他表面看上去那样要幼稚很多。我觉得要是他不打算让他家长复合,我才应该担心呢。”


“实际上我问的是,他撮合你和另一位男性不会让你困扰?”莱克斯澄清到,完全巧妙的缓慢地破坏康纳打算把他爸爸陷入“嗜好男性”的计划。


“莱克斯,我是gay”哦实际上他爸爸已经知道这事了。这——能康纳的工作变得更简单了。但爸爸原本早就可以说出来的!


“你是gay”莱克斯重复着,康纳能听出他父亲有多惊讶。


“是的,但你能不能帮我,不要让露易丝知道?她意识到比我更早,我不需要给她更多的理由使她更加自鸣得意。当然如果我打算正式跟男士约会的话,我不得不告诉她。”克拉克以一声叹气结束了句子。


“你永远可以只告诉她你不是gay,只是对方是他而已”莱克斯建议到。


“有用吗?”克拉克怀疑地问。


“出乎你意料的好”莱克斯回答着,“你或许应该告诉康纳。他脑子里你是个隐柜,明明是gay,却不承认。我记得他说玛莎和克劳伊也知道。”


“真的?我可以发誓我告诉过妈妈和克劳伊。我想只是她们从来不提”克拉克说。康纳觉得自己能听到爸爸耸肩的声音。“我只是很诧异康纳为什么不问我,他总是在这些事上很直接。”


“他倒是对我直言不讳”莱克斯同意地说。


“康纳是不是问你,你是不是双性恋?”克拉克语气中洋溢着愉悦。


“更像是他告诉我,我是个双性恋”莱克斯更正到,“再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双性恋?这难道成了一件其他人都知道,就我自己蒙在鼓里的事?”


“没有,我很肯定就我跟康纳知道。我怎么知道,那只能说回顾往事,有些事一目了然,过往如烟。”克拉克说。康纳可以从沉默的时间推断出,他父亲对他爸爸的回答并不满意。但是他也没有再追问。康纳单方面决定这应该是好事。


“那么”一阵沉默过后,莱克斯说,“这表示我们不再彼此视而不见了?”哈,康纳就知道他们俩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你回答我”克拉克回应到。


“那是你的主意,克拉克”莱克斯反击回去。


“不,我当时说的是我们必须停止一直以来的生死相斗”克拉克嗓音中带着紧张和郑重纠正莱克斯的话。“你才是那个决定我们必须尽可能地少出现在对方面前的人。”


“你认为我们怎么样才可能停止对立?什么时候我们能在观念不同的情况不使情况失去控制?”


“什么时候我们真正努力过去控制?”克拉克反驳,“从我成为青少年,我就倾向于对任何一件我不喜欢的事挥以拳头。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过。”


“难道你现在不是了么?”莱克斯咬牙切齿地说,“我似乎记得就上周我的一间实验室就化成了灰烬。”


他们到底是干啥?他们不应该吵架。他们应该好好谈谈,去跳舞然后回忆起自己对对方有多喜欢。然后他们可以再次成为朋友,意思到彼此相爱。然后他们三人可以组成快乐的一家人。这才是康纳计划中应该发生的场景,但是他们俩五分钟不到,三言两语不和就要打起来。


“康纳,你没事吧?”杰米摇摇康纳,拉回他的注意力。


“没事,我很好”康纳回了一个虚弱的微笑,“就进了一点灰,你知道的。”


“你说没事就没事”杰米看到康纳点点头,“好吧,让我们学下一个动作。”


康纳把注意力拉回父亲们的对话上,他听见爸爸在说,“——你知道那是违法的。我——”截然而止。克拉克深吸了口气,慢慢地吐了出去。“莱克斯,你是对的,我有合理的理由去怀疑,但我处理地很糟糕。我很抱歉。”


“你很抱歉?”莱克斯重复着克拉克的话,带着恐慌和震惊。


“是的,我很抱歉”克拉克确认到,“我也同样对之前无数次的过度反应向你致歉。”


“克拉克,你磕了新品种的氪石吗?”


“什么?”克拉克说,“没有,我没有磕任何东西。我只是在努力维持这场疯狂的应该叫做“理性的成人对话”。我们一直以来的问题在于我们以成熟的方式来处理这些,谁都得不到想要的一切。但现在这样,没有实验室会被破坏,没人会被氪石子弹射中,然后每个人都能得到完美结局。”


“是啊是啊,我很熟悉这种腔调”莱克斯,康纳能听到父亲声音中的白眼的情绪。但是那样他时常对待康纳的纵容的白眼。所以也许现在一切会变得好起来。“我只是不认为我们能做到。”


“若无尝试,何以得知”来自克拉克的评价。


“你真的觉得可行?”莱克斯问。


“不,我觉得是个糟糕的主意”康纳脱口而出。他们曾经相亲相爱,看他爸爸之前说了什么?“我们都不能保证不会出现风险,莱克斯”克拉克继续说,而康纳在内心放松地叹了口气。“再说我觉得我们之前的冷战对康纳来说,和之前激烈打斗一样糟糕,会使他苦恼不安。”


“所以你现在的计划是,放下我们之间高山般的问题,理性地处理,克服长久以来的习惯,然后在此过程不知怎么地不让我们的儿子受到伤害?”莱克斯质疑到。


“我从来没宣称自己是位伟大的战略家”克拉克轻声回应,“我想我会把邪恶的才能留给那个在他19岁生日时得到特洛伊围城之战模型的人”


莱克斯被逗乐了,“我猜我不能对一个从来计划只有“给人重重一拳”的人抱有太大期望”


“这不公平,我的计划是“快速移动和无懈可击””克拉克挖苦到。


“你的智慧令我惊讶”莱克斯说,而克拉克大笑了起来。


“嘿,我们不是应该去跳舞?”克拉克建议到。


“我们真是应该像这样鼓励康纳的行为?”莱克斯回答。是的,是的。他们就应该鼓励。


“康纳知道只是一场舞,莱克斯。对不对,康纳?”


该死,他爸爸怎么知道他在偷听?就好像超人还能感知他人使用超能力。


“是的,先生”康纳说。


“怎么了?”被康纳又一次遗忘还在教摇摆舞的杰米问道。


“额,我说看那儿”康纳绞尽脑汁。两句话听上去一点都不像,但是杰米被康纳爸爸们一齐走进舞池的景象吸走了心神,完全没有注意到康纳说了什么。


“简直不可思议,康纳你究竟做了什么?”杰米问。


康纳笑着得意地说,“我就是个邪恶天才”


舞池那头克拉克笑了出来。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