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三)【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被我写成了鸡汤式的啰里啰嗦的一大串/(ㄒoㄒ)/~~


正文:


“所以,你们会什么表演?我不曾听说那里部族的人擅长什么音乐表演。”赫菲斯提安漫不经心地问。他的目光也没有落在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身上。大的那个正在四处东张西望,时不时摸摸人家门前的马槽,又趴在道路上去闻闻野花。小的则是一直愣愣地盯着战士,似乎想问点什么,但又张不了口。

 

得不到回答的赫菲斯提安也没有在意,事实上他一点都不想说话。胸口处坚硬的东西膈得他心口一阵阵的疼。哦,亚历山大···他默念着他的君主的名字,让字母一个音一个字的缱绻缠绕在舌尖,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放这份感情。从前,亚历山大是他的,完完整整的,彼此拥有对方全部的灵魂和感情。亚历山大所有的意愿,理想,他的野心,他的伤心像逐年蔓延生长的根,在赫菲斯提安的土壤里越扎越深。有时候,赫菲斯提安觉得他们像是彼此相融的一个灵魂,如今,亚历山大要将他的一部分从赫菲斯提安那里挖走。一个子嗣,亚历山大能从赫菲斯提安那里得到一切想要 的,除了,除了子嗣。他并不嫉妒即将成为亚历山大妻子的粟特公主罗珊妮,事实上,他不嫉妒与亚历山大有亲密关系的任何一个人。亚历山大是他的太阳,他的信仰,他想把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送到他的君主手上,他伤心的是,带给亚历山大延续的那个人,不是他。

 

狠狠地撞击把莱克斯推到了赫菲斯提安的身上,打断了他的愁绪。战士稳稳地按着莱克斯的稚弱的肩膀,把小男孩护在自己的身前。他皱着眉头,看向莽撞的人。那个人衣不遮体,赤脚流着鲜血,在道路上流下了蜿蜒的痕迹。他慌不择路,朝着西北城门跑去,反方向150米开外,有几个士兵模样的粟特人正在追赶他。

 

“那是什么人?”莱克斯靠在赫菲斯提安的怀里,仰起头问战士。战士低头看到了一双碧绿色,清亮的眼眸,在阿波罗神光芒的照射下,蕴开去如同地中海碧青的海面。他注意到男孩的嘴角抿着,鼻翼微微抽动。

 

他在紧张,他知道那是什么人。赫菲斯提安轻轻地推开男孩,让他站稳后才放开手。“那是一个马其顿的波斯奴隶,你看他脖子上刻印。每一个马其顿的奴隶都会被刻上这样的烙印,这样就没有人能逃脱了。”

 

“为什么?”莱克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似乎在害怕。

 

这时博士注意到他们这边发生的事,他走过来,把手搭在莱克斯肩膀上。他掌心下莱克斯的肩膀僵硬着。此刻他又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莱克斯只是一个11岁的男孩,世界还没有向他展露浮在冰山下的事实。

 

“难道你们罗马没有奴隶吗?”战士不解男孩的问题和情绪。

 

远处,被追上的奴隶倒在街道上,粟特士兵用鞭子狠狠地抽在他身上,不仅如此,他们还用脚去踢他身上最柔软的部分。奴隶疼的翻滚起来,他的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憎恨。那种蘸着剧毒的目光让莱克斯从头冷到脚上。

 

“嗨,你们太过分了,干什么,说的就是你们,停不停手····”就在莱克斯和赫菲斯提安讲话的一当口,原先蹲在路上研究花的博士已经冲了上去。

 

鞭打的粟特士兵停了下来,他们看到一同走过去的赫菲斯提安和莱克斯,互相对视了几眼,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

 

博士刚想伸手去拉倒在地上的奴隶,他就踉跄着爬起来,推开博士的手,又仓皇逃走了。临走时,他看了一眼赫菲斯提安的装束,眼里的憎恨快浓得化不开了。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被战士放在心上,他已经有够多的事操心了。“前面就是前来为亚历山大祝贺的表演者聚集的地方,你们还是同他们一起吧,我期待你们的表演。”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被撂下的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博士开口道,“不要担心,表演的事包在我身上,保准让这群马其顿人大开眼界。”

 

“博士,为什么会有人要把别人当成奴隶?”莱克斯突然问道,为什么要杀人。后一句他没有问出口。博士问他想去哪里的时候,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看一眼亚历山大大帝。在书本里,这位年纪轻轻的帝王横扫埃及,波斯,建立起一个广袤强大的帝国。最吸引莱克斯的是,他受到无数的拥护。他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有心意相通的伴侣,有衷心跟随的士兵。莱克斯渴望别人的关注,他渴望成为人群中众人敬仰的焦点。

 

他也在书上看到过“屠城”、“杀戮”这样的字眼,但是从来没有细想过,或者他不愿去想。直到历史以最真实的面貌展现在他眼前。那一定很痛,那个奴隶。父亲只用戒尺打过他,但没几下就被母亲阻止了。火辣辣的疼痛就好像烈焰舔舐在肌肤上,莱克斯有种错觉自己会被焚烧至尽。他只想要别人的敬仰,他不需要别人的死亡。

 

现在他有点不想见那个亚历山大了。

 

“莱克斯”博士蹲下身,他有些生气的目光,迎上男孩微微泛红的眼睛,“因为懦弱,人类因为懦弱才需要从别人的服从那里找到平衡,因为懦弱才会用武力去掠夺别人的付出,因为懦弱才会看不清楚,这个世界上到底谁是真情,谁是假意的。好了,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我可是会弹里拉琴的人,从前有个罗马百夫长教过我,走走走,我谈唱一段‘两千年苦苦等待的百夫长’给你听”博士站起来,拉着莱克斯想往里面走,手却被推开了。

 

莱克斯不满地看着博士,他总是扯开话题。就像每次他问他母亲,为什么和父亲吵架一样。他母亲会冷淡地问他是否完成了学校的作业,丝毫不提他们吵架的原因。莱克斯最恨大人这样,为什么他们不肯信任他,不愿意告诉他真相呢?他现在不想和眼前的这个大人呆在一块。

 

莱克斯转身就跑,卒不及防的博士没能及时拉住他,一转眼,男孩瘦弱但灵巧的身影就消失在马拉坎达复杂的街道上了。

 

城主府的宴会厅里人声嘈杂,奴隶们鱼贯出入着,带着精美的装饰和无数美味的食物,将整个宴会厅装饰得富丽堂皇。马其顿的士兵站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一边监视着奴隶们努力干活,一边交换着彼此的情报和八卦。“听说了吗,今天一大早赫菲斯提安就跑出去了,脸上还怒气冲冲的··”“是啊是啊,我在城北集市那里好像撇到他一眼,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说不定被亚历山大训斥了呢,谁知道··嘿嘿你们知道的”

 

宴会厅角落建筑精美的爱奥尼克柱后面站立着一个人,他有一头浓密而卷曲的头发,面庞光洁而白皙,身材并不高大,但结实有力。不知道他倚在角落听了多久,只是在士兵们说的最过分的时候,他从角落里出来,冷冷地看了一眼噤若寒蝉的嚼舌者,从宴会厅里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能去哪里,心里乱的很。往常不作战休息的时候,他可以和托勒密他们喝酒聊天,可以和赫菲斯提安一起去远足,他们会去马拉坎达的东南面的希萨尔山,往东眺望。“赫菲,你看哪里,你能看到什么?”亚历山大一指指向山脉最远处的东方。血红的太阳悬挂在天边,染开了西南面大半边天空的云彩,他的余光能看到赫菲斯提安落在他脸上的目光,他遥望世界,赫菲守望他。

 

“我能看到无尽的山脉,山脉后面是赫拉克勒斯和狄奥尼索斯曾经前进过的路线吗?”他们还在亚里士多德那念书的时候,亚历山大最喜欢听老师讲东方的那些神奇的国度,那些传说中只有神去过的世界尽头。耳习目染,赫菲自然知道亚历山大的目标在哪里。他们都渴望同祖先,同神一样去到那传说中的地方,超越前人的功绩。亚历山大更渴望征服,而赫菲更希望自己爱人的渴望能够实现。

 

“传言那里有着不下于大流士统治下波斯的国家,那里有着不下于埃及的财富。赫菲,我看到的是未来,我们能建立起一个前所未有的广阔的国家,所有的人能够接触宙斯智慧的光芒。赫菲,那时候你在我身边,就像帕特罗克罗斯陪伴在阿克琉斯身边。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情景,你就像是我的半圆,没有了你,我就不再完整。”

 

赫菲在他身后,用手盖住他的眼,亚历山大能清楚地记得赫菲湿热的呼吸慢慢温热他的耳朵,他的睫毛贴着对方略带粗糙的手掌心,细细的,让他想起希腊爱琴海的海风。“我的王,有时我嫉妒夺去你全部心神的这个世界,有时我好想遮住你的双眼,让你只能感受我的存在。但是我不忍心你的光芒,就停留在我的寸於之地。不愿你的名字,只留在马其顿的原野。我愿做你的翅膀,愿做你的骏马,愿你在万古间刻下名字,愿你在无垠中响彻天地。”

 

他的赫菲斯提安,他的帕特罗克罗斯,他的阿芙洛狄忒。亚历山大心烦意乱,他一边知道作为领导者,婚姻只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作为贵族的赫菲也清楚这点,而且他不会提出任何意义。另一边,他又幻想赫菲会强硬地反对这门婚事。所以今天早上,当赫菲温和地说要去帮忙准备婚礼的时候,他才会蛮不讲理的借口和赫菲吵了起来。

 

“恩哼···”一声呼痛声响起,才把亚历山大从今早的烦心事中拉出来,原来是他和一个小男孩迎面撞上了。男孩正在奔跑,他的速度太快,而亚历山大又没有仔细看路,从让两个人碰巧撞上。男孩的身材太瘦弱,碰上常年征战在外的战士,自然反弹开去,狠狠地跌倒在地。

 

跌倒在地的男孩皱着眉头,没有立即爬起来,亚历山大看到他的眼眶红红的,似乎哭过了一场。“怎么啦?你的父亲不让你吃饱么?站起来,要像个战士一样”话语中,亚历山大伸出手递到男孩面前。

 

“你是谁?”莱克斯把手交给眼前的男人,借势站起身。他迅速地低头抹了一把眼睛,以为别人抓不到他的动作。亚历山大了然地笑了笑。“我叫亚历山大,腓力二世之子。请告知你的姓名。”

 

亚历山大!莱克斯不可置信,他的黑色的瞳孔在碧绿色的虹膜中显得特别明显。莱克斯抬起头,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自称亚历山大的人。在马拉坎达,在伟大的亚历山大婚礼这天,除了亚历山大大帝本人,眼前的人不会是别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鼻子直直的伸向额头,皮肤白皙,这并不常出现在常年野外打仗的人身上。莱克斯注意到他的脖子微微向左倾,他的眼睛,一只湛蓝如爱琴海的海水,一只漆黑如深昼的夜。果然和历史上描述的一样,除了一点——他远比铸币肖像上要阴柔的多,那些肖像都掩盖了他柔和和几乎是与情欲有关的特征(注)。

 

“我叫莱克斯”男孩喃喃地说,还没有从见到真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莱克斯,也是亚历山大的变体。”莱克斯补充到。

 

“那么另一个亚历山大,告诉我,你为什么哭泣?”听到男孩的名字,亚历山大好像有了兴趣,他示意莱克斯跟上他,往城外走去。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杀人,为什么要奴役别人。莱克斯本能地感觉不能问出口,他定了定神,回答道,“我和一个人吵了一架,我讨厌他不肯告诉我真相。你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别人明明知道,却不肯告诉你?”

 

“自然是有的,小亚历山大。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你可以把生命交给他,如果他不愿意告诉你真相,那么你就不要去问。除了第一种,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旁人,如果旁人不愿告诉你真相,有什么关系?你不需要他的真相,你只需要他的价值,只需要他能带给你的好处。”亚历山大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男孩,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身边只有第二种人,那就是你的失败了。有时候,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莱克斯··莱克斯···”从他们背后传来了紧促的呼喊声。

 

亚历山大看到了男孩抿紧的嘴,微笑着,“回见了,小亚历山大,愿海格力斯的勇气加诸你身。”说完,他留下频频朝声音眺望的男孩,紧步离开。现在他想见他的赫菲,不论有多少其他人在他和赫菲的身边来来去去,他们都只是第二种人。为什么他要因为这不关紧要的旁人同自己的伴侣置气呢?

 

“亚历山大大帝,你将会是永远的亚细亚之王,你的名字会永远刻在人类的历史上!”走远的亚历山大似乎听到耳边传来的男孩的声音,他笑着,应该是我和赫菲斯提安的名字一同永远刻在奥林匹亚神殿的石碑上。

 

“莱克斯··莱克斯!”气喘吁吁的博士看到莱克斯后,一把把男孩揽进怀里。他的脸颊潮红着,可以看细汗顺着博士的颧骨淌下鬓角。

 

“这个人真的紧张我”这个念头涌进莱克斯的脑海,他不由自主地用自己短小的手臂回抱身前的人。

 

“太好了,你就像喝醉了酒的拉比特人,你知道拉比特人么,他们最擅长跳跃了,上次我在耐斯特星球上和他们比跳远,简直了。他们就像地球上的那种毛绒绒的生物,叫什么来着,对,就是可以抓来吃的,一生生一窝的····”博士伸手笔画着,路旁的人都怪异地看着他。

 

这才是是这个博士的本质,莱克斯好笑地想。“走吧,我们可以去艾斯克林星球吃冰淇淋,虽然那是小孩子吃的零食,但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也有兴趣去尝尝。”

 

“什么?你不去看那个亚历山大了吗?我还跟人借了一把里拉琴呢,那个人真好,叫赫尔墨斯····”

 

“我才不要听你一个外星人谈的琴呢,谁知道地球人听了会不会有什么反应啊,还有赫尔墨斯的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博士和莱克斯一路吵吵闹闹,亚细亚逐渐西斜的阳光照在他俩身上,拉出来了长长的影子。

 

 

“亨特船长,神秘博士和莱克斯卢瑟已经离开了这里。目前还没有检测到任何其他的时间偏差出现。”

 

亨特神情莫测地隐藏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听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希腊式弹唱。“哼,吉利恩,我唱得是不是要比这人好多了?”

 

“船长?我并没有您弹唱的任何记录,请允许我无法得出比较结果。”吉利恩的声音平淡地没有一丝起伏。

 

亨特摇摇头,责怪自己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作为Rory Williams的记忆一直是他的禁区,他忘不掉失去Amy的痛彻心扉,也忘不掉他们三个人的愉快。但Rory Williams只是他因为接触时间引擎创造出来的幻像,他可以为了Amy守护两千年,可以为了救博士而牺牲,但是那只能是Rory Williams,里普亨特不可以。里普亨特只能追逐着博士,纠正历史的偏差。

 

亨特黯然地离开了载歌载舞的婚礼现场,远处,灌着酒的赫菲斯提安没有注意递给他酒的人把什么东西惨了进去。莱克斯离开的时候忘了提醒赫菲斯提安,三年后,如今意气风发的亚历山大大帝会失去自己最重要的半圆。尽管他创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帝国,但是也逃不开作为凡人的命运。有时候,无关紧要的旁人,才是最应该警惕的人。有时候,最最普通的平凡人,才是历史的缔造者。

 

“去哪去哪?”博士眼镜亮的快跟黑夜里的猫头鹰差不多了。他发现自己的小伙伴还是挺对胃口的,年轻人的活力总能给他带去惊喜。

 

莱克斯绞尽脑汁,他不是很想马上就去见外星人,当然,眼前的这个跟神烦的英国人一般无二的外星人除外。对了,他想到学校里生物学上老师刚刚讲到的生物。每一个小孩子都喜欢,“我们去看恐龙吧!”

 

“恐龙!恐龙!噢耶,主宰地球的蜥蜴类生物,走,让我们把时间倒退2亿年,呼吸一下岗瓦纳大陆的史前空气吧!”博士一推操纵杆。这次莱克斯有所准备,他牢牢地抓紧了护栏。

 

我喜欢这个,他想。


注:这几句对亚历山大大帝的描写截取自A.B.博斯沃思的《亚历山大帝国》,第一章第二节——年轻的亚历山大。其他外貌描述来自网络和此书中其他章节。

对于地理,我是半查资料半编造的。其实我东南西北分不清楚。

预告:莱克斯和博士像打炮一样短暂地停留了一下又离开了。下一章会去看恐龙!有个梗很想写,不过下一章会很短,恐龙完结就会回到DCU了,至于DC哪里呢?看我头像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