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无授权)Clex翻译 Optimistic乐观主义

原作: Optimistic


原作者:TardisIsTheOnlyWayToTrave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29217


Note:大爱灵魂梗,又是一个灵魂梗。这位作者有另一篇应该是这篇前作,但是是BE,所以先把后篇HE的放上来。



摘要:Clark和Lex互相不说话已经很多年了。哦,是的,超人和Luthor倒是一直在交谈(当然,用争吵和对着彼此大声喊叫来形容他们的交谈更贴切一点)。但是Clark和Lex,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几乎是不可分离的。


他们已经不说话好多年。



刻在Clark手臂上的文字是“我发誓我撞到了你”。这句话从第一个字起就显示出它的不同寻常;Lex的文字是“如果你撞到了,我应该···我应该死了”。如果他们见面的时候卷起了袖子,那么这句话跟他们同时的对话一模一样。



Clark和Lex互相不说话已经很多年了。哦,是的,超人和Luthor倒是一直在交谈(当然,用争吵和对着彼此大声喊叫来形容他们的交谈更贴切一点)。但是Clark和Lex?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几乎是不可分离的。现在?他们已经不说话好多年。



回想过去,Clark现在能更理解当时Lex的所作所为。他的做法并不好,而且Lex确实不应该这么做,但是Clark已经原谅Lex很久了。任何人如果和Lex一样,从小被他的父亲那样养大,在个人内心深处,任何人都会呈现出未知的危险倾向。Lex内心深处还有挫折和伤害——Clark知道他的掩饰会给Lex带来多大的伤害。当你将一切袒露给你的你的灵魂时,你的灵魂伴侣却在保留自己的秘密。好吧,当然Lex的好奇心总归是给他自己带来好处,不论短期还是长期。现在Clark能更多的理解Lex了。



问题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两个人都太年轻了。Clark那时仅仅只是一个孩子,而Lex也没比Clark年长几岁。虽然他装作比一个天真的,不懂世故的青少年Clark成熟。但实际他还是太年轻,年轻地不足以处理事情,尤其还没有一个好的榜样引导。然而,Clark,他比Lex更没有经验,更没有处理感情的能力。老实说,现在Clark回想过去,他对他们之间走入灾难的境地一点也不吃惊。



但是Clark对Lex的思念一直没变,他思念Lex就像思念自己失去的一部分。他怀疑直到死亡他的思念也不会改变。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灵魂联接意味着:‘asoulmate means forever’(我觉得这句原话比较好,以防有人看不懂,意思大致是“死生契阔”,灵魂伴侣;生同衾死同穴)很多的浪漫小说都把这句话印在它们的封面上。



Clark在很久以前就原谅Lex了,但是Lex?大概只有上帝才知道他究竟对Clark是什么想法。很多年前Clark就失去了和Lex心灵共通的能力。这项他曾视作理所当然的特权很久之前就被Lex取消了。仍然,有时他还能看见旧时Lex的闪现——一个微笑,或者一个手势。这些熟悉的动作让Clark的心中充满了温暖和爱意。Lex的微笑和手势都不给Clark的,但是它们的存在,让Clark送了一口气,因为这代表在Luthor表面下,那个Lex还存在内心的某些地方,还没有被Lex Luthor商业野心的重量和他的尖刻的偏执消耗殆尽。



超人和Lex Luthor的会面不都总是敌对的。因为有很重要的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Lex有时会是那个需要解救的人。从刺客或者不满的前雇员,又或者有时仅仅是他神秘的直觉把自己陷入麻烦中。



“我们必须停止像这样的会面,”Lex说,这是Clark第三次把他从疑似刺客的人手中救下(好吧,很明显是第三次。Clark敲晕了房顶的狙击手们,并把犯人移交给了警方来处理。但是Clark公平地认为这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救援”)



“当然没问题,只要你不再被当成靶子,我们可以不再这样的会面。”Clark轻松地回复到。他把Lex带离危险后,折回去从狙击手的身后敲晕了他们,让他们无意识歪歪扭扭的躺倒在地上。过了片刻之后,当Clark回到之前他放下Lex的地方,他发现Lex仍在原地没有离开。他所站立的姿势,就像一个人被他的英雄一直看顾着的那种放松。(Lex可以一直保持那种站立姿势,尽管Clark无法对此给出任何解释,Clark的内心对此既感到气愤又觉得满心欢喜)(译者:我不知道这里我在翻啥!)



Lex满怀深思地看着Clark,而Clark也瞪视着Lex. 一阵静默后,Clark试图想说些什么来打破这阵沉默。



“你知道吗?我想我最终会告诉你一切。”Clark脱口而出。他在内心诅咒自己竟然在Lex身边想些旧事。



“告诉我什么?”Lex问,尽管他很清楚Clark讲的是什么。



“你知道的!”Clark注视着Lex,因为Lex这个混蛋,他居然在微笑。“我只是没准备好,没准备好承认我当时·····”Clark踌躇着。



“一个外星人?”Lex慵懒地接上,他的口气很随意,但是他的眼中充满了急切。


“怪胎,”Clark果断地结束了句子。Lex的眉毛微微地挑了起来。 



“怪胎?”Lex重复到,他的表达中带有些另外的东西。这些东西缺乏修饰,引起了Clark特别的注意。接着Lex大笑了起来,他表示理解地点点头。“我猜又是Jonathan Kent(Clark的养父)的看法。



“我爸尽了他最大的力来帮助我,”Clark本能地为他父亲辩解道,但随后他承认了,“虽然在有些时候他本可以做得更好。”



“这挺有趣的,”Lex说,又一次,他的声音像在放空(原文:he sounds like he’sspeaking idle musings我不知道这样准不准确啊,有清楚怎么翻麻烦告诉我啊),“但是我总是认为乔纳森是做父亲的典范。那时,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的父亲会因为他顽固的原则和偏见对你造成伤害。太蠢了我。



“这并不愚蠢,”Clark说,而且Lex也不愚蠢。“这只是···乐观。”


Lex的嘴角在抽搐。


“很久没人指责我是乐观主义者了”Lex说。



Clark简直不能相信他们在进行一场正常的对话。他和Lex已经很多年没有一场和平的对话了。



Clark将睫毛下的眼睛投向他的侧面,他能看到Lex对这次对话做出的反应,他在试着控制自己,就像Lex一直以来的方式一样。



“我猜当时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Clark说,他的口吻带着谨慎,还有一些希望。



Lex静默着。



“Clark”他叫了Clark的名字,然后继续沉默。



“我们都搞砸了”Clark小心翼翼地开口,非常地小心,因为一旦他说错了什么,事情将会不再顺利。也许不管怎么样都不会顺利了。“我们都很年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Lex,从那以后我们都经历了年岁,成长起来了。”Lex踌躇了,但是Clark耐心等待。Lex用手抚过自己光滑的后脑。



“那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现在能做得比当时更好呢?”Lex问,但是现在他的口气中已经没有了尖锐。他平时那种沉着和确定的口吻消失了。



“额,首先你现在知道我是个外星人了”Clark说,“我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秘密了”



Clark等待着,在Lex思考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我们之间一定还存在什么,是不是?”Clark问道,他看到了Lex嘴角轻微地抽动。“拜托,就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吧。”



Lex的目光移开了一会,随后重新回过来注视Clark。突然Clark感觉到自己又能像过去,过去他们还是朋友时那样可以轻易地阅读Lex了。


“Clark” Lex喊着他的名字,然后Clark知道了这是Lex的同意。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