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另有所爱(后续,也可以说是番外)

 不知道这里可以不

SWAY

 

鉴于大家都期待后续,而且@夜狼之月说要交换文哦,所以虽然之前是说是一发完,但是还是撸了个后续。而且准备明天晚上再炖个肉肉。因为差不多一个小时完成的,所以自己都没看过,没抓虫,勉强看吧。

 

以下是一部分内容:

 

除了戴安娜的真言绳索之外,我爱漫画的原因在于,所有敌人的攻击都能成为神助攻。

 

 距离“戴安娜真言绳索事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原来看热闹的众人们终于尝到了后果,因为大超

 

和蝙蝠侠根本不再踏进瞭望塔(一个是害羞,一个是恼怒)而且他们在各种任务中都不在理睬众人

 

(一个是不敢,因为暴露了爱上联盟死敌;另外一个是不甘,因为“I am batman”而蝙蝠侠从来不说真心话。

 

这让联盟的人很苦恼,任务的效率也一再降低。终于不甘忍受蝙蝠侠越来越黑脸和大超每见一次戴安娜就爆红一次脸的众人们暗中聚集在了一起,商量解决他们自己作的死,结果差点变成了吐槽大会而无疾而终。

 

 夜翼:TMD我再也受不了蝙蝠侠的死亡瞪视了,我这个月已经感冒5次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联盟的任务,我连布鲁克海文都看守不了了!

 

 红罗宾:你还只是偶尔来趟哥谭!要知道我不仅白天要管理韦恩企业,晚上要跟在蝙蝠侠身边做罗宾。以前就没什么休息的时间了,现在恼怒的蝙蝠侠干脆一甩手,除了晚上巡逻,其他连各种慈善晚会都不参加了!

 

 众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这两兄弟,同时又想起了夹在老大和老三中的那个蝙蝠侠心上人的老二——红头罩。

 这是戴安娜也忍不住,大吐苦水了,“你们知道吗?现在每次大超见到我就脸红的像快要爆血管一样,现在谁还在乎他到底是想跟那只黑漆漆的蝙蝠睡,还是跟光头睡!真想再绑一次,直接把他扔到卢瑟床上算了。”

 

 听看戴安娜吐槽的小超在旁边盘算着,如果把超人脱光放在莱克斯床上的可能性。然后他仿佛看见了莱克斯狞笑着把超人这样来那样去的画面。一旁看见小超涨红脸的红罗宾立刻知道了小超在想啥(⊙﹏⊙)。

 

 ”问题在于,我们究竟能做啥!“小闪嘴里鼓鼓地嘟哝着,“我都赶在蝙蝠侠之前用超速度把录像带复制了好多份,然后把其中两份亲自送到了红头罩和卢瑟的家里,但是一个月都过去了,什么都木有发生!”。

 

 奥利如有所思,“所以说我们的超人和蝙蝠侠都是单恋吗?”此话一出,万籁俱寂。

 

 哈尔替小闪擦了擦嘴边留下的残渣,总结道:“所以我们还是继续观望吧,不论是红头罩,莱克斯卢瑟,还是超人,蝙蝠侠,你们觉得能强迫谁。”

 

 ~~~~~~~~~~~~~~~~~~~~~~~~~~~~~~~~~~~~~~~~~~~~~~~~~~~~~~~~~~~~~~·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但是居然不是联盟的人做了啥,而是红头罩和卢瑟的猪队友。所以应了一句老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神奇女侠,真女神),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另有所爱(小片段一发完)

是LOFTER上”伏特加加加“的大大的文给了我灵感,感谢~








戴安娜的套索真的是好东西,让人讲真话什么的。这个梗永远玩不坏。




~~~~~~~~~~~~~~~~~~~~~~~~~~~~~~~~~~~~~~~~~~~~




 正义联盟,不止,大概全世界的人都认为超人和蝙蝠侠应该在一起。因为他们总是工作在一起,不仅在瞭望塔,还在普通人身份的情况下,比如一起参加个酒会什么。




 哈尔站在戴安娜的身边,好奇地盯着控制台前一边聊着一边操作的超人和蝙蝠侠。“他们真是相配,对不对?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呢?”哈尔转过头对戴安娜说。“你·····你打算做啥?”哈尔被戴安娜眼神冒出来的兴奋火花吓了一大跳。戴安娜是真女神,敢爱敢恨,而且一旦她做了什么决定,谁都无法改变。哈尔摸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在心里替超人和蝙蝠侠画了个十字,因为他看见戴安娜紧了紧手中的真言套索。




 ~~~~~~~~~~~~~~~~~~~~~~~~~~~~~~~~~~~~~~~~~~~~




 超人其实知道他的同事和大都会还有哥谭乃至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应该跟蝙蝠侠在一起。他推推往下滑的眼镜。曾经连露易丝都对克拉克提起过,“虽然我很喜欢超人啊,但是看在老天的份上,让蝙蝠侠和超人去开个房吧。小镇男孩,你说你要不要去问问超人打算什么时候向蝙蝠侠求婚啊·······”这话终结于克拉克喷在露易丝身上的咖啡和克拉克结结巴巴找借口的遁走。




当天晚上坐在自己阁楼上的克拉克45度角仰望天空,眼中满是心酸····虽然布鲁斯是个坚强的战士,优秀的侦探,出色的领导者,合格的战友,但是但是我不喜欢一个花花公子加“恋童癖”啊(说出真相的大超你要被打了)




~~~~~~~~~~~~~~~~~~~~~~~~~~~~~~~~~~~~~~~~~~~~~




蝙蝠侠其实知道他的同事和大都会还有哥谭乃至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应该跟超人在一起,他收了收因为受到惊吓微微抽搐的嘴角。曾经连阿福旁敲侧击过,“老爷,您独身一人很久了,您应该知道老老爷和老夫人一直是希望您能找到一个心仪的人。周五我帮您在您最爱的餐厅订了晚餐,您邀请肯特先生一起吧,相信他会喜欢的。”布鲁斯默默地记下了阿福说的时间,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去,但是反抗阿福总是会有不好的后果。




周五坐在哥谭最贵餐厅的布鲁斯,看着面前窘迫,强装镇定,笨手笨脚的记者。心里在大声咆哮,“虽然克拉克是只善良的外星救生犬,一个还不算太糟糕的领导者,挺能抗揍的战友,还算优秀的记者,但是但是我TMD不喜欢一个品位差劲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晚期啊!”布鲁斯端起水压了压自己的愤怒,朝似乎察觉不太对劲抬起头的克拉克露出一个典型的布鲁斯笑容。




~~~~~~~~~~~~~~~~~~~~~~~~~~~~~~~~~~~~~~~~~~~~~




当超人跟蝙蝠侠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戴安娜的真眼套索已经困住了他们,像捆那些倒霉的坏人一样。蝙蝠侠用瞪谁谁死的目光注视着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事——他们居然全齐了。而当蝙蝠侠意识到他们甚至把画面向全世界直播的时候,他维持不住他的瞪视了,唯一的想法是完蛋了。




戴安娜无视超人恳求的眼神和蝙蝠侠杀人的眼神,开口道:“宙斯在上,谎言无处可藏。超人,请大声你说出你心仪之人的模样吧!”只见超人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他不敢看向和他捆在一起的蝙蝠侠。就在正联都心领神会觉得你们TMD总算可以互表心意,在一起了吧,不用每天在我们面前秀恩爱的时候,大超用吟诗版的口吻描述了他的心仪之人,吓掉了全世界人的下巴。




“他总是那么的优雅,品位高档,我最爱他身穿正装,举着高脚杯,微微侧过头朝我笑的样子~”大家纷纷赞同地点点头,但是和超人捆在一起的蝙蝠侠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超人,心想你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说不定待会就有一颗氪星炸弹要朝我们瞭望塔飞来。




“他的皮肤如此的光滑,如同高档地丝绸一般。紫色的衬衫和贴地显示出他迷人的身材······”大家感觉有些怪怪地,布鲁斯好像从来不穿紫色的衬衫啊。




“他总是那么邪魅地一笑,好像万事沉着于心,什么都难不倒他。他总是用那懒散向上扬的口吻喊我克拉克,但是我最喜欢当他的项目被我破坏时,叫我超人的时候。只有那时候他才会完完整整地只关注我一个人,只恨我一个人·······我怀念我们年轻时候一起打球,一起喝酒,他教我击剑,帮我追女孩子,替我不顾生命安危,为了保护我不惜杀人放火。当然这是错误的,但至少让我觉得我一直被人爱着,被人关心着,让我忘了我是我们种族的最后一人······”说到后面,大超已经泣不成音。




而周围的正联元老们则目瞪口呆,小闪吃了一半的甜甜圈掉在了戴安娜的脚上,两人都没有发现。大超的心仪之人竟然是他的死敌。




只有红罗宾镇静地在大超说到皮肤光滑的时候就关掉了全球直播,最兴奋要算小超了,但是他一想到莱克斯身边那两个女保镖手中装有氪石的手枪,瞬间打了个冷战,心里为大超点了蜡。




“戴安娜,别玩了,快把我们身上的绳索解开!”蝙蝠侠的低沉地咆哮声惊醒了大家。戴安娜回过神来,原来听了这么惊人事情的她打算解开绳索,但是蝙蝠侠语句中的“玩”字恼怒了她。戴安娜紧了紧绳索,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还在嘤嘤的大超,转向故作镇定的蝙蝠侠。”宙斯在上,谎言无处可藏。蝙蝠侠,请大声你说出你心仪之人的模样吧!”




蝙蝠侠愤恨地看着夜翼拿出摄像机,而红罗宾在一旁吃着薯片的模样,最终抵不过女神的力量,开口道:“他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穿着单薄衣服,拿着撬杆站在蝙蝠车旁可怜但倔强的模样,永远是那个小心翼翼,又用心学习的孩子。”在布鲁斯说出撬杆和蝙蝠车的时候,夜翼和红罗宾就感觉出不对了。而原本还在嘤嘤的大超也逐渐停下来,用同情的眼光看向蝙蝠侠。(先同情自己吧)。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保护好他,不仅让他受到敌人的伤害,而且更是受到我亲手带给他的伤害·····我好后悔在他回来的时候没有及时把他带回家,我好后悔在达米安死亡的时候我不得不亲手再揭开他的伤口。"




夜翼默默地算了算杰森的年纪,心想自己养父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养子的,这算不算犯罪呢?




”我好想再把他拥进怀里,抚摸他红色的头发,亲手给他穿上罗宾的制服,把他关在蝙蝠洞里,让他每天都陪在我的身边·······“听着越发往黑暗方向的大家,悄悄地离戴安娜了一步。真言绳索什么的威力太大了,太恐怖了。有超人和蝙蝠侠的前车之鉴在此,我们还是都离远点吧。




夜翼计划着在布鲁斯反应过来销毁证据之前就把录像带寄给杰森,而红罗宾正双手开动打算为了正联的脸面,还是尽快把直播的前半段也擦掉吧。




~~~~~~~~~~~~~~~~~~~~~~~~~~~~~~~~~~~~~~~~~~~~~




红头罩和莱克斯最近都觉得很奇怪,每次和正联成员对上时,那些奇奇怪怪地眼神都是为什么呢?直到一段时间后,一份秘密地录像带分别寄到了红头罩的安全屋以及莱克斯的顶层公寓。





(无授翻)Wake Up Call

纯粹的一篇Jason/Bruce的PWP,是@风鸣录推荐的啊。第一次翻肉,请轻拍。欢迎抓虫。

https://sway.com/Zqd6gO7MPqj0Y3ra


总算学会了用微博,也可以走这里

 

以下是一点点片段

杰森知道布鲁斯现在可能正迷糊着呢,而当布鲁斯半清醒兴奋起来的时候,他听见了自己发出了低沉沙哑而满足的呻吟声。杰森还没有完全地恢复认知,因此他才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一切都在阻扰他认真思考为什么自己在布鲁斯的床上,并且这代表了什么。

 

这也许有点小悲哀,因为杰森能接受和布鲁斯上床但是却还没准备好一场对话。


看不了的话我再用其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