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二)【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过渡剧情章~


“亨特船长,时间检测到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城发生时间波动,是否即刻出发前往?”

 

“立即前往,吉利恩,帮我准备所有有关莱克斯卢瑟的资料,并推算如果他消失在时间线上,会发生怎么样的影响。”亨特背靠船长椅,若有所思。就算现在把莱克斯卢瑟带回1992年,也消除不了博士带走莱克斯卢瑟的影响。他必须了解每个偏差的大小,才能决定怎么去纠正。

 

“好的,船长。”吉利恩快速地运算并搜索着历史上关于莱克斯卢瑟的信息,并根据目前检测到的时间波动和波动造成的偏差来进行推算。但因为塔迪斯同样是一台时间机器,因此博士和莱克斯就像是和现实互相纠缠的粒子,其中一个没有确定下来,那么另一个也不知道会处于何种状态。薛定谔的猫,亨特皱着眉头。

 

“哈,公元前马拉坎达的气息,气温58.8华氏度,温度适宜,有点干燥,快来,莱克斯,我们到了。”博士首先打开门,把顶着一头乱糟糟棕发的脑袋伸出去,然后转过头去喊自己新上任的小伙伴。“小伙伴,他可真小”,博士心想,盯着莱克斯有点犹豫不决,迟疑的脸庞,“他看上去只有10岁开外,比当年的庞德看上去还瘦小,我是不是不应该··”

 

莱克斯似乎下定了决心般,他快步走到博士的身旁,学着博士,把光秃秃的脑袋先伸了出去。他还是无法相信这样神奇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尽管他放任自己跟着一个陌生人,走进一间看上去破旧,但是里面比外面大得多的,就像电视里宇宙飞船那样的警察亭。莱克斯从前幻想自己光头外星人同伴来接自己的情景,和如今完全不一样。他幻想中的应该是一艘巨大闪闪发光的飞船,就像企业号那样,银白色,有着漂亮的船翼。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用牵引光束把他接走。可是现在,塔迪斯看上去有点旧,小小的不起眼地就伫立在公园的角落里,只有个神经兮兮,长得一点不像外星人的博士。莱克斯害怕这只是学校里那些天天欺负他的人开的玩笑。

 

中亚带着河谷气息的风吹拂在莱克斯的脸上,他不经瞪大了眼睛。塔迪斯停在马拉坎达西北城墙下,再往东面,是巍峨曲折的扎拉夫尚山脉。马拉坎达位处扎拉夫尚河谷流域,相对地势较低。城市里的建筑带着明显的希腊风格,亚历山大刚占领马拉坎达的时候,摧毁了城市里波斯特色鲜明的建筑。他用希腊风格重建了这座城市。虽然重建的速度很快,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断壁残垣,包括东部的一部分城墙。

 

莱克斯小心地踏出了塔迪斯,回头去看在中东有些灰暗的土地上鲜明的蓝色,担忧地问,“你的飞船可以隐身吗?会不会被人发现啊?”

 

“耶,别担心,我的姑娘本领也大着呢,不仅她不会被人注意,我们身上不一样也不会被发现,而且她还可以直接把当地的语言翻译成你能理解的话,投射到你的脑海里。”博士骄傲地拉了拉领结,严肃地像是在大型拍卖会上介绍自己最宝贵的藏品。

 

“你说的不是英语?”莱克斯好奇的问道。博士楞了一下,几乎没人问过这个问题,而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博士讲的确实不是英语,但也不是他母星的语言。他离开Gallifrey后,就再没讲过自己的母语,因为他觉得很陌生。语言是一种文化的枝干,每一声从口中吐出的语音语调,每一次喉咙的颤抖都会让他想到自己是最后一个会这门语言的人。博士一般用银河通用语,一来他喜欢这门馕斯星人根据银河的振动发明的语言(天才,但他也不清楚到底馕斯人是怎么发明的。馕斯星人是他在银河系中心附近发现的一群人(神),他们没有躯体,只留有意识能独立存在,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听银心旋转发出的不同的振动。明明能直接用意识交流,却非要发明一门语言)。二来博士不想每次开口都提醒自己,如果没有塔迪斯的神奇功能,全宇宙再没有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哈英语,还是中文都一样,你们地球人就喜欢用乱七八糟的声音来交流。就不能学学斯奈尔人用头上的手触碰来交流的方式,快来快来,似乎城里有热闹看呢。”博士慌乱地掩饰了一通,拉着莱克斯的手就往城门走去。

 

莱克斯把好奇掩进了心里,他打量着急匆匆的博士,有点诧异这个奇怪的男人突如其来的寂寞和沧桑。

 

马拉坎达城里确实热闹非凡,亚历山大的驻军原先在巴克特拉港口的冬营,只有他本人和少数的将领会停留在马拉坎达。而如今,城里街道上到处都是穿着马其顿胄甲的士兵。有的人满脸喜气洋洋,有的人却紧皱眉头。博士拉住身边经过的一个穿着鎏金色胸甲的男人。

 

“嗨,这里这么怎么热闹啊,我最喜欢热闹了,他们都看上去喜气洋洋的,你却似乎不怎么高兴?”博士张口就问,一点没有初次见面就过问别人隐私是不对的觉悟。莱克斯盯着被博士随手拽住的那位士兵。他鎏金色胸甲下面穿着棉麻的白色衬衣,身后是暗红色的披风。他长得很英俊,莱克斯心想,尽管脸上有一道陈年的旧伤疤,从左眼睑上方一直横亘到鼻梁左侧。丝毫没有毁去他一分的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桀骜不驯的气息。伤疤!?莱克斯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身边的博士却没有注意到小伙伴的异样。

 

这名战士有点诧异地看拉住自己的这两个人,因为如果是马拉坎达的本地人或者马其顿的士兵都会认得他。眼前的这两个人,奇装异服的,让他升起了警惕。尤其是在这个喜庆的日子的日子里,大家都相对放松了很多。不是所有粟特人都同意这桩婚事,如同不是所有,是大部分马其顿贵族都不赞同亚历山大娶一个蛮族的女人。但是亚历山大有自己的考虑,最能降低一个被降服民族的反抗心,就是与他们通婚。上位者的婚姻从来不是出于自由的选择,但他有时候希望自己深爱的君主,能少一点无可奈何,多一点心之所愿。

 

他紧紧了放在白色衬衣里面,揣在胸口的戒指,“你们是外邦人?”

 

“啊,对的,外邦人,我们来自···”博士转头看了眼莱克斯,似乎想得到帮助,无奈莱克斯盯着对方的伤疤,也不知神游何处去了。“我们来自罗马,对,罗马。”

 

战士谨慎地点点头,看不出是否相信了。他回答了博士之前的问题,“外邦人,你们来的真是时候,今天是伟大的亚历山大,同粟特公主罗珊妮的婚礼。现在同城欢庆,也同样欢迎异邦人加入。”

 

“婚礼!”博士做着口型向莱克斯喊道。莱克斯此时回过神来,拉拉博士的衣角,示意有话要说。博士兴冲冲地想听自己小伙伴的发言,却得到了另一下衣角的拉扯。他恍然过来,原以为弯下腰就行,无奈莱克斯实在太矮了,他踮起脚尖也才能将将把光秃秃的头顶伸到博士的耳边。一旁的战士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们。

 

“他是赫菲斯提安,亚历山大最好的朋友···”终于,蹲下来的博士听到了莱克斯小声的告密。“哈,没想到我随手一拉还能拉到重要人物。”博士转头上下打量了战士,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符合历史上的描述,“哇,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我们是来自罗马的表演者,非常荣幸能为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献上结婚的祝福。”博士摩拳擦掌,无视了频频被扯动的衣角。

 

莱克斯无奈地撇撇嘴,他刚刚才意识到,他和这个男人相识可能还不到一个小时,当然他不知道从现代时间旅行到公元前,这2000多年的跨越需要多久。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永远都不可以把信任托付给别人。他得到过错付信任的苦果,他任由第一个伸出手欢迎他的男孩把他锁在放学后的厕所里。但内心深处,他希望父亲是错的,就像亚历山大永远能相信自己的挚友赫菲斯提安一样,一个人若能将自己的信任和真心安放在另一个手中,那他一定是得到深爱的。

 

莱克斯迎着战士怀疑的目光,证实同伴言语地点点头。赫菲斯提安不置与否,可能他不是很放心这两个行为怪异的异邦人,想自己亲自盯着他们,又或许挚友的婚姻让他心烦意乱,失了主意。他胡乱地同意了,示意博士和莱克斯跟着他,去城内君主下榻的地方。


“耶,我们要去见亚历山大大帝了”博士大声欢呼。莱克斯不由自主的咧开了嘴,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光,这一刻才显出了一点少年的朝气。


评论(1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