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一)【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我就喜欢带上clex。当然我最想写的其实是R.I.P. Hunter和博士的拉郎╮(╯_╰)╭谁叫rory转身去做了时间猎人,还自带一台功能完全的时间飞船︿( ̄︶ ̄)︿


亨特船长最讨厌的就是和委员会抬头一样的那群人,“时间领主”,他讨厌他们的程度和讨厌自己的一样。时间领主,就好像时间真的能被统治一样。更何况,时间领主是一群狂妄自大,好战的外星种族。这让他更有了讨厌的理由。但是时间领主的星球Gallifrey已经消失在了宇宙中,和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只有一位时间领主,一直停留在地球上的各个时间段里,扰乱着地球的历史和未来。尽管亨特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他的渊源比表面上的更深,但他还是决定这个时间领主是他生平最讨厌的人,因为他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给亨特找麻烦。

 

“吉利恩,出了什么事?”警报响起的时候,亨特正在睡眼惺忪地穿裤子。他已经几个礼拜,或者几个月没有任务了,作为一个时空猎人,你永远搞不太清楚时间过去了多久。因为时间并不是像河流那样朝着一个方向流动的。时间更像是串起书页的接缝线,你唯一能接触到就是线上的书页,那一页页生动的历史。就像那个Gallifrey人有一整个博物馆来记录他自身的时间线,亨特也有特殊的办法来记录自己的,但通常他并不需要和普通人一样有只手表或什么来知道确认过了多久。

 

“船长,检测到20世纪美国发生时间波动,警报等级A级。”

 

“吉利恩,看一下波动中心点在哪里?”亨特绊手绊脚地胡乱套上外衣,就往驾驶室冲去。

 

“1992年大都会,派拉公园,船长,我恐怕您现在过去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时间飞船怎么会来不及,除非····”亨特皱起了眉头,他似乎预感到了后头一大堆的麻烦事。

 

“除非是另一艘时间飞船,您的老朋友,DOCTOROF  GALLIFREY”

 

 

 

炎热的夏天最舒服的莫过于吃一支冰淇淋了,随着每一次的舔舐,凉凉的液体融化在口腔里,顺着食管一路进到胃里。暑气就像阳光下的水珠,慢慢地蒸腾了开去。牛奶巧克力的甜味和奶香味慢慢地化开···该死的。微弱而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像尖锐的针一样刺进博士的耳朵里,让口中的牛奶巧克力冰淇淋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作为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孤独老人,最受不得的就是孩子的哭泣声。博士挫败地看了看手中的才舔了一口的冰淇淋,送给了在他一旁流了一地口水的小胖。

 

啜泣声是从公园游乐场旁西南角传来的,那里伫立了一尊骑马的希腊人铜像,也许不是希腊人?博士分不太清楚,他倒是跟罗马人打过交道,老实说,他还是挺想念罗马人坚实的臂膀的。

 

铜像四周围绕着一圈茂盛的灌木丛,这里鲜有人至,所以杂草丛生,猖狂的蕨类植物从已经很拥挤的灌木丛中硬是找到缝隙钻出来,有些茅草类植物几乎要高过成人头顶。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蜷着腿靠在马后蹄和马肚子的地方,他的头埋在双腿间,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好像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感到寒冷那样瑟缩这,肩膀微微地抖动着,时不时有微弱地抽泣从环抱的双臂间透露出来。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双臂遮不住的光秃秃的脑袋。

 

“嘿,嘿,你好啊”博士正正自己的领结,像是谨慎地想去触摸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几步开外的距离,慢慢地半蹲下来,朝男孩打招呼。

 

稚弱的肩膀顿时停止了抖动,静谧下来的抽泣声比之前更让博士感到难受。他又往前走了一步,“嘿,嘿,我最喜欢吃冰淇淋了,特别是巧克力味道的,有点苦有点甜,你喜不喜欢巧克力,或者你更喜欢草莓?其实蓝莓也不错,我知道一个叫艾斯克林的星球上有全宇宙最最好吃的冰淇淋,老板输了我整整300年的免费冰淇淋,要不要跟我去试试?不过要注意他的耳屎口味冰淇淋,恶····”

 

“才没有一个星球叫艾斯克林,只是你编造出来的。”男孩反射性地抬头反驳道,他的眼睛红彤彤的,鼻翼一抽一抽。他倔强的昂着头,显得光秃秃的脑袋特别大。别人常常会因为他异于常人的秃头,而忽略他非常精致的五官。

 

博士慢慢靠近过去,做到了男孩身边。坐下来的时候还因为马肚子比较低,狠狠的撞了一下头。博士扒拉扒拉自己的后脑勺,原本乱糟糟的头发变得更乱了。“我想要红头发,不明白为什么重生的时候不能自己选择长什么样子”

 

“红头发有什么好的?”男孩往旁边蹭了蹭,他觉得这个男人很怪,说的话也是。什么叫重生的时候?还提到了其他的星球,难道他不是地球人吗?

 

“红头发有什么好?!红头发很好!Amy的红头发就很漂亮,可惜没长在我头上。梵高的也不错,就是感觉粗了点。要是Rory的头发也是红的话,river就能有一头终极红发了!”博士兴奋的手舞足蹈,又一次撞到了铜像的马肚子。

 

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情绪又低落了下去。“每个人都有头发,我就没有。”

 

“开心起来,我的埃及朋友就不喜欢头发,可是我没想通的是为什么明明给自己剃了光头,还要再带顶假发?”博士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直直的盯着男孩,“我以前给一个和你差不多岁数的男孩带过一顶产自赛维德(seaweed)的假发,他非常喜欢,还据说还带进了自己的卧室,不,不是卧室,你们地球人叫什么来着?反正 就是很大的,一个三角形的建筑。哦,对,你们叫金字塔。”

 

“你是谁?”男孩搞不懂这个男人颠三倒四的发言,但是他很喜欢《外星人》这部电影。他觉得自己很像是被同伴孤零零留在地球上的E.T. 他幻想着有一天会不会有一群和他一样有着光秃秃脑门的人出现,把他从地球人的欺辱中拯救出来。

 

“我是谁?”博士钻出铜像,站直身,太阳光打在他的背上,仿佛映出了光圈。像教堂玻璃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天使,男孩想。“我就是神秘博士!”

 

“不认识”男孩摇摇头。

 

博士失望地撇撇嘴,马上他又恢复了过来,他朝男孩伸出手,“要不要跟我去艾斯克林去吃冰淇淋,或者我带你去赛维德买假发?”

 

男孩楞了一下,因为这个男人看上去就像电视里那种拐卖儿童的怪叔叔。但是他被绑架过,他对不怀好意的人有种特殊的警惕,在这个男人身上却没有感觉到。要不要相信他?男孩想起了学校里无尽的欺辱,同学老师明里暗里的嘲弄,家里越来越多的吵架声。

 

“我叫莱克斯。”说完,他把手递给了男人。庄严地好像把生命交到另一个人手里。博士微笑了一下,把莱克斯的手抓紧了,“快跑,时间不等人,莱克斯。”

 

莱克斯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随着奔跑的脚步,他看到了不远处一抹漂亮的蓝色····

 

命运在这里转了一个弯。

 

 

 

来晚一步的亨特愤恨的低咒了一声,他已经知道博士带走了谁。莱克斯卢瑟,未来的超人死敌和未来的美国总统。在所有反派中,唯有莱克斯卢瑟不能被抹去。他的存在关系到大都会,甚至全世界的安全。作为一个时间猎人,所有的历史,不论好坏,都是必要存在。现实就像是无数积木搭起来的参天巨塔,每一个人每一个事件就是组成巨塔的那一小块积木。有一些积木被抽掉了,巨塔依然稳固,而有些积木就像房屋的承重墙,或者说像拱顶上的拱心石,一旦被抽掉,就会导致崩塌。莱克斯卢瑟就是这样的存在。

 

而且博士不仅仅只是“抽取”了他,亨特想,他一定会把莱克斯卢瑟当成同伴,在时间中任意穿梭。过去博士的同伴是因为和博士一起旅行才变成“重要的积木”,莱克斯却是一开始就重要的存在。现在这两个重要的人物凑在一起,谁知道会对过去和未来造成怎么样的后果。

 

“吉利恩,搜索历史上波动,看博士和莱克斯卢瑟现在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亨特转身离开。风衣甩过带起的风,吹起了一片落叶。盘旋的落叶又趁这东风,飘落在公园的池子里,荡开了一圈圈涟漪。

 

“你想先去哪里?艾斯克林,不不不,或者先去赛维德买假发?要不我们去火星吧,我喝过一次火星人的鸡尾酒,那个味道,绝对值得怀疑人生。”博士开心地冲到控制台,一边操作着不知道有什么用的按钮,一边头也不回兴奋地建议到。

 

莱克斯迟疑地站在门口,这是一座有点旧的警察亭,英式的那种。莱克斯在电影里看到过,蓝蓝,方方正正的亭子,有点像美国的电话亭。莱克斯以前看见的时候还怀疑这么小的一个亭子怎么塞得下英国警察,因为他总觉得英国人比较胖。但现在他不确定了,从门里看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就像···就像一艘宇宙飞船。他不经去瞧那位自称博士的男人的耳朵,看看是不是尖尖的。

 

“这···里面比外面大?”莱克斯怀疑得又走出去绕了亭子一圈,“这是··一艘宇宙飞船?而且带有空间折叠技术?”

 

博士纠结地想了想莱克斯的问题,想要反驳又不知道从何反驳起。只能气急败坏地回答,“你抹杀了所有乐趣!这是塔迪斯(TARDIS)就是····”

 

“在宇宙中完全横冲直撞(Totally And Radically Driving In Space)?"

 

“才不是!”博士气愤地反驳道,“我的塔迪斯才没有横冲直撞!”话没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反驳的声音都小了下去。“反正是塔迪斯是时间和空间的相对维度(Time And Relative Dimensions In Space)的缩写。”

 

因为博士突如其来的高声,莱克斯瑟缩了一下。他无措的磨蹭着脚尖,低着头,用眼角去看博士的脸色。博士说话的时候微微噘着嘴,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那她是一台时间机器加宇宙飞船吗?”莱克斯小声地问。

 

“那可是我偷来的,她可以去宇宙中的任何一个时间,一个地点。那么··我们先去哪里呢?你来决定吧。”

 

“哪里都可以吗?我想去看看亚历山大大帝,可以吗?”莱克斯眼睛里闪着光,鼓起勇气问道。小时候,母亲对他并不太亲近,她总是一个人坐在花园里,不要任何一个人陪她。偶尔她会让莱克斯坐在边上,陪她一起喝茶,那是莱克斯最幸福的时候。他母亲有时会给他讲历史的故事,他最喜欢的就是亚历山大大帝。

 

“为什么?莱克斯,你喜欢亚历山大大帝?”母亲问年幼的儿子。

 

“因为他是一个英雄!因为他打败了那么多敌人!因为他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赫菲斯提安,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朋友!”每天被父亲困在家里学习各种知识的莱克斯没有一个朋友,所以他很羡慕亚历山大大帝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还有一个生死不离的好朋友。

 

回忆就像夏日午后蒸腾开去的烟煴,模糊又虚假。

 

“亚历山大大帝?那个为爱殉情的皇帝?好吧,那就是让我们去公元前327年,看看宏伟的亚历山大城吧!”博士输入了人物和时间,用力一推杆子。

 

莱克斯感觉脚下的地板猛地抖动了起来,他措手不及,幸好往前的时候跄到了控制台。他赶紧抓住了台子边缘,站稳脚。他真的能看到历史上最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吗?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