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五)【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_╰)╭没有疑问,上章鬼片的背景就是正好遇到了死而复活的二少,你们猜到了吗?这章,初露狡猾的莱克斯和失去记忆,口嫌体正直的杰森化学反应好像挺有趣的。博士被封印喽,可不是我编的,那是time lord的特殊技能。当然还有这种问题没有解答,比如博士和莱克斯干嘛去墓地啦?为什么埃尔蒙德教授会死?蝙蝠怪是啥么东东。TBC


四月天的哥谭阴雨绵绵,即使没有雨滴,云厚得也好像随时能挤得出水来。哥谭石制建筑的屋檐下,滴水兽名副其实,在雨水的连日冲刷中,青苔愈发浓郁,绿得发黑,配合着怪兽鬼影憧憧,狰狞的面孔。哥谭就像巨大的被黑雾笼罩的魔都,连世人的脸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你昨天又半夜才回来,说好是电影之夜的,你却没回来,我们等了你很久”莱克斯在去学校的路上堵到了杰森,他一把拉过杰森的手肘,拖进了旁边脏乱的小巷子里。

 

离开了大都会的莱克斯就像脱离了贫瘠土壤的野草,发开的越来越茂盛。短短时间内,他就从原先的47英寸小个子拔到了59英寸,体重也增加了不少。原先下陷苍白的脸颊也变得饱满红润起来。

 

相比之下,几个月前莱克斯和博士在墓地里捡到的男孩近来却明显瘦了下去。莱克斯清楚地记得自己和博士把他拖进塔迪斯的样子。他身上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和骨头,博士抱起他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手指骨的变形。他的指头都是血,指甲都不完整,混合着泥和木屑。刚抓住博士腿的时候,他还睁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现在已经紧紧闭上了,不时地抽搐着。男孩的脸色青白,露出衣服的部分满是黑得发紫的淤痕。随着每一次微弱的呼吸,嘴边不时溢出黑色的血,夹带着不明的块状物。莱克斯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博士知道,他在战争中看到过,冲击力会使内脏破裂,随着血液溢出体外。

 

他不应该还活着。塔迪斯的扫描也说明了一点。幸运的是,在塔迪斯无尽的空间里,博士专门分化了一间高科技的救护室,这是上次被年轻宋教授毒杀的后遗症。

 

无名氏在救护室足足躺了月余,才挣开了眼睛。得亏了塔迪斯作为时间机器的属性,把一个月的时间硬压缩成了一天,才没耽搁了博士和莱克斯的计划。

 

但是无名氏身体上的伤恢复了,记忆和心神却没有。刚开始的时候,他时而暴虐愤怒,常常突然之间,就把身边能拿得到的东西砸掉;时而平静空白,躺在病床上,眼神放空,不知道在回想什么。

 

“博士,他到底是谁,出过什么事啊?”莱克斯躲在门外,偷偷拉着博士问到。

 

“杰森.陶德,AKA第二代罗宾,是哥谭守护者蝙蝠侠的助手。因为反派小丑设计,被殴打致死。”塔迪斯能轻易查出历史上的资料,博士的神情晦暗不明。

 

莱克斯没有察觉博士的心情,他兴奋地说道,“那他不就是个超级英雄,就像漫画里的那些保护弱者的英雄一样?”

 

“莱克斯,不要告诉他。”博士双手放在伙伴的肩上,郑重其事的交代到,“而且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帮忙,好不好?”

 

许是见惯了博士平时的嬉皮笑脸,突然正经的神情镇住了莱克斯的兴奋。莱克斯抿着嘴点点头,他的肩膀绷紧着,仿佛在说,我能承担起你交代的任何事。

 

博士拉着莱克斯离开了杰森的病房,往塔迪斯深处走去。他们绕过一间堆满杂物的房间,一间半开着门,还时不时传出奇怪声音,博士拉回了好奇要去探看的莱克斯继续往前。莱克斯从来没有到过那么远,或者说深的地方。他闲暇的时候喜欢在塔迪斯里探险,有些房间或是建筑塔迪斯会自动放到他眼前,而有些,比如博士的卧室(到底有没有莱克斯也不知道),怎么都找不到。

 

最后,他们停在一间有着银白色墙壁的房间前,墙壁像是用金属材质造就的,上面刻着很多很多重重叠叠的圆圈,有些空心的有些实心的,大的扣大的,小的填在大的里面。圆圈里面似乎用不知名的颜料涂画的,有银色光芒的流转。莱克斯好像记得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图案,在他绞尽脑汁回想的时候,博士把他拉进了房间。

 

房间也是一样银白色超现代的风格,房间不大,很小,重点是除了房间中间有一台像冬眠舱一样的仪器外,什么都没有。里面墙壁上的圆圈更多了,却有着一种特殊的美感和神秘。

 

“这是什么?”莱克斯指着仪器问,他走上前去,看到仪器旁边还有一个台子。扁平的台子面中间有一个圆形凹下去的槽,圆槽周围有许多细长的线槽延伸开去,同仪器相连。

 

“我不知道用地球的语言怎么翻译,但我个人更喜欢称之为“把时间领主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的封印仪”,博士用指腹划过圆槽。“我们必须把塔迪斯“关机”,不然她散发的“特殊气息”很快就能被探测到。这台仪器能把我彻底变成一个普通人,这样,假"rory"就找不到我们了。”

 

“那我和杰森怎么办?你要丢下我们了吗?”莱克斯心里一紧,一把拉住博士的袖子。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莱克斯。”博士蹲下来,平视眼前的男孩。莱克斯还是没改掉一紧张就喜欢拉他衣袖的习惯,但是眼前的男孩很快就镇定下来。在一路的旅途中,他成长了很多。博士有着家有儿女初长成的诡异自豪感,“莱克斯,我"被封印后"就会失去所有的记忆,所有我的能力,我的记忆都会被封印在一个物品里面。我需要你,需要你帮助我和杰森在哥谭生活下去。”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照顾别人啊”莱克斯有点慌张,虽然他从小不受父母宠爱,但还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后来在和博士的旅途中,他学会了很多,但仅仅是自顾而已,现在要让他来照顾一个失去所有记忆的外星人和一个同样失去记忆,天天精分的,死而复活的前超级英雄。莱克斯感觉要承担的已经不是重担,而是原子弹了。

 

“没问题,放心吧,你可是我挑选出来的小伙伴,照顾人的事绝对没问题。你只要告诉失去记忆的我,你和杰森是我的孩子,然后在哥谭找一间住的房子,把你和杰森送入哥谭中学学习,帮失去记忆的我找一份工作。先不要让杰森知道他的过去,不要让黑漆漆的家伙找到他的罗宾就行了,很简单的,对吧?”博士永远是正经装不了三分钟,他轻快的说完了这一长段话,没等愣住的小伙伴回过神来,就躺入了仪器。

 

“喂喂喂,什么什么,你说清楚再进去啊啊啊啊。”回过神的莱克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仪器运转了起来,但没一秒钟,仪器就停了下来。莱克斯满怀希望博士听到了他的话,停下了仪器。

 

坐起身的男人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在一家奇形怪状的房间,躺在一个奇形怪状的仪器上,身边还有个奇形···不,普通的男孩。

 

“我是谁?我在哪里?”

 

顿时,莱克斯恨不得自己也能躺进去,失去记忆算了。

 

三个小时后,哥谭公园

 

“所以我是个老师,有天带着我大儿子去看电影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然后我和我的大儿子杰森都失去了记忆,而你是我的小儿子,因为当天有考试,所以没和我们一起去。你们的妈妈,我的妻子因为我的邋遢抛弃了我们,我们现在欠了医院的钱,没有住所,没有工作?!”博士,不,现在应该叫他为迈克尔.布朗。这个名字是莱克斯随口取的,他头疼地一手拖着面无表情,不知道神游去哪里的哥哥杰森.布朗,一手拉着自己“老爸”迈克尔.布朗。

 

他还记得三小时前。在抽取了博士记忆后,塔迪斯很快亮起了红灯,莱克斯来不及细想,他拖过迷迷糊糊还在纠结自己是谁的博士,一路狂奔回杰森的病房。病房里,杰森正平躺在床上,听见莱克斯急促的脚步声也一动不动。

 

“快起来,我们得离开这里。”莱克斯把外套扔到杰森的脸上,着急地说。一旁博士停下了喃喃自问,好奇的看向不理不睬的杰森。

 

“快起来,这里就要封··不,这里快要爆炸了,不想死就赶紧跟我走。”

 

杰森慢吞吞地扒拉下来扔在他脸上的外套,坐起来面无表情的看向火烧火燎的莱克斯,“我是谁?”

 

莱克斯快要抓狂了,为什么一个个都问他,他一点也不知道好不好。他知道博士叫博士,有一台时空机器,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而杰森,除了刚才博士的话,让他知道了这个他们墓地里扒拉出来的男孩叫杰森外,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你叫杰森,是我的大哥,他这个人是我们的爸爸,你和他都被车撞了,所以现在脑袋不灵光着。别想了,十万火急的事,快跟我走吧。”说完,莱克斯顾不得杰森有没有接受这番说辞,他上前拉着杰森的手就往外跑。

 

塔迪斯许是知道情况的危机,她把挡在三人路上的障碍物都请开了,才能让莱克斯完好无损的把两个明显拖后腿的人带了出去。

 

等到三人安全离开后,莱克斯回头看去,塔迪斯所在的时空似乎扭曲了,然后化成螺旋状消失在空气中。

 

等到布朗教授带着两个儿子在哥谭定居下来的时候,哥谭已经从夏天走到了阴雨绵绵的秋末。布朗教授凭借自己超强的计算能力和好为人师的热情成功在哥谭中学得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布朗教授接替的是在哥谭中学工作了8年的埃尔蒙德教授。8年在哥谭这个危险的城市已经是很长了,但幸运女神不再眷顾埃尔蒙德教授。据称,他死在自家的院子里。

 

埃尔蒙德居住在哥谭东部,那里是新城,是哥谭警局所在的地方,相对来说治安比其他地方要好一点。当然在哥谭这个罪恶之城,即使是上西区的富人聚集地,也是罪恶四起,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罪恶。因为哥谭的“气氛”,警方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根据初步判断,他并不是死于任何枪伤或者刀伤。法医在他的脖颈后面发现了两个大小类似,相隔不远的小孔。但是无法判定究竟是动物咬伤还是工具注射,而且法医并没有检查到任何中毒的迹象。

 

总之埃尔蒙德教授的离开让布朗教授得到了这份临时的教学工作,顺便也让他的两个儿子转学进了哥谭中学。

 

“我的事不要你管。”被堵到的杰森甩开自己弟弟的手,冷冷地说。

 

“不要我管,当我想要管你吗?我是怕你晕倒在那条巷子里,被人砍死了没人收尸。到时候我才不会伤心,只有那个笨蛋才会看你不回来,坐立不安的。”莱克斯哼了一声,头仰得高高的。却偷偷地用眼角去瞧杰森的脸色。

 

听到那个男人担心自己,杰森的脸缓和了一点。“我知道了,我今天晚上早点会回去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莱克斯 只好跟了上去。他落后一点点,想要跟上去和杰森并肩说说话,又怕得不到回答,只能时不时偷瞄一下杰森的脸色。“你,你有没有想起过去的事啊?”

 

杰森没有回答,莱克斯失望的叹了口气。他知道杰森不喜欢睡觉,因为他一睡着就会做噩梦。常常喊着,“他会来救我的···他会来的”,然后从梦中惊醒,清醒了又不再记得梦见了什么。布朗教授不明白,以为是车祸带来的后遗症。莱克斯对此有些猜测,但他不想说出来。不是因为博士的交代,而是莱克斯有另外的私心,他不想失去他的“哥哥”还有他的“爸爸”。

 

“嘿,你们听说过吸血鬼的故事吗?传说啊,哥谭以前只是英格兰殖民者的聚居地,一个很小的村庄。后来欧洲有位公爵举家迁到了这里,建起了古堡。他们说他其实是吸血鬼,被教廷赶到了美国。旧城区中心有个废弃的公园,据说就是在原先城堡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今天晚上我们组织去探险,你们兄弟俩要不要一起去参加?”汤姆神神秘秘的靠过来,往莱克斯手里塞了一张纸。

 

莱克斯摊开手,纸上画着大大的红色逆十字,写着“惊险刺激夜,解密千年古堡之谜,诚邀您的参与”。“汤姆,你能不能不要成天研究这种东西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吸血鬼呢?我们才不会去。”莱克斯不客气的说,把纸揉成一团,准备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只是在中途被人劫走了。“我会去的,你把时间地点告诉我。”杰森对一脸惊喜的汤姆说。

 

“为什么?你怎么会···”莱克斯不可置信地问。在他印象里面,杰森对这类事情一概不感兴趣。不要说课外活动,连上课都是兴趣乏乏。只要每门课及格就成,从来不见他认真过。“那我也参加。”

 

“太好啦,记得今天晚上在校门口集合哦,我还要去问其他人,先走啦!”达到了目的的汤姆兴冲冲的离开了。

 

“蝙蝠”

 

“啊?”莱克斯没反应过来杰森说的话。

 

“我梦里总是出现成群的蝙蝠,有时会掺杂恐怖的笑声。或许和我过去的记忆有关。”杰森对莱克斯说,“你不是我弟弟。”最后一句话,杰森是贴近莱克斯的耳边说的。

 

仿佛霹雳一般,震的莱克斯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杰森扬长而去。

 

背身离开的杰森勾起了嘴角,他之前并不确定,说那句话只是想诈一诈莱克斯。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他的直觉很准。他是土生土长的哥谭人,就算不去想,也对哥谭方方面面了如指掌。相反他的弟弟和爸爸就像是刚到哥谭的外乡人,什么都不知道。

 

杰森没有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恶意,关心担忧都是真实的。有时他能感觉到莱克斯对他的欲言而止和无缘无故的担心。他猜测莱克斯知道一些连布朗教授都不知道的真相。

 

今天晚上或许是一个好的时机,莱克斯肯定以为他恢复了一部分记忆,杰森期待从中套取出很多的真相。比如为什么他总是能梦到一只巨大的蝙蝠,在哥谭上方遮天蔽日;他经常梦到一个悲伤的中年男子,他是谁,会是他真正的亲人吗?他醒来以后身上的淤青和伤痕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成为布朗家的大儿子的?

 

“作为一个猎人,最重要的是耐心;作为一个侦探,最重要的细节”,杰森不知为何想起这句话,似乎是谁在对他谆谆教导。

 

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细节,杰森心想,开始期待起今晚的活动了。

 

 

是夜,好不容易骗过博士的莱克斯在焦急中只等来了自己放学后就不见人影的哥哥,和一条“我妈不让我出门,其他人也不想去——汤姆”的短信。气的他直跳脚,“那要不我们也回去吧,汤姆不去,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

 

“你自己回去吧,我已经问过汤姆具体的地址了。”莱克斯既是累赘,又是不确定因素。杰森想一个人去,但他也预料到莱克斯固执的性格。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如果你是想去找关于你过去的事,我也许能帮上忙。”莱克斯赶忙表明。

 

杰森皱了皱眉头,这是说明莱克斯对他过去也所知甚少,还是他表示愿意告诉杰森想要知道的真相?把疑问放在一边,杰森拐进早上莱克斯拉住他的巷子,那里停着一辆破旧的机车。他从后备箱掏出了两个磨得完全失去原本颜色的头盔,把其中一个扔给了紧跟上来的莱克斯。“上车,待会听我指挥。如果你不听,现在就不要上车。”

 

莱克斯连忙接住头盔,照着杰森的样子套在了头上,就是搭扣怎么也扣不上。正当他在较劲的时候,有双手帮他轻松的扣上了。“笨蛋,这都不会,赶紧上车。”

 

莱克斯抚摸着扣上的金属,望着身前挺直的背影,偷偷的笑了。

 

汤姆给出的地址在哥谭东面旧城区的中心,而且入口是在废弃的地下铁通道里。旧城废弃的地铁曾经是哥谭交通系统的中心,后来出过好几次事故,加上附近城区的荒废,就逐渐被放弃了。但是目前新造的地铁和旧地铁的连通的。因此他们打算先骑车到最靠近旧城区的地铁站,然后偷溜进去沿着铁路线前往旧城区。

 

手电筒的光在漆黑寂静的地下铁道线并不是很明显,线路是从山壁中开凿出来的,四处凸起的石壁吸收了大部分光,使得杰森和莱克斯只能看到身前几米内的路面。时不时有水从山壁缝中流落下来,在空旷寂静的通道里滴答滴答作响。

 

莱克斯总觉得光照不到的黑暗里,潜伏着什么怪兽,因为他感觉背后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走了很久了,汤姆给的地址准不准确的,会不会是骗人的啊。”莱克斯轻了轻嗓子,他原本想缓和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结果他的声音在通道里造成了回声,显得特别遥远和模糊,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要是觉得害怕,可以先回去。我们到了。”杰森停在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前,这是通道的尽头了。上面写着“东区地铁一线,已封闭”的字样。想必后面就是汤姆所说的旧城区地铁了。

 

门开启并不费劲,因为根本没有上锁。莱克斯狐疑地看了一眼把手处,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穿过铁门,后面和刚才他们走过的铁道线没有差别,只是更破旧了一点。有些地方的铁轨已经断裂,有些索性已经消失不见。

 

据汤姆说,古堡废墟入口在旧城地铁尽头,所以两个人只好继续前进。他们走过的背后,黑暗愈发的浓郁起来。就好像是烟一样,手电筒光只能暂时挥开一阵,很快就又被填充上。

 

“对于早上我说的,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杰森冷不丁地说。

 

早在莱克斯去校门等汤姆杰森之前,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杰森不可能有证据,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今天晚上就不会走这一趟。所以莱克斯推断杰森只是在诈他,想要套取真相。

 

莱克斯既不想骗他,又不想主动揭露自己的谎言而失去自己梦寐以求的哥哥,只好口里含糊的回答说,“你早上说了什么啊,我没有听清楚。你看,那里是不是尽头了?汤姆说从尽头进去,可是哪里有入口啊。”

 

杰森本来就没报太多希望莱克斯会轻易承认,他了解自己的“弟弟”,莱克斯有种与生俱来的商人般的狡猾。

 

他们走到尽头石壁前,才看见有一道大概人侧身才能走的裂缝。杰森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只能看见3米左右深的部分,裂缝倒是越往里面开口越大,再往前,只能看见一团黑暗。

 

他把手电筒固定在自己的腰间,率先走了进去。他不怕莱克斯会不跟上来。果然,犹豫了一下的莱克斯紧紧地跟上去,贴在了杰森的身后。

 

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裂缝就结束了。走的时候,杰森能感觉到他们是在往下走,按脚程,十分钟大概是六、七百米的样子。

 

裂缝后面并不是他们预想中的废墟,事实上,一点人工的痕迹都没有,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裂缝正好开在洞穴西面离地二米的地方。可能是地震造成的,或是开挖地铁时候山体的开裂。

 

杰森有些失望,但还是跳下去,打量起整个洞穴。当他踩到地面上时才意识到问题,因为脚下的地面是平整的。自然形成的洞穴不可能会有如此平整的地面。这时候,手电筒的光已经开始微弱下来,杰森只能借助这点光,去观察四周。

 

洞穴的石壁倒是坑坑洼洼,洞顶有倒挂的石笋。突然,一道黑影从手电筒光束前掠过,还有两只鲜红色的眼睛。杰森赶忙把手电筒照过去,结果发现了东面远处洞顶那么有一团灰黑色的东西,还是不停地蠕动变换。

 

“莱克斯,不要有光,不要出声!”

 

可是没等杰森喊出口,莱克斯已经从包里拿出备用的手电筒,打开朝那里照过去。现在他们俩看见了那团灰黑色东西的全貌。那里倒挂着无数蝙蝠,挤挤攘攘包裹着一只巨大的,身似成人的黑色有翼怪物。那怪物就像放大了的普通蝙蝠。

 

光在它紧闭的眼睛前一闪而过,莱克斯听到杰森的警告后立马关上了手电筒,但是已经晚了。怪兽挣开了眼睛,它的眼睛是漆黑的,比四周的黑暗还要黑。和普通蝙蝠不一样,它似乎并不是靠超声波定位的,它明显看到了莱克斯和杰森。

 

巨大而尖锐的声音在洞里想起,震的莱克斯和杰森一阵头晕。等他们回过神,怪兽已经张开近3米宽的翅膀向他们冲来。

 

“快跑!”在杰森身后的莱克斯慌忙去拉跳下裂缝的杰森,可是没等杰森爬上去,怪物已经近在眼前。杰森咬了咬牙,奋力把手电筒投掷过去。也没看有没有打中,放开莱克斯的手,往地上打滚。躲过跟在怪物身后大群的蝙蝠。撒腿往反方向跑去。

 

“杰森,不要,快回来!”杰森能听见身后莱克斯凄厉的叫喊,但他自顾不暇。手电筒打在怪物的翅膀上,让它吃疼了,愈发激起了凶性。它知道往东面跑的那个人就是攻击它的人,所以它没管裂缝里的莱克斯,羽翼一转,轻巧的转身往杰森冲过去。

 

就算杰森再怎么快,也快不过怪物飞行的速度。他心头一紧,耳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急忙低头打滚,躲过了怪物爪子的攻击。但还是不够快,锋利的爪子蹭到了右脸,瞬间杰森就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和粘稠的液体滑下脸颊。

 

“你去死!”正当杰森躲不过这次攻击的时候,一个物体飞过来,重重地打在怪物的头上。回头看去,狼狈的莱克斯站在不远的地方。“哼,连翼手龙都躲不过,我不信你这个怪物可以。”

 

头部的攻击让怪物停滞了一会儿,但很快它就回过神来,愤怒地冲向胆敢攻击它头部的人类。“快躲开,你个笨蛋,回来做什么!”杰森奋力大喊,他朝莱克斯扑过去。两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而此时杰森的背后被怪物的爪子划到,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杰森想要站起来,突然一阵晕眩上头,让他瘫倒在莱克斯身上。“坏了,怪物的爪子有毒。难道今天我和莱克斯逃不出去了?”

 

此时怪物在空中轻巧地翻转了一圈,再次向地上的两个男孩冲去。

 

莱克斯已经闭上了双眼,他抱着杰森的手能感觉对方背后不断流出的血液还有浓重的血腥味。“如果未来的我死了,过去的我会不会还存在,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其实并没有死?还有杰森,他是死而复活,还会再死一次吗?”临到生死关头,莱克斯想到的竟然会是这些。

 

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鼓动在两人耳边。杰森这时候已经撑不住了,他模糊之间,看到从东面盖过来一个巨大的黑影,似乎和怪物一样。黑色的恐怖的蝙蝠状的影子。他模糊感觉到,莱克斯倒吸一口气的震惊,然后所有的声音逐渐喑哑压低下去,他渐渐沉入了暗黑之中。


TBC


评论(1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