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totally a Sci-Fi fan

时间的玩笑(六)【神秘博士和DC宇宙的AU】

杰森留在韦恩庄园养伤,只要没和莱克斯汇合,蝙蝠侠的马甲就不会掉。在蝙蝠侠叫出莱克斯全名后,莱克斯才意识到自己和博士到的是地球,这个时间段里还有另一个自己。下一章是失去记忆的博士和亨特船长的对手戏,哥谭的剧情大概会在后两章或三章内结束(如果我不絮絮叨叨的话╮(╯_╰)╭)


正文:


“哈哈哈,看我抓到了什么···一只漂亮的鸟宝宝···”

 

“放开她,你放开她!咳咳···”

 

“吼吼吼,你以为他过来救你····哦····我可怜的知更鸟····”

 

“我相信他···他一定会来的···”

 

杰森一个人走在黑暗里面,这是一个没有太阳的地方,往天空眺望,灰蒙蒙的一片。他能嗅到泥土腐烂的气息,身边的脚下,散落着累累白骨,有些像是新骨,骨面是诡异洁白色;有些已经腐坏,开始变黑。

 

这里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杰森只好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走到哪里去。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天空闪耀出剧烈的光芒,照得他睁不开眼睛。杰森费力去看,只见天空变成了水晶状的壁面,壁面开始脆裂。从中心开始,像雪花般的断裂开来,伴随着杰森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意识到过的巨响。

 

紧接着,他开始有了感觉,他感到铺天盖地的疼痛,他感到缺乏氧气而窒息的疼痛,他感到自己被紧紧束缚在狭小的空间里。他本能地用手去推,用脚去踢,用指甲去挖。他竭尽全力将氧气纳入自己的胸膛,却是吐出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他离死亡越近,越是有勇气去挣扎。有光!有空气!活过来了!

 

 

杰森眨了眨眼,柔和的光线从身后哥特式的窗户透进来,温柔的散在他的身上,这是哥谭雨季中久违的晴天。他再眨了眨眼,纷乱的记忆接踵而至。半夜的地下铁,类人的蝙蝠怪兽,有毒的爪子,等死的莱克斯····莱克斯!

 

想要弹跳起来的杰森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摸了摸,发现已经好好包扎过了。从不头晕来判断,带他来这里的人肯定好好为他诊治过了。想到这里,杰森稍微松了口气,既然受伤的他都没事,想必被他护在身下的莱克斯一定不会有事的。

 

突然门外传来了礼貌的敲门声,杰森警惕地站起来,走到窗边,紧靠了窗沿,开口喊道,“请进”

 

来人从善如流地在杰森的准许下,开门走了进去。他面带微笑,似乎毫不吃惊杰森现在的状态。“杰森少爷,现在已经是正午时间,布鲁斯少爷询问您是否要同他共进午餐?”他的眸子里充满了和蔼和善意,让杰森无法拒绝他的任何提议。

 

“你说的布鲁斯少爷就是昨天晚上救了我们····对了,莱克斯,你知道莱克斯在哪吗?就是跟我一块儿的十几岁的男孩,他是我的弟弟。”杰森着急的问道,以至于忽略了来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

 

“我不清楚这位莱克斯先生在哪,我建议您询问布鲁斯少爷,或许他能回答您的问题。”

 

“好吧”杰森皱紧了眉头,担心地跟着眼前这位像是管家的人向外走去,“我们马上过去吧,我很担心我的弟弟。”

 

因为杰森的着急,两人加快了脚步。他们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然后下楼,再穿过数条挂满了画像和摆满了艺术品的长廊,才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这应该是一间客厅。在靠近门口的区域,是一块摆放着沙发,还有电视机等家具的休闲区。跨过休闲区,是一张长方形的餐桌。正对门方位的位子上已经入座了一位看上去 三四十开外的男士,想必就是刚才管家模样所提及的布鲁斯少爷。

 

杰森快步走向布鲁斯,他虽然受过伤,但是步伐很坚定。很快,他就能看清此间主人脸上的所有表情了。

 

“日安,杰森,很高兴能看到你精神恢复的不错。”布鲁斯率先扬起笑脸,开口说道。

 

杰森沉默着,之前刚进房间的时候看不仔细,现在临到面前,才发现这个疑似自己救命恩人的人憔悴的厉害。鬓角有掩盖不掉的白色,浓重的黑眼圈映衬着苍白的肌肤,不仅是明显,还有些恐怖,眼眸还带着杰森看不懂的感情。要不是外面阳光正好,满屋亮堂,而此人也带着温和的笑容,杰森定以为他就是昨天类人蝙蝠伪装的。

 

“你好,布鲁斯先生吗?我很感激您昨天救了我,但是我想知道我的弟弟在哪,就是昨天和我一起的十几岁的男孩子,您有见到他吗?”

 

“不用担心,你弟弟莱克斯没有受伤,他说怕你们的父亲担心,所以昨天就回家去了。等你伤好了回去,就能看见他了。”布鲁斯回答道,他站起来,将自己右手边的椅子拉开,示意杰森坐下来。

 

杰森迟疑了一下,“布鲁斯先生,我想先回去。我没有去学校,老师会查问的。”说完,他背过身,不去看对方的脸。

 

“不用担心,你弟弟昨天说他会替你请假的。你受伤未愈,这样回去,不是更让别人怀疑?再说,我以为你会想知道昨天的怪物到底是什么。”布鲁斯不紧不慢地开口,他还保持着拉开椅子的动作。杰森能感觉到对方温和但是坚定的目光落在背后,迫使他不得不转过身,坐到专门为他拉开的椅子上。

 

布鲁斯露出了一丝胜利的笑容,让杰森看得牙齿痒痒。他重重地把椅子拖进了一点,椅角在地板上划出了一道精锐的声音。但是妄想这能打破布鲁斯韦恩得意的笑容,杰森还是天真了一点。

 

“那么,阿福,请上菜吧。”布鲁斯坐回自己的椅子,要求到。

 

“如果这是您和杰森少爷的希望。”阿尔弗烈德说,在得到了杰森点头和一声谢谢后,他向外走去。“顺便提一句,您的餐桌礼仪很让老爷夫人欣慰,布鲁斯少爷。”

 

这话让布鲁斯和杰森都有点尴尬,餐桌上顿时冷场了下来。

 

杰森别扭地在椅子里挪动了几下,开口打破了一时的尴尬,“昨天您是怎么救下我们的?我记得昏迷之前,怪物就要攻击到我们了,是一个蝙蝠一样的黑影打断了它。布鲁斯先生,看您的装束,您的屋子,您可不像是半夜穿着蝙蝠一样的衣服到废弃岩洞里专门救人的人啊。”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昨天在旧城区有个聚会,咳咳,比较隐蔽,所以主办人设在旧城区。我是半路偷溜出来,在我去开车的时候,发现你和你弟弟正在躺在我车边的地面上。”

 

“您车边?”杰森反问说。

 

“没错,我的车停在伊斯特街(Street Easter)旁的小巷子里。我看到你满身是血,就把你们带了回来。你弟弟很快就醒了。他没说你们为什么会在那里,只说是社团组织的探险,而你是为了救他,不小心被野兽弄伤了。现在听你这么说,不是怪兽,是怪物?”布鲁斯解释到。

 

“伊斯特街,那里确实是靠近地铁口。我听说哥谭以前有位蝙蝠侠,大家说他形似巨大黑色的蝙蝠,统治着整个哥谭。有人说他是暴君,有人说他是守护者。想必昨天最后救下我们的就是他,但他把中毒受伤的我和莱克斯随意放在大街上,现在我有点怀疑了。”杰森像是在开玩笑的说。

 

“我想这位暴君应该是知道布鲁斯少爷会在聚会上半路逃跑,才把你们放在他的车边。您说呢?布鲁斯少爷。”

从厨房回来的阿尔弗雷德端着冒着热气的土豆炖牛肉,他站在杰森的身后,开口说,一边说,还一边似笑非笑地看向布鲁斯。

 

布鲁斯只好尴尬的笑笑,“阿福,我觉得我有些口渴,能给我们上一些饮料吗?”

 

“如果布鲁斯少爷您要的是白开水的话,自然是可以的。杰森少爷,你喜欢什么呢?柠檬水,好不好?”得到杰森乖巧的点头后,管家不理会自己主人抗议的白眼,向外走去。“大上午就想喝酒,也不注意一下杰森少爷的年龄,看来我是等不到韦恩家后代继承酒窖的一天了,不仅是因为没有酒可以继承,更是因为压根就不会有后代。”

 

“阿福”布鲁斯无奈地喊了一声,也阻止不了自家管家的吐槽。他朝杰森笑笑,示意他自己动手,不要客气。

 

“你们的感情真好。”杰森随口说道,他给自己的餐盘里填上食物,开动起来。一套礼仪用得行云流水,颇具贵族风范。

 

看着杰森的用餐,布鲁斯的眼睛里闪过莫名的光芒。“阿福不仅是我的管家,更像是父亲。”

 

“我想也是,布鲁斯先生,我有点疑惑,为什么你在大街上捡到我的时候,不打电话叫救护车,而是直接带我回家呢?还有,你怎么知道如何解我身上的毒?”杰森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实则他藏在桌子下的手握紧着,鼻翼不断地抽动。

 

布鲁斯自然看得出自己罗宾各种神态潜藏的语言,自己种种行为已经露了馅。试问一位天天歌舞笙箫的花花公子,亿万富翁怎么会那么巧在路边捡到了受伤的布朗兄弟,带回了家,还正好能够为受伤的人解毒。他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有点犹豫要不要铺开来说,“杰森····我···”

 

“因为怕医院进行盘问,杰森少爷您也知道哥谭的情况,所以布鲁斯少爷才会把您带回家来。韦恩家自然有常年待命的家庭医生,事实上,您的毒很难解,不能保证医院的普通医生能解开。要不是韦恩家庭医生的高超技能,想必您已经不能坐在这里了。我想您的父亲在这方面是非常失责的,他不仅不知道您的状态,还任由您去如此危险的地方冒险。”管家再次去而复返,及时送上了杰森的柠檬水和回答。

 

杰森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知道对方的解释有很多漏洞,但是面对管家和蔼的面庞和语言中突如其来的怒火,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勇气。不知是不是他疑心,总觉得他口中失责的父亲不是指布朗教授,而是另有其人。

 

“那么你刚才提到的呢?布鲁斯先生,您知道那是什么怪物吗?”秉承尊老爱幼的杰森只好将矛头对向布鲁斯,那一尘不染的西装,抹着发油的头发,装饰精致的袖口,让杰森心里的怒火越烧越旺盛,他有一种想要扯下眼前那个男人面孔的冲动,他想要知道这个男人虚伪的笑脸下面,到底隐藏的是什么,是不是就是昨天想要至他于死地的蝙蝠怪物。

 

“布鲁斯”男人说。

 

“什么!”听不懂的话让杰森的火气更重了。

 

 

“叫我布鲁斯,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先生,喊我先生的除了是向我讨债的人,就是恨我的人。”说完,布鲁斯自嘲地扯了一下嘴角,“刚才我只是想留住你,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花花公子会去研究怪物吧?”这次说完,他还做出了很无辜的表情。

 

这无耻的行径让杰森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吃饱了!既然布鲁斯先!生!不知道怪物是啥,我想也没有必要再呆在这里了。您能送我出去吗?阿尔弗雷德先生。”杰森一把扔下手中的刀叉,金属的刀叉砸在陶瓷餐盘上,发生了令人难受的声音。他迎着管家不赞同的目光,问道。

 

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看了眼不作声的布鲁斯,说道,“您的伤还没有完全好,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如果您担心···有人会打扰您修养的心情,我想这个人一定能找到其他的地方而不再在您面前出现。”

 

杰森领会到管家的坚持,而且也得到了保证,终于败下阵来。他没等两人的反应,当前离开客厅,原路返回自己醒来时的房间。

 

阿福也没有领着他,只是在杰森身后注视着,直到他消失在转角。

 

布鲁斯把脸狠狠地埋进双手中,“他一定是想起来了,阿福,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少爷,这不是您的错。”阿福叹了口气,除了这句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而且我···对杰森···”话的后半段几近喃喃自语,阿福费力去听也没听真切。“你说,杰森他恨不恨我?”布鲁斯问,像是问阿福,又像是在自问。

 

阿福知道布鲁斯并没有想得到自己的回答,他转身走向门口,脚步有些沉重。走到门口,他顿 了顿,“不管杰森少爷恨不恨您,您都是他的父亲。”

 

久久的,布鲁斯坐在凉透了的菜肴前不能言语。

 

 

铃铃铃,放学的铃声响彻在哥谭中学校园里,三三两两的学生说说笑笑的结伴走出校门,唯有莱克斯形单影只,紧皱着眉头。他时不时向后眺望三楼,期盼自己熟悉的身影能够如同往常一样出现。但直到走到门口,才失望地低下了头。

 

一边踢踏着路边的石子,莱克斯的思绪回想到了昨天。

 

16个小时前。

 

“杰森,杰森,你怎么啦?不要吓我,快醒过来啊”闭上眼睛等死的莱克斯久久没有等到痛苦降临,他小心的挣开眼睛,借着掉落在地上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看到一旁两个巨大的黑影缠斗在一起,时不时有怪物发出尖锐的叫声,似乎是受伤痛苦的声音。趁着这个机会,莱克斯赶紧撑着杰森站起来,他不敢把杰森翻过来,只得让杰森正面靠在他的身上。

 

莱克斯撑着杰森谨慎的向战场反方向挪动,脱离战圈。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学学博士,莱克斯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他清楚以自己的能力想要带着受伤的杰森穿过垄长的地下铁通道,再送去医院,根本不切实际。想到这里,他再次看向战斗的双方。

 

此时,救了他们一命的黑影扔下了类似荧光棒的东西,莱克斯总算看清了袭击自己的怪物和救了他们一命的黑影的样子。怪物刚才莱克斯已经瞥见过一眼,要莱克斯评判,比不上白垩纪的玛利亚带给他的震撼。跟着博士见识过一众奇形怪状外星人的莱克斯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黑影,此时莱克斯已经可以判定他是谁了——哥谭守护者蝙蝠侠。而且也是杰森的导师,只要博士当初说的话没有打折扣。顿时,莱克斯松了一口气,他是不想杰森和蝙蝠侠见面,但是比起他的私心,杰森本身更重要。

 

战局的天平开始倒向蝙蝠侠的一边,蝙蝠侠似乎用了某种气体的武器,怪物的攻势渐弱。它的动作已经跟不上蝙蝠侠的动作,不久,怪物就开始受伤了。正当莱克斯提着一口气看蝙蝠侠马上要擒获怪物的时候,一大群黑色的蝙蝠突然从洞顶不可见的裂缝中冲出来,遮挡了 蝙蝠侠的视线。等到蝙蝠再散去的时候,怪物已经完全消失了。它逃跑了。

 

“愚蠢!”低沉愤怒的咆哮声朝莱克斯席卷而来,蝙蝠侠在怪物消失后又四周巡视了一圈,发现再没有别的威胁,才来到莱克斯身边。

 

“我哥哥受伤了,救救他!”莱克斯急忙喊道。

 

蝙蝠侠摸了摸杰森背后的伤口,看了眼开始变得浓稠暗红的血液,他抱起了受伤的男孩,问到,“你受伤了吗?”得到肯定回答后,他一马当先朝东面走去。“跟上,怪物的爪子有毒,你哥哥需要马上救治。”

 

莱克斯听到有毒之后,眼中的泪再也憋不住了,但他咬咬牙,一把抹了开去。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他跟紧蝙蝠侠的脚步,到了东面,才发现原来洞穴并不是密封,只有西面他们原先进来的裂缝。而是有一个一米左右高的门洞,刚才因为黑暗,他们才没在逃跑的时候发现。

 

门洞后面的通道很明显的人工开凿的,平坦非常好走。通道倾斜的比较厉害,很快莱克斯和蝙蝠侠就从通道出来回到地面上。开口就在旧城区地铁站废弃的站头角落里,旁边停着蝙蝠侠的座驾。

 

蝙蝠侠没有理会看上去很紧张的莱克斯,他以为只是十几岁小男孩被吓坏了。他打开车门,将原先面朝下抱着的男孩轻轻地放在后座的椅子上。他还是将男孩背面朝上,然后示意莱克斯坐进去,自己就快速地滑入驾驶室。一言不说,立马奔驰而去。

 

“局外人(outsider),发现一名伤员,他中了蝙蝠怪的毒,请准备好医疗,我们十分钟后到达蝙蝠洞。蝙蝠完毕(Bat out)”

 

十分钟里,蝙蝠战车急速奔驰,但莱克斯的注意力全在杰森身上。他将杰森的头放在他的腿上,面朝向自己,以防蝙蝠侠看到他的脸,尽管他知道杰森身份的暴露只是时间问题。他用手轻轻地抚过杰森的头发,安慰着在昏迷中许是因为疼痛而不时抽动的杰森。他心急如焚,但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这一次蝙蝠侠不会辜负自己的罗宾。

 

甚至十分钟不到,蝙蝠战车就如期进入蝙蝠洞,此时,一位带着面具的老人已经等在那里,所有的医疗用具也已经到位。老人给杰森注视了一种药物,肉眼可见,原本抽动的杰森安静了下去。清洗过后流出来的血也变回了正常的颜色。莱克斯这才松了口气。

 

但他放松的早了些。“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谁告诉你们地址的?”看到受伤的男孩得到了救治,蝙蝠侠立即将矛头对向了除了狼狈毫发未损,而且清醒着的莱克斯。其实很早以前,蝙蝠侠就关注到那个洞穴了 ,他在夜巡的时候,时常发现有巨大的黑影飞过哥谭的上空。

 

他追寻到那地下洞穴,发现了类人的蝙蝠。但那时怪物并没有攻击性,相反十分的温和。习性也和普通蝙蝠一样,以昆虫为食。所以蝙蝠侠只是在洞穴附近装了感应装置,一旦有人靠近就会传信号到蝙蝠洞。在经过半年前的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蝙蝠洞了。实际上,他已经半年没有出去夜巡了。要不是今天晚上心血来潮,他根本不会发现这个信号,也不会碰到经过半年完全转变了性格的蝙蝠怪物,也不会救下这两个小男孩。

 

咣当,金属盘掉在地上发生的声音清脆又在寂静空旷的蝙蝠洞里特别响亮,彻底打断了蝙蝠侠的问话。他和莱克斯同时转回头去,发现为男孩清洗完伤口的人震惊的楞在原地,原本托着药物的金属盘因为主人的手一抖而掉落在地。“少爷,少爷,你看,是····”

 

蝙蝠侠向前跨了一大步,终于,被救男孩的脸露了出来,映在他的眼眸里。

 

杰森.托德,他的罗宾,他的助手,他的儿子,他的失败。

 

沉睡中的杰森显得特别年轻,几乎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半年前,他离开去找亲生母亲前和蝙蝠侠争吵时的模样。他的眉头又粗又黑,倔强地紧皱着。蝙蝠侠不敢置信地伸出指尖去触碰他因为失血苍白的脸颊。温热从指尖传来,蝙蝠侠感觉自己快被灼伤了。

 

不是冰冷的,不是僵硬的,不是布满伤痕的;而是温热的,而是柔软的,而是洁白无痕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杰森是自己亲手捡敛的,是自己亲手埋葬的。如果有一丝希望,如果上帝有一丝怜悯,就不会让布鲁斯在垂髻之年埋葬了父母,又在而立之年埋葬了孩子。

 

“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蝙蝠侠将莱克斯重重地推到洞穴的墙壁上,莱克斯吃痛的喊了出口,他感到背后已经被凹凸不平的石头蹭破了皮肤。“蝙蝠侠!”管家大声喊道,把手放在了暴怒的男人肩上。

 

“他就是杰森.托德,你的罗宾。我们是在墓园遇到他的。”莱克斯同时喊道。

 

蝙蝠侠半天才颓废地放下手,他倒退了一步,洞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小先生,请您解释一下你的话?”管家问道。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而复活的,我和博··我爸爸在墓园的时候,他抓住了爸爸的脚。我们救了他以后才发现他没有过去的记忆,所以谎称他是我的哥哥。”莱克斯解释说。

 

蝙蝠侠盯着莱克斯的眼睛良久,莱克斯有些慌张,他移开眼去,不敢直视眼前这位震怒的父亲,“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测杰森的DNA”

 

“你隐藏了很多事实没有说!亚历山大.约瑟夫.卢瑟!”蝙蝠侠咆哮到,但他没有再逼问,而是重新回到医疗床前,用手去抚摸杰森的脸。“局外人,请替我将他送出来。莱克斯.卢瑟,这件事还没完。”

 

想到这里,莱克斯不由呻吟了一声,他没想到自己这么没有原则的屈服于蝙蝠侠的命令,乖乖地抛下受伤的杰森,离开了蝙蝠洞。尽管知道杰森在蝙蝠侠的照顾下,才是恢复的最好选择。但初见杰森时,他身上超乎常人的伤痕自莱克斯离开后一直浮现在他眼前,现在莱克斯更是忧心地不得了,而且他还不能告诉博士,因为博士也失去了记忆,一个普通人,怎么和哥谭守护者蝙蝠侠对抗。

 

“又见面了,亚历山大.卢瑟。”正当莱克斯满心懊恼的时候,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令他血液冻结的声音。他狠狠地咬了 咬牙,僵硬地转过身去。

 

身后,正是熟悉的,在白垩纪追杀过他和博士,想要把莱克斯带回大都会的亨特船长。

 

TBC



评论(9)

热度(17)