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未授权翻)逼婚计划(四)

original author:Tallihensia

原文地址在此: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4327

今天有点晚了,不过基本上这篇文章都翻完了。还是分成两部分吧,有点小长。莱克斯和克拉克跳舞,结婚,接吻,秘密婚姻都有啦,莱总真苏,其他超英和超反助攻。

正文:

楞了一会儿后,克拉克和莱克斯漫步离开。“我快忍受不了了”克拉克默默地说。

 

“我听说你发情了?”莱克斯用同样轻的口吻回答了克拉克,话语中带着消遣的笑意。

 

“不是我,是康纳!”

 

莱克斯挑眉看向凯西和赛琳娜。

 

“天呐,不”克拉克呻吟到,“保佑这念头立刻从我脑子里消失,不要再让我回想起来。恶。”

 

莱克斯偷笑着,“他想要你成家?”

 

“是啊”克拉克叹气。

 

“为什么?”

 

“天知道为什么”克拉克伸手从侍者手上勾过一杯酒,一饮而尽。“他说他想要个妈妈,父亲也行,什么都行。”

 

“他肯定不想凯西成为他的新妈妈”莱克斯干涩地说。

 

“引用康纳的话就是“其实很简单,就是给克拉克找个伴侣,随便什么伴侣,能有这么个人就好!””

 

克拉克又拿起一杯酒,“我真希望我能喝醉。”

 

“如果你想喝醉的话,我有一些氪石粉末,可以惨在酒里。”莱克斯抛出了饵。

 

有那么一刻,克拉克几乎看上去要上钩了。随后他惊恐地僵住了,他的目光穿过莱克斯的肩头,“哦,天呐····”

 

莱克斯一瞬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后有什么不对,于是扬眉问向克拉克。

 

“超人,能请你跳支舞吗?”一个淡漠地声音飘过。

 

克拉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成了一片空白,覆满了悲催。

 

莱克斯对于克拉克无法说不的低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半侧身子,像来者说,“抱歉,命运博士,超人是我的··”他刻意将句子截断,停顿了一会,“我的舞伴。”

 

莱克斯伸出手,克拉克麻木地将手递给他。莱克斯引领着克拉克进入舞池,徒留命运博士在原地。同时,他还取过克拉克另一只手上的酒杯,交给了身边经过的一个小反派。

 

舞曲声调缓慢,某种程度上让人联想到华尔兹曲。莱克斯微微调整他和克拉克手臂还有手交握的方式,将克拉克带入华尔兹的缓慢流畅的舞步。克拉克依赖着莱克斯的带领,就好似他昨天才刚刚学会,而不是已经学了12年。

 

他们默然无语地随舞而动,任由身边的观众的声音此起彼伏,因为比起凯西和赛琳娜的合舞,莱克斯和克拉克更引人注意。超人和莱克斯卢瑟亲密的华尔兹可比两个女生之间取乐更值得关注。一个性感,令人幻想而着迷,另一个则是新闻焦点,高居人们的幻想或者魔法才能做到的不可思议事情的榜单中。

 

克拉克终于对上了莱克斯的目光,带着对当前情况清醒意识,眼中闪烁着笑意,“为什么每次我们跳舞,我都是跳女步的那个人?”

 

莱克斯挑嘴笑了,小镇的时候,开始那几次舞蹈课上,他故意不告诉克拉克,男女不同的舞步有不同的握手方式。“你真心想要我回答这个问题?”

 

克拉克不满地哼了一声,他转换了彼此的手势,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领导者。莱克斯任由着他。

 

舒适而自然,除了克拉克,莱克斯不会任由自己沉溺于谁的臂弯中。向后倾斜,并由着克拉克带领他来回走步。本能地调整自己的步伐,但其他一切都放开给克拉克引导。

 

“我们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跳过舞了”克拉克凝望着莱克斯,他的目光一刻不离。

 

“是很久没有了”莱克斯赞同,他嚼过话语背后的苦涩。他顺着克拉克转过一圈,接回自己的控制权,转换了彼此的手势,着迷于克拉克退后又掉入他的怀抱。

 

随着旋转,莱克斯提升了舞蹈的难度,他跳了克拉克从来没有学会的舞步。只要舞者全心相信自己的伴侣,知道如何跟随,就算毫无准备,华尔兹也可以变得令人愉快和有趣。克拉克窃笑了莱克斯的小心眼,由莱克斯领着他一次次旋转舞动,沉溺在无法呼吸的瞬间,最终又回到莱克斯的臂膀,展开下一次跃动。

 

曲终,莱克斯有一丝不情愿,不想放开克拉克。但仅仅只持续了一会儿,毕竟,这个世界对超人终有所求。

 

随着最后一次双手交叉,他们缓缓地放开对方,莱克斯弯腰示意,“超人,谢谢你的赏光。”

 

克拉克回答的是融汇着渴望和绝望回忆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却足够平稳,“同样多谢你的接受,莱克斯卢瑟。”他们互相松开对方,朝着相反方向的人群而去。他们分开的时候,人群的交谈声都静了下来。

 

莱克斯又拿了杯红酒,漫步到猎豹女的身边,她正在小口酌饮白水。

 

“不,我不会和你跳舞的”她立马说。

 

“没关系,芭芭拉”莱克斯举杯致意,“说实话,我更情愿坐在这里耐心等舞会结束。所有这些旋转···这是年轻人跳的舞。”

 

“把你这话留给花哨歌舞厅的八十岁老头老太们”猎豹女嗤之以鼻。

 

莱克斯耸耸肩。

 

“不过你们俩刚才看上去确实跳的很好”女反派说的真心诚意。

 

“谢谢”莱克斯冷淡地感谢,把话题转移到埃及神灵和地下崇拜的当前状况上。

 

当莱克斯完成了和超过三个反派谈话,和其中两个人义务性跳舞后,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进行下一次救场了。

 

如果他没有看错,他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克拉克几分钟前刚刚逃到了阳台上,逃避另一次跳舞的邀请。莱克斯想克拉克是不是忘了有超级速度,完全不需要鬼鬼祟祟的逃跑。当然,这个会场里充满了防御措施,超级速度的使用一定会拉响警报,远比他鬼鬼祟祟的行为更引人注目。

 

克拉克的逃跑没有问题,但绿箭想要跟随的意愿更坚定。

 

莱克斯知道克拉克用谁来替代他时,从来都没有感到如此愤怒。他能接受克劳伊,巴特也行,亚瑟确实刺痛,但好歹他承认这个水下英雄严苛地遵守着英雄守则。奥利弗,即使到今日,他都能感到被奥利弗和他密友打败的那种痛苦,体无完肤的嘲弄,让他面临崩溃的边缘,直到他用对待自己父亲的方式去反应——遵从他们的指示,然后尝到一切爆炸开来的痛苦。就是那个人,所有人中偏偏是他,让克拉克交付出他的笑容,他的欢乐,他的信任,他的秘密,他的保护·········

 

莱克斯无法忍受。

 

 

克拉克终于成长着从奥利弗毕业,似乎奥利弗没有。讽刺地是,特别是舞蹈过后,就算莱克斯保留着对克拉克某种程度上的喜欢,他也毫不在乎默认看奥利弗赢得克拉克的手。

 

莱克斯随意地走到会厅的另一边,他穿过没有人能直接看到他的边门。花园里不是完整没人,反派和英雄都想要从拥挤的舞池中脱身,呼吸下新鲜空气。再说,花园里足够隐私的空间供人们做些什么。

 

莱克斯认出克拉克,他转向迷宫的方向,没有走进去,而是绕着走到一边角落,有着一些私人隔开空间的地方。

 

现在能肯定是克拉克了··,当然还有绿箭侠,半曲着腿,包含深情,诉说着对克拉克爱和激情的宣告,想要付之一切来赢得他与超人的后半生幸福。莱克斯叹了口气,抱怨自己为什么要谨慎而舍近求远绕了原路。他不相信克拉克此刻会说“不”。克拉克已经被逼到绝境,快可以把他悲伤的故事拿来卖钱了。他可能会想,而且绝对没想错,如果他说不的话,奥利弗的心会碎。

 

因此,这部分的工作应该由莱克斯来做。

 

“抱歉,奥利弗”莱克斯说,从容地朝前踏了一步,以至于他能完全看到这两人,他们也能看见他,“你不能和克拉克结婚,他已经结婚了。”

 

这两个人都以一脸“你他妈说了啥”的表情看向莱克斯。莱克斯任由邪恶的笑容布满自己的脸庞。“和我。”

 

奥利弗顿时一脸惊恐,而克拉克经历了困惑到被逗乐,企图在奥利弗转回来抗议时,把表情放空。

 

“克拉克!”

 

“抱歉,奥利”尽管努力了,克拉克还是没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口气中的释然。“是真的。”

 

好吧,莱克斯可没期待这样的反应。他以为之前的话能模糊视线,把绿箭侠的怒气转到他身上(并不难),忘了这次求婚。在奥利弗无法看到的角度,给克拉克送去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我会知道!”奥利弗大喊大叫,声音大的整个花园都能听到。对此莱克斯皱了皱眉。“克拉克才不会结婚,更不可能跟你结!”这句话往外滴着恶毒和嫌恶。莱克斯看向英雄脚底下,看看是不是有因为毒液滴在地上冒出的白烟。

 

没有从克拉克那得到任何提示,莱克斯耸耸肩,开始即兴表演,“我们那时还很年轻,可能太年轻了,当然婚姻是合法的。然而克拉克和他父母住在一起,不能让他们知道,所以我们保持秘密。当我们疏远的时候,”莱克斯克制不住他声音中真意的后悔,“我们只是再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所以,从技术上来讲,我们还属于结婚状态。”

 

“我不相信你。”奥利弗站直了身躯,面对莱克斯,带着紧握的拳头和杀人的目光。

 

不幸的是,花园里现在挤满了人。莱克斯可以看到背景里面,康纳和提姆看上去和奥利弗一样惊恐。

 

“奥利弗,我和莱克斯那是正相爱”克拉克插进来,“年轻人恋爱的时候会因爱做些疯狂的事,比如试图隐藏他们的爱。我们本不应该——其实我们应该像我父母坦白,我们的父母坦白。我们应该更努力让事情变好,而不是最终分崩离析。”

 

莱克斯眨眼,“不,我们是不该。”在克拉克露出受到背叛的表情,莱克斯赶紧澄清道,“我们是不该告诉你父母,或父母,因为你爸有把霰弹猎枪。”

 

克拉克的笑容令人炫目,充满了对过去这么多年美好的回忆。“我妈的枪法更好。”

 

“哦,这让我感觉好多了。”


“我不相信你!”或许奥利弗觉得声音大点能使他的反对更有效果。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