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四)【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莱克斯和博士去了趟白垩纪看恐龙,结果塔迪斯被攻击了,迫降哥谭。虽然最后一段像是恐怖片的场景,但是我只是想缓和一下某人死而复活的虐啊。下一周去波斯出差,那里没有网!没有网!没有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文:

“快来,莱克斯,我想我们应该换种装束。哦,玛利亚,我的老朋友。我应该穿什么去见你呢,你这只巨大,笨拙的母蜥蜴····”博士一边搓着手,一边原地转圈。而莱克斯曲着脚,背靠着塔迪斯“驾驶舱”的墙壁,手捧着一本印刷精美的图书,书上全是各式各样的恐龙图片。

 

离开亚历山大大帝已经有段时间了,虽然他们定下了去史前看恐龙,但是和一位时间领主和一台“在宇宙中横冲直撞”的时间空间机器一块儿,你很难像定好周末出游一样,一切都在计划中。再说,塔迪斯明确表示过她只会带博士去他需要去的地方,而不是博士想要去的地方。不要问莱克斯怎么知道,一个十一岁男生的好奇心你可不能低估。

 

期间他们偶尔卷进了一场空前绝后的宇宙辩论,不小心拯救了一个因为没有人想要繁殖而濒临灭绝的星球,碰上了一个驾驶着球形宇宙飞船,有着两个头,两种人格的神经病船长。博士对于这艘由无限非概率引擎驱动的飞船异常的感兴趣,以至于他甚至想拆了按在塔迪斯上。多亏了塔迪斯“坚决”反抗,博士和莱克斯才不至于在每次时空旅行中变成一种时间晶体或者曲率蠕虫之类的东西。

 

想到这里,莱克斯深深地叹了口气。有时候莱克斯觉得博士就是他从小幻想的朋友,他充满活力,激情澎湃,他知识渊博,天马行空,他的好奇心比莱克斯还重。但有时候博士就是一个惹祸精,好像自带灾难体质,走到哪里都有事情发生。就拿上次在第扎斯特上发生的事来说,博士手一痒就拿走了别人的“能量之源”(说白话就是拿走了别人的太阳,就像地球生态系统摄取太阳光进行生命运动,第扎斯特星球上的踹波人就是以一颗散发了辐射的陨石作为能量来源,区别只在于大小而已)。莱克斯和博士穿越了大半个宇宙还是让人堵在了半路上。

 

啪的一下,莱克斯合上了书页,抬头去打量团团转的博士。一张完完全全的地球人脸,或者说英格兰人的脸,就算丢在大都会的街上,就少有人会回头。莱克斯嫌弃地摇了摇头,他饶有兴趣地开口问道,“博士,你为什么长得跟我们地球人一模一样啊,趋同演化还能作用在不同星球不同星系之间?”

 

正在思考自己穿什么去见“老朋友玛利亚”的博士一顿,有点尴尬。他不自觉地摸摸鼻子,“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也控制不了重生,我想要个红头发都不行!没有红头发,其他只要不吓着小朋友就无所谓了。”

 

“快来快来,你也选一套合适的衣服,我觉得西部牛仔装扮就不错。土耳其毡帽,为什么没有土耳其毡帽啊,连这点愿望都不能让我这个老人满足了吗!”博士硬拉着莱克斯往试衣间跑。

 

老样子的扯皮,不过经过了几个月(或者才几个礼拜?你真的很难在时空旅行中保持正常的时间概念)的相处,莱克斯已经把握了博士的习性。他不喜欢讨论自己,莱克斯猜测博士段不好的过往,但他喜欢跟莱克斯讲各种他以前和同伴冒险的经历。一些莱克斯觉得非常有趣,一些像是纯粹编造出来的。宇宙真的毁灭过,然后被一个女生从记忆中拯救了出来?连斯皮尔伯格都不敢这么拍。

 

“塔塔,完美极了。”博士状似潇洒地单手将一定宽大的牛仔帽盖在自己的头上,装过身来给莱克斯看,“像不像美国西部放牧的牛仔?区别在于我们将去征服史前巨兽,而不是温顺的野牛!”

 

莱克斯充耳不闻,他嫌弃地看了一眼博士递给他的衣服,不情不愿地穿了起来。

 

“欢迎来到恐龙的天堂!”先蹦出去的博士伸直了双手,向后来出来,还在调整对11岁男孩来说大的离谱的牛仔帽的莱克斯高声宣布。莱克斯不耐烦地往后拉着一戴上就盖住他眼睛的帽檐,才抬起头来看自己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史前白垩纪时代。

 

然后瞪大了眼睛。

 

博士心满意足地看够了莱克斯惊讶的表情,他咧开了大大的嘴角。除了初见时莱克斯伤心的表情,后来马拉坎达的不满,之后博士很少看到男孩露出符合自己年龄的表情,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地球崽子在11岁应该是怎么样的,但是总归不该是整天一张没有起伏的脸,就算是20多岁的Pond夫妇也还是整天大呼小叫,一副“天呐天呐博士,天快塌下来了怎么办”的样子。

 

吼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从博士身后传来,瞬间就打断了博士的得意。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僵硬地问,“是不是有东西在我身后?!”,然后得到了莱克斯同样僵硬的点头。

 

“跑!”莱克斯立马反应过来,把自己一半伸出塔迪斯的身子缩了回去,还一把拉回去了慌张地想要往外逃跑的博士,还随手锁上了门。从门上的窗看出去,可以模模糊糊看到外面一个庞大的巨影笼罩着,还时不时有地震的感觉传到莱克斯的脚下。

 

就算为了伪装成普通人不会注意的样子,门上的两扇窗从外面看是毛玻璃的材质,为什么作为一艘先进的时空飞船,做不到让人从里面看出去是完全清晰的样子呢?英国人的怪癖,莱克斯故意忘记了博士的真实身份,把错误归结到了无辜的英格兰人头上。

 

“喔,天呐,我怎么会一下子认不出我的玛利亚了呢?看她那短小可爱的前肢,那抽动的鼻翼,看,她脸上的雀斑。只有我的小可爱才会在塔迪斯一落地就嗅到我在哪。来吧,莱克斯,不要害怕。那是我的老朋友,白垩纪的霸主,玛利亚。”原本气喘吁吁拍着胸膛似乎在压惊的博士,凑过头去一看外面模糊的身影,就满血复活了。

 

莱克斯翻了个白眼,只有一个英格兰外星人才能看得到一只雷克斯暴龙粗糙的堪比岩石的脸皮上有雀斑好么?他犹豫了一下,才下定决心出去直面自己人生的第一只霸王龙。此时,博士早已敞开大门,站在史前巨兽的面前。

 

玛利亚,就她十多米的身高,逾越数吨的体型来说,博士在她面前就像蹦跶在我们面前的小虾米一样。莱克斯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一切。9千万年前的深蓝色星球上,一派欣欣向荣。空气温暖而干燥,莱克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能感觉到充斥在肺部纯净的氧气。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谷低洼处,及目可见是四周满山的被子植物和裸子植物。莱克斯能勉强认出高耸入云的巨大云杉和银杏,远处更低洼处有着聚集成群的榕树,藤蔓互相交错。此时的植被同后世相差甚远,白垩纪比后世浓郁的氧气和湿热的气候让这些植物长得尤为巨大。仿佛就像电影里异星的环境,莱克斯瞬间有种错觉,他觉得自己迷失在广袤无垠的宇宙中,那个在地球美国大都会苦苦挣扎的少年像是前世今生,只是他意识中虚构出来的。

 

“楞在干啥,莱克斯,快来,玛利亚邀请我们去参观她的领地呢!”声音从莱克斯上方传来,却看不得发声的那个人。莱克斯有些恶意地想,是不是声音是从眼前这头巨兽的腹里传出来的。

 

其实相差无几,最终在暴龙短小的前肢掌心里,莱克斯勉强看到了博士的身影。他舒服地躺在利爪之间,微笑着招手示意莱克斯跟他一样上来。

 

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好几步,莱克斯打量的好半天才意识到博士是怎么上去的。很明显,玛利亚的前肢非常的短小,所以她不可能自己将爪子伸到莱克斯的面前。博士是从玛利亚的后肢往上爬的。十几米的爬行,在一头单兵物理作战能力横扫一切的霸王龙身上爬来爬去?莱克斯觉得从老虎头上拔毛还相对简单一点。

 

一个勉勉强强一米二身高的小男孩,身前是一头十几米高,不断喷出腥臭湿热鼻息,尖锐爪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史前巨兽。两种生物对峙了好久,才终于在有着两颗心脏,整天作妖的外星人调解下,客客气气的做到了一块儿,准确的描述应该是莱克斯战战兢兢爬上了玛利亚的前肢,和博士分坐在她的左右两个前爪上。

 

“呦吼吼,壮丽辉煌的白垩纪”博士高声欢呼,惊起了丛林里小型翼形类恐龙。劳亚古陆的风携着南方古印度洋的湿气吹拂在脸上,莱克斯瞪大了眼睛看着各式各样,色彩丰富的恐龙以及其他小型脊椎动物。玛利亚笨重的脚步踏在土地上,一下一下,就像莱克斯跳动的心脏,为着无数斑斓的生命而鼓动

 

白垩纪是生命的天堂,只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莱克斯雀跃的心又沉了下去。

 

“怎么啦?莱克斯,这里是所有孩子梦想的天堂。我可没有忘了,你在塔迪斯电影室里偷偷看的那部电影。全世界的孩子都着迷那部电影,我不会笑你看了十几遍还不肯换片的。”

 

塔迪斯上有个棒极了的电影放映室,据博士说是上任伙伴Pond夫妇硬要塔迪斯“生”出来的,尽管莱克斯搞不懂一艘时空机器要怎么“生”出一间房间。在因为种种原因,博士无法实现自己答应小伙伴的承诺下,他迎着男孩失望的眼神(博士最受不了那种湿漉漉的狗狗眼),把莱克斯带到了放映室,给他放映了Amy以前最喜欢逼着两个男生一起看的电影《侏罗纪公园》,他们还顺便马拉松了后面一共十部系列电影(不愧是时间飞船,塔迪斯上有全部时间段的电影)。莱克斯从此沉迷于此,无法自拔。

 

“我们能救他们吗?”莱克斯满心希望地问。

 

“什么?救?”博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后他明白了男孩在说什么。“不不不,莱克斯他们可不需要我们拯救呢。你难道没有想过新闻里那些发现的巨坑是怎么回事?”

 

莱克斯看着博士挤眉弄眼的表情,瞬间明白了什么,“你是说····”

 

“嘘,玛利亚啊,你可是我最老最老最老的老朋友了”博士抱住玛利亚的一个跖骨,换来她一声朝天大吼。

 

那天,他们三个来自不同地方不同时间的生物,在“失误点”的临海悬崖边做了好久。直到日落月升,繁星的光芒映耀了半边的天空。玛利亚懒得理这两个吃“一小丢丢”就能饱的人,自顾在山下丛林里觅食填报肚子。莱克斯随意地靠在博士身边,不着边际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金色的月光撒在崖下平静的海面上,就像金粉散在黝黑色的幕布上,因为水的反光,摇曳着荡开去。而星空从没有那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及。此时此刻,莱克斯感觉自己躺在宇宙的中心,被群星怀抱着。星星一闪一闪,就像宇宙的呼吸。

 

“博士,我感觉一伸手,整个宇宙都在我的掌心。”有没有这么一个人,真的能把宇宙握在手掌心里,那是不是他能永远拥有这种美妙的感觉,是不是他能做一切他想做的事。莱克斯漫想着,如果,如果自己是那样的人,那是不是可以让父亲和母亲不再吵架,是不是可以让每个同学都憧憬他,是不是能有自己的“赫菲斯提安”不离不弃地永远陪在他身边。

 

“宇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充满了疾病和创伤··同样来自一位医生(Doctor)的原话”博士俏皮地回答道。

 

莱克斯满心的壮志和思绪在博士的打岔下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正想反驳说你这个Doctor和人家的Doctor完全不一样,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有人?!”这个认知像是一道闪电划过莱克斯的脑海,让他瞬间蹦了起来。连带着正得意着自己双关的博士也惊地跳了起来。“怎么怎么了?难道你对医生这个词有反应恐惧症?”

 

然后他看到了某个人。

 

一身黑色长过膝的风衣,里面是英式典型三件套,来人很长很瘦,这是莱克斯的第一个印象。第二个念头就是他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人。

 

“Rory,天呐,哦,天呐,怎么是你,我太高兴了,好久不见了!”博士迎面就要上去给来人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他停在了半路。是来人脸上的肃然镇住了他。

 

“你们因为违反时空法,被捕了。现在请你们把手举过头顶,博士,我知道你的把戏,你把塔迪斯的钥匙藏在头发下面。举过头顶!”来人命令到,他手举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看上去像是莱克斯在超市里常见的扫码器。

 

“rory,你是做什么,我是博士啊,你的博士啊,你不记得我了。Amy在哪?是她想出来的主意吧,天才!快让她出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们!”

 

嗖的一下,从来人手中武器里射出了白光,打在还想继续前进的博士脚边,出现了一个洞出现了一个洞和一阵白烟。莱克斯突然意识过来他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

 

“我不是rory,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R.I.P.亨特,你们可以叫我亨特船长。我是一名时空猎人,受命于时间委员会,追捕扰乱时间线的人。”亨特船长微侧着头,他的英格兰口音在这个只有三个人存在的史前世界显得特别明显。

 

“你朝我开枪,你居然朝我开枪!”博士受伤一般地大声嚷嚷,“别胡闹了,rory,小心Amy不要你。你要把我打死了,谁去娶你家的river song,那么凶,只有我受得了。”

 

“亚历山大.约瑟夫.卢瑟,11岁,在1992年派拉公园无端消失。你的父母找了你很久,卢瑟先生请你和我回去吧。”亨特船长没有理会一旁嚷嚷的博士,反而转向男孩。

 

父母在找我?莱克斯听到的时候慌张了起来,父亲发现我逃学了吗?他会不会很紧张我不见了?

 

不会。莱克斯瑟缩了一下。他想起皮鞭打在身上烧灼般的疼痛。还小的时候,莱克斯没有同龄的朋友,他喜欢一个人躲到大宅的角落里,捧着亚历山大传记小说看。有一次,他不小心忘记了时间,等到他父亲怒气冲冲找到他的时候,才意识过来自己犯的错误。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一个人脱离父亲的掌控,因为不像其他同学,他们的父亲只会着急担忧,他们的母亲会在一般劝导,而不是冷淡地旁观。

 

而我又一次犯了错误。莱克斯才意识过来,他在公园随意跟着一个陌生人离开是多大的错误,他甚至不敢去想将招致什么样的惩罚。

 

“不,我不要和你回去。你骗人,我父母才不会紧张我。”莱克斯拉紧了博士的衣角,像一头被逼入绝境的小狼。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动用武力了”亨特船长按下了类似扳机的东西,莱克斯可以看到对着他们的长条形的黑色洞口正在积蓄银色的光芒。

 

“我要死了!”莱克斯害怕的闭上了双眼。突然他听到身旁似乎传来的隐隐笑声。

 

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来到,良久,莱克斯才害怕地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竟然看到的是塔迪斯里熟悉的舱壁。“博士,我们回到塔迪斯了!我们获救了?”

 

博士举起自己的衣袖,得意地说,“哼,难道你以为我只有一个地方藏钥匙吗?只要有钥匙在,我们就能随时传送回来。这招我从那部巫师电影里学来的,电影里面他们从袖口直接把魔杖掏出来,我觉得非常酷。这样既节省掏出来的时间,还能出其不意。”莱克斯能看到博士的眉毛快要得意得飞起来了。

 

“轰”塔迪斯一阵剧烈的摇晃!

 

“轰”控制室的机器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声!

 

博士冲到了观察镜前,看到外面的半空中,一艘流线型的飞船发出银白色的光芒打在塔迪斯外面的透明光壁上。

 

“我以为你说过塔迪斯不受任何物理攻击的!”

 

“当然,不过那不是物理攻击。他居然把时间涡流当武器使用!太乱来了!”地板摇晃得博士和莱克斯两个人东倒西歪,周围不停的有火光迸射出来。“该死,抓紧了,莱克斯,我们要进行紧急空间跳跃了!”

 

瞬间,塔迪斯从原地消失了,只留下一阵空间的扭曲。因为目标消失而打空在地面上的光芒引发了巨大的气浪,将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

 

“他们去哪了,吉利恩?”亨特皱着眉头问到,他有预想博士不会轻易地交出自己的伙伴,但是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轻易地逃脱。他只能用时间涡流来攻击塔迪斯,因为这样能使塔迪斯的时空跳跃能力暂时失效。只是没估计好力度,让塔迪斯留下了一线跳跃的能力。不过很快塔迪斯会坠落在某个时空里,不能再启动。这段自我修复的时间,足够亨特船长找到并逮捕他们了。

 

“根据算法,博士和莱克斯卢瑟将坠落在2005年,美国哥谭市。”

 

“哥谭?”亨特对这个名词有着本能的厌恶感,但是他不得不去。“那让我们出发吧!”

 

漆黑的夜,连星子都暗淡在乌云后面,此起彼伏的夜枭声,就像鬼魂惊声尖叫的喊冤声。偶尔,月亮疲倦地从乌云背后探出身来,洒下的也是惨白惨白的光线。配合着四周因为风拂过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简直就是一部典型的恐怖片。

 

也正是恐怖片的场景,借着时隐时现的惨白月光,可以看见四周都是竖立的墓碑。一束手电筒的光在刻着字的墓碑上来回游移,还有刻意压低的对话传来。

 

“我们到底是做什么啊,博士。我有点害怕,我们还是回去吧。白天,白天···我再陪你过来么。”微弱,带点颤抖,似乎还能听见上下牙齿磕碰的声音。

 

“这是··一个··私人墓地。我们才不能白天来,那就是偷窃了!塔迪斯的一个零件出问题了,不能飞了。都怪那个长着一张无辜白痴状rory脸的什么鬼船长。反正我的塔迪斯给了一个坐标,是这里。似乎能找到让她重新启动的能量。”博士压低的苏格兰音在仿似鬼片的背景下,更像是鬼魂的呜咽。可以明显听到上下牙齿磕碰的声音更响了。

 

“嘘!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砰砰砰的声音。”

 

“博士,你不要吓我,哪有什么砰砰砰的声音啊,再说,墓地里要有这样的声音,不就是有人在敲击棺材板?哈哈哈,怎么可能!”故作镇定的笑声干涩地连发声人自己都听不下去了,赶紧停了下来,结果他真的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砰···砰···砰···”

 

“哈,吓到你了吧。”博士正想缓和下气氛,结果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冰冰凉的东西,他僵硬地低下头去。

 

正好一片乌云刚刚过去,月亮暂时露出了一点光芒。借着微光,博士看见一只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的手拖住了他的脚踝。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顿时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手上有些黑色和褐色的斑块,不知道是周围的影子还是干竭了的血迹。

 

然后博士看到了一双血红的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