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七)【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总感觉每个人的情绪过渡写得不流畅,但是我尽力了,一共五个人,都是很难把握心里的人啊,都是很聪明很聪明(反正比我聪明多了)。互相试探,这章写得很艰难,勉强看呗


正文:


“宇宙,最终的疆域,但是,数学,才是你们扬帆起航的飞船···”布朗教授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底下的同学却个个东倒西歪。“盖斯特,说你呢,起来起来,说说看,你怎么看待数学。”他好像背后长了眼睛,没有回头就准确了点到了一个已经偷溜到门边的学生。

 

被逮到的盖斯特只好尴尬的回过身,朝教授笑笑,蹑手蹑脚的坐回自己的座位,却不想引起了旁人的哄笑。整个教室瞬间人都清醒了过来。

 

而此时,学校外的咖啡馆里,两个人正眼瞪眼,沉默不语,谁都没先开口,生怕自己在气势上露了怯意。

 

“现在是上课时间”一人略带谴责。

 

“你约之前怎么没想到?”一人争锋相对。

 

耳边传来人工智能的轻笑,亨特叹了口气,眼前的这个人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现在还得靠他才能离开这个年代。

 

在白垩纪侥幸让莱克斯和博士逃脱后,亨特是想立马追到2005年的哥谭带走莱克斯的。但是当他想要降临在2005年的时候,发现这个时空已经被封锁了。想到这里,亨特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吉利恩是用时间偏移来追踪的,除此之外,博士作为当前宇宙唯一的时间领主,当他不在塔迪斯里的时候,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息可以用来锁定。这个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亨特,还有一个自然是博士的死敌。

 

博士自己也知道,所以他才会在塔迪斯修复之前,把自己“封印”起来,作为一个普通人,带着莱克斯和杰森生活在哥谭。亨特既无法进入2005年,也锁定不了博士的气息,只好降临在2004年,在哥谭生活了一年,用普通人的手段去寻找。

 

但即使找到了博士和莱克斯,亨特也暂时带不走他们。塔迪斯需要时间来修复,在博士“解开封印”之前,塔迪斯无法自行解开对时空的锁定。于是,亨特和莱克斯,博士一起被困在了这里。

 

唯一的方法就是恢复博士的记忆,但莱克斯既不会自愿去做,亨特也做不到去暴力威胁一个才12岁的男孩。

 

“你怎么才愿意跟我离开,如果你担心被父母责怪,我会把你带回你刚刚离开的时候。”亨特抿了口咖啡,慢慢地说。

 

“博士也能把我带回刚刚离开的时候,为什么我要跟你走。”莱克斯不紧不慢地反驳道。

 

亨特放下手中的杯子,“你知道博士之前同伴的经历吗?”

 

“我听说过一点,那又怎么样”莱克斯不满地说,带着防备。

 

看着眼前像是面对威胁,弓起身要炸毛似的男孩,亨特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

 

莱克斯紧接地立马开口,“我在塔迪斯里见过一张照片,上面有个人和你长的一模一样。所以你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劝我吗?”

 

亨特有点惊讶莱克斯的敏锐,他是想用Amy和Rory的结局说事,但临到头,又迟疑了。他之前是忘了这个12岁的男孩不是普通人,他是亚历山大.卢瑟。未来的他做过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他杀死过超人,他做过总统,他冷酷无情,玩弄人心。世人每每惊讶他那震惊的罪行,少有人记得他惊才绝艳的设计和发明。就算年纪小,亨特也不可以轻视。

 

再则,作为Rory的经历是他的禁区,要提起,就像是在剜旧伤口,每一次都是鲜血淋漓。

 

“为什么是我?我不信你说是我父亲托你带我回去。你说你是时间猎人,追捕的是扰乱时间线的人。”莱克斯直视面前男人的眼睛,他听博士说过,输人不输阵,要从气势上压倒对方,谈判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对方看出你的怯弱。“所以,我是扰乱时间线的那个人,你才要带我回去,对不对?”

 

这件事莱克斯想了很久,虽然他不清楚博士和这个叫亨特船长的爱恨情仇,但他看得出来亨特是针对他而来的,不是博士。

 

“你了解时空吗?”亨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抛出了问题给莱克斯,但他顿了一下,没有让莱克斯回答的意思,自顾自说了下去,“你看过电影,时空很像是一部电影,由一帧一帧的画面组成,从一开始就是写定的。当你从一段时空里面抽离的时候,你其实已经创造了一个时间悖论。从电影里面抽掉一帧,会使连贯的电影断开。时空比电影要复杂的多,你离开1992的时候,你后面的人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连带着所有与你有关的事情,人····”

 

“是不是还有一个我在2005年?”莱克斯打断了亨特的话,他有一点模糊的概念了。如果时空只是当前所有物体运动和相互作用的属性的话,那么过去就已经完全消逝,未来永远不可能存在,一切一切就只有现在状态的存在。时空旅行就不可能存在。既然有时空旅行的存在,就表示在时间上,过去现在未来同时存在着。他从原有的时空离开,就拥有了两条独立的时间线。如果他永远不回去,那么原先的时间线会缺少一帧而断掉,原本存在的未来会消失。如果他回去的话,拥有现在记忆的他就是将两条时间线重合在了一起,会造成未来的混乱乃至崩溃。

 

“那么博士原先的伙伴呢?他们没有对时空造成破坏吗?”莱克斯有些混乱,但还是本能地想要抗拒自己可能会给世界造成破坏的真相。

 

“他们没有一个带着旅行的记忆回到了出发的地方。”这句话一出口,让两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你在转移话题,你并没有说实话!”莱克斯从混乱中抓住了一丝线头,“博士和他的同伴在过去做的事,同样会引起时间偏移。为什么你专门针对我,要将我带回去。”莱克斯一边说,一边想,思绪变得清晰起来。“是因为我对未来很重要,对不对。如果我一直不回去,就可能引来未来的巨大变化,会发生什么,你告诉我。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回去。”

 

如果不是站在对立面,亨特几乎要为莱克斯鼓掌了。他如此聪明地从亨特透露的一点点信息里面抓取了最重要的部分,并且推导出了正确的方向,还能用此为自己增添筹码,不愧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

 

如此一来,亨特有些不好把握了。他没有说的实话多了去,比如他不是受时间委员会交代,因为委员会早就被人消灭了;比如他现在是个自由的时间猎人,过来追捕莱克斯不乏夹杂着他的私心。“咳咳,我不能透露未来会发生的事,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拯救过地球。”

 

但其实差点毁灭人类的也是你,起码有你和超人相互牵制,地球才不至于步向真正的毁灭。这可不算是我骗你,只是我没有说出全部的真相。亨特不怀好意的想。

 

莱克斯听了这话,怀疑地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但又忍不住构想未来他拯救世界的样子。他想象着自己受人敬仰,受人爱戴,父母也会为他而骄傲。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莱克斯强做不在意的问。

 

亨特笑了笑,果然只有这样才能吸引莱克斯卢瑟的在意,“我只需要你让博士恢复记忆,那么塔迪斯就能解开对这个时空的封锁,我就能带你回到起点。”


莱克斯皱着眉头,他还是有点迟疑,“那样博士会怎么样?你不会伤害他的,对不对?”

 

“自然不会,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某种程度上,博士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也不愿让他受到伤害。”亨特郑重的保证。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让博士恢复记忆啊,他什么都没有说。”莱克斯苦恼的说,他之前也思考过自己和博士的未来,虽然他愿意和杰森以及博士过普通人的生活,但内心深处,他清楚这样平凡的日子并不会长久。

 

“带我回家。”

 

“啊?”

 

“带我回你们家,让我就近观察,或许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亨特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见过什么东西是博士一直随身带着的?”

 

“恩··”莱克斯苦苦地回想着,是什么呢?不知道是潜意识的作用,还是博士想做英国人的意愿太强大,变成布朗教授的博士平时做喜欢的穿着就是英国典型三件套,杰森总是喜欢吐槽他装模作样,较真的还怀揣一只怀表····等等,怀表!

 

莱克斯没有任何印象这只怀表是从哪里来的,现在想想,失去记忆还带着两个成长期男孩打着临时工的布朗根本没有钱去买一块怀表,而且莱克斯撇过一眼,那上面的花纹像极了塔迪斯里的那个房间上的圆圈。

 

想到这里,莱克斯抬头看了一眼亨特,发现他正巧低头去喝咖啡,并没有看到自己恍然大悟的表情,便默默地按下了猜测,站起身来。

 

“放学后,学校门口见。”

 

亨特闻言一笑,微微一笑,“合作愉快”。然后满意地看到莱克斯生气的皱起了眉头,不给好脸的扬长而去。

 

布朗教授顶替了曾经执教多年的埃尔蒙德教授,顺便也接手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在学校右翼的尽头,有些偏远又在雨季的哥谭有些湿冷。但出于自己能独占一间办公室,布朗教授就愉快地接受了。

 

天色渐渐黯谈下来,原本好不容易只有一点点云的天转眼间就布满了乌云,湿气很重,怕是有大雨要下。布朗揉了揉盯了快半个下午的教案,转头去看放在书桌后面的大钟。


直到看到钟面上时针指向的12,布朗才反应过来,大钟已经坏了有两天了。

 

埃尔蒙德喜欢古典的装饰,所以他整间办公室都是维多利亚式风格的装修。出于钱包的考虑,再加上布朗也不讨厌,所以除了替换了诸如杯子之类的个人用具,其他都没动。这座大钟就是,怕是埃尔蒙德从旧货店淘来的旧货,在哥谭多年阴湿天气的摧残下,坏在了布朗教授的手里。

 

布朗环顾四周,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确认时间的东西。他透过窗帘去看外面的天,预估着光线大概已经过了下课的时候。

 

这不,正当他猜测的时候,从半掩的门口偷偷伸进来一个光亮光亮的脑袋。“教授,我们今晚吃啥?”

 

布朗笑着收起了铺在书桌上做了一个下午的教案,朝门口自己的儿子走去。他摸摸莱克斯的脑袋,十分满意手下触及的光滑。

 

“你想吃什么?意大利面,还是中餐?对了,莱克斯,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两个人一面朝外走去,一面对着话。

 

布朗身边的莱克斯听了这话却另有想法,他像是随口问,“你不是有带怀表吗?怎么问我?”

 

“啊?”布朗像是第一次想起这件事一样,他困惑地看向自己的右边的口袋,感到沉甸甸。“我有一块怀表,对啊,我怎么一直没想到过这事呢?”

 

莱克斯看着布朗带着困惑从口袋里掏出了怀表,他凑过去,一眼就看到了盖子上熟悉的圆圈,一圈套着一圈,大大小小,应该是银色泛着光泽,这里却是暗淡的。这时,莱克斯突然想起了那台“把时间领主伪装成一个普通人的封印仪”旁平台上圆形凹槽,正是怀表的大小。

 

“别打开!”莱克斯急忙拦住想要打开表盖去看时间的布朗教授,没想晚了一步。教授已经在拧盖子了。

 

“咦,这个盖子根本打不开啊,这块怀表真的有用吗?”布朗怀疑地上下端倪着表。没注意到身边的莱克斯松了口气的样子。

 

看来这表确实跟博士的记忆有关系,但要让博士恢复,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莱克斯心想,此时他一想到校门口那棘手的亨特,还有到现在没有消息的杰森,说着“这事没完”的蝙蝠侠,头隐隐疼了起来。

 

果不其然,莱克斯和布朗一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站在铁门外面笔挺挺的亨特船长,一身灰黑色的风衣,让他在三三两两背着书包走出校门的学生里面特别明显。

 

可能是注意到了莱克斯和布朗明目张胆的打量,亨特立马就回过头来,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布朗,这里”

 

布朗教授特别无措朝身后看了看,再回头去看这个口里叫着“布朗”表现得特别熟的男人,才勉强确定他是在叫自己。

 

“他是谁?我的前男友?”

 

此话一出,顿时收获了自家儿子的一张黑脸,和面前男人的一张红脸。

 

“所以说他以前是我的好朋友,住在大都会,现在听说了车祸这件事,赶过来看我,顺便在我们家叨扰几日?”博士偷偷地向坐在身边的莱克斯问道,“你确定他不是我什么前男友?”

 

莱克斯黑着脸说,“你又不是gay,为什么逮着前男友这个身份不忘?”

 

博士偷偷地抬眼看了下好像假装在打量他们家,但实际竖起耳朵想听悄悄话的亨特,扭扭捏捏地说,“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他很符合我的口味啊,你看他细长的腿,消瘦的脸,精瘦的腰···”

 

“爸!”莱克斯不想再听下去了,他现在很肯定博士和这个亨特船长之间是真的爱恨情仇,“我饿了!”

 

布朗教授流连了一会儿亨特的腰,才不舍地去厨房准备晚饭了。而他一离开,亨特就放弃假装,立马做到了莱克斯身边。

 

莱克斯嫌恶地往旁边挪了挪,一点都不想去看这个有意无意勾引自己“爸爸”的 人。

 

“对了,你昨天说杰森去他朋友家过夜了,那他今天晚上会回来吗?”布朗探出头来问,得到了莱克斯的摇头后,失望地钻回了厨房。

 

此时,被问及的杰森也在客厅里,正等着阿尔弗雷德煮的晚餐。他主动提议去厨房帮忙,结果被“杰森少爷,您是病人,如果您完全康复,我是很乐意您的帮忙的,但是现在请您和布鲁斯少爷一起去客厅等吧”一句话送回了客厅的沙发,还被塞了一个电视遥控器。

 

杰森不自在地按着遥控器换台,完全无法不去在意坐在身边仅仅一手宽距离的布鲁斯韦恩。布鲁斯一整天都穿着一身睡衣在大屋里走来走去,从早餐到晚餐,丝绸睡衣宽松地挂在布鲁斯精壮的身上,前面的衣襟敞开着,露出布鲁斯坚实的肌肉,而下摆还不到膝盖,一步一走之间,可以看到他紧实瘦长的大腿,以及偶尔露出的被丝绸内裤包裹着的腿间风光。

 

杰森告诉自己不要去看他,却还是一不小心撇到一眼,就移不开目光,心里暗骂着“禽兽”,脑子里却忘不掉看到的景象。

 

杰森像屁股下面扎着针,情不自禁地挪动着往沙发边缘移动,想尽量远离身边这个“移动的荷尔蒙”。然而不觉间,他已经移动了最边缘,而不自觉。

 

“小心”布鲁斯口里说着,大手一揽,轻轻松松地把差点要掉下去的杰森揽在了怀里。因为作用力,杰森一头撞进布鲁斯的胸膛,一股热气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包围了他。

 

一瞬间,杰森回想起了过往,他想不起来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个怀抱的温度了。还小的时候,布鲁斯会抱他,但很少很少。一来是他们本就不是普通的养父子,二来杰森防备心强又倔强,尽管心里再怎么渴望享受父亲的怀抱,表面上也故作嫌恶不愿承认布鲁斯是他的父亲。


倒是蝙蝠侠抱过他不少次,刚开始作为罗宾和蝙蝠侠一共巡逻,打击罪犯的时候,杰森还不够老练。他受过这样那样的伤,那时蝙蝠侠会黑着脸,严肃的教育他,再温柔的把他抱上蝙蝠车,或者抱回家。杰森会偶尔允许自己装作受伤难受,装作自责悔过,把自己埋进蝙蝠侠宽阔的胸膛。或许战衣是冰冷坚硬的,但杰森能感觉到男人身上传递过来的温暖,能记很久很久。

 

再后来,罗宾渐渐成长起来,连同抽拔长大的杰森,便再没能得到过一个他记忆中令人沉溺的怀抱。再后来,有一个疯子让他们生死两隔,那最后一个拥抱,杰森已经无法感受到了。

 

“布鲁斯少爷,杰森少爷,可以吃饭了。”阿尔弗雷德推开客厅的门,手上还带着隔热手套,端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汤。

 

回过神的杰森一下子推开了身前的布鲁斯,用力过猛,甚至把布鲁斯推到在了地上,杰森愣在那里,手足无措地不知道去扶 ,还是转身视而不见。

 

突然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只手,布鲁斯笑意满满地坐在地上,把手伸向杰森,还特意在他眼前晃了晃。

 

“杰森少爷,我突然想起来厨房还在炖肉,您能过来帮我摆一下刀叉吗?”阿福头也不回,将锅放在桌上,开口说道。

 

这句话一下子解决了杰森的两难,杰森瞬间缩回快要伸出去的手,绕过沙发,把赖在地上不起来的布鲁斯丢在原地。

 

“布鲁斯少爷,我以为这间屋子里只有杰森少爷是病人。”没有把目光给布鲁斯一点的阿福走向厨房,路过沙发的时候说到。

 

布鲁斯只好尴尬地伸回手,转而默默自己的鼻子,悻然地站起来,做回了沙发。眼睛却偷偷去看默默在餐桌旁摆着餐具的杰森。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

 

另一边布朗餐厅倒是宾主尽欢,当然这里面不包括一直默不作声,低头扒拉意大利面的莱克斯。

 

“你喜不喜欢这道菜,冻鱼条蘸蛋奶酱,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方,对不对莱克斯?”博士兴冲冲地向亨特推荐他刚刚做出来的菜。

 

“很好吃,很···很有家乡的感觉”亨特迟疑地拿起一块冻鱼条,低着头慢慢地咀嚼着。一模一样的味道,满嘴的苦涩。

 

“家乡?你家乡原来是哪,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吧,是同乡吗?”博士拿起一根冻鱼条,往蛋奶酱里重重的按下去,直到整根上面沾满了酱,才心满意足地放进自己的嘴里。

 

“恩,一个小镇Leadworth,在英国,镇上有一个广场,广场旁有一个没有鸭的养鸭池。你以前总是疑问明明没有鸭,为什么要叫养鸭池呢····”亨特说道这,不禁自己笑了出来。

 

“英国小镇!我就感觉自己是英国人。美国才不会有我这样帅气有才的gay····”布朗挺着胸膛,完全不知道自己开口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

 

“你是gay?”“你才不是gay!”亨特和莱克斯异口同声地喊道。“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是gay,爸爸?!”“你娶了我女···你和一位女士结了婚,你怎么可能是gay?!”

 

“你们是说莱克斯的妈妈吗?我完全不记得了,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我对女性没有兴趣啊,难道车祸能转变一个人的性向?还是···莱克斯,你和杰森真的是我的孩子吗?”布朗缓缓地说,认真地看着莱克斯。

 

莱克斯停下把意大利面搅得一团乱的叉子,他有点不敢直视布朗的眼睛,旁边两个人没注意的亨特,仿佛若有所思。

 

沉默的气氛正在蔓延,一同几十公里外的韦恩庄园。


“我想回家了”杰森冷冷地说,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在宣告,不论是否反对,他都要离开韦恩庄园。他恢复了记忆,他知道布鲁斯应该已经察觉到这点,他不想这在这里和他虚与委蛇。愤怒和仇恨在心里燃烧得旺盛,在韦恩庄园,在布鲁斯面前,他无法思考。

 

“你的伤还没好”

 

“我该死的伤一点都没关系!不要再装了,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恢复了记忆,我是该死的已经死过一次的蠢货杰森.托德,不是那个被你救了,傻傻留在亿万富翁家里养伤的杰森.布朗。收起你该死的伪装!”杰森一把甩下手里的刀叉,愤怒地站了起来。

 

“杰森,我···”布鲁斯伸手去拉他,没碰到的时候就被重重的打开。但蝙蝠侠可是轻易会放弃的人,不顾杰森的反抗,牢牢地拉住了他的手臂,然后也站起身来。

 

“杰森,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已经回到家了。那两个自称是你弟弟和父亲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

 

原本听到“家”的时候,剧烈挣扎着的杰森已经稍稍缓和下来了,谁知一听到布鲁斯说莱克斯和布朗不怀好意,瞬间就像被点爆了的炸弹,爆了开来!

 

“布朗,我父亲!救了我,是莱克斯和布朗救了爬出坟墓的我。如果不是他们,我已经死了第二次。你不是我的父亲,但他们是我的亲人。”杰森大喊道,“现在让我回家,不然我就打电话给哥谭警局。”

 

布鲁斯的手不由松了开来,他的眼睛蒙上了雾气,在听到杰森亲口说出自己复活,硬生生从棺木中挖出来的时候。他颓废地跌坐在椅子上,第一次痛恨自己,第一次从小丑手中救不了杰森,第二次就在庄园外几百米的地方,自己也救不了杰森。

 

杰森看到布鲁斯佝偻的身形,看到他脸上淌下的眼泪,他原本觉得自己会感受到痛快,实际上只有揪紧的心,和痛苦。

 

愤怒和仇恨如同清晨的雾气一般在伤心的布鲁斯面前蒸发殆尽,杰森站在原地,挪不动脚。

 

注定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尖锐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划破了哥谭旧城区的寂静,惊扰了隐藏在黑暗中的鬼魅。

 

原本黑暗的伊斯特街现在灯火通明,被协警以及各式车辆包围的水泄不通。就在破旧的街道中间,躺着两具死去已久的尸体。

 

“艾力克队长,死者身份不明,身上没有任何ID信息。但是根据他们的穿着来看,死者一男一女应该是在附近参加聚会。伊斯特街北面几百米外就有一间酒吧,叫“轮回酒吧”。那里每天晚上都有大量找乐子的人进进出出。”警员正在向哥谭警局的探员艾力克.哈迪报告事件的基本信息。

 

“让我们现在手上的人去查酒吧,看看这对死者的身份,有没有人认识。调取附近所有的摄像头,看有没有拍到什么。让现场鉴证科的人来。”艾力克打量着伊斯特街道两边的房屋,交代到。

 

“你有没有看到蝙蝠,汤姆?”艾力克继续说,“我到哥谭差不多有几个月了,都没有看到过一只蝙蝠,我以为这里能出一位用蝙蝠替自己命名的义警,不可能没有一只蝙蝠吧?”

 

身边头发花白,已经发福的汤姆照着艾力克一样,抬头去看暗的没有一丝光的天空,心想怕是明天又是雨天,“是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蝙蝠了。”

 

TBC

 

 

 


评论(1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